楚天羽一边说着,一边将院门打开,赵倩跟着楚天羽一起进了门,对于这里,她很是好奇。

特别是进门看到院子正中的那棵大桃树,还有三楼上的那三个八角亭。以她的阅历,也发现了这三座八角亭和院中的这棵桃树不简单。

不过看了半天,她也没有发现有任何异常之处。不过隐隐中,她还是能够看出,眼前的格局应该是某种阵法。

以她的身份,也只是听说过有关阵法的一些皮毛,并没有真正见过。现在看到眼前这三座八角亭和院中的这棵桃树,也是心有所感,刚好想到这里。

“楚天羽,你家这三座八角亭和院中的这棵桃树也是你爷爷弄的?”赵倩好奇地转头向楚天羽问道。

虽然看不出眼前的这三座八角亭和院中的那棵桃树有什么异常,但凭着直觉,她觉得自己之前的猜测应该不会错。

“嗯,院中的这棵桃树,乃是当年爷爷从金牛山脉移植过来的,现在应该有二十年的时间了。至于三楼那三个八角亭,那也是后来爷爷找人建的。”楚天羽对于赵倩的反应并没有任何意外,对方乃是一名驱魔师,能够看出他家的不同,也足可见对方并不简单。

“你有没有发现你们家这三座八角亭跟院中的这棵桃树,好像有什么不同之处?”赵倩再次看了眼三楼的三个八角亭和院中的那棵桃树,然后对着楚天羽说道。

“嗯,确实有些不同,自从修建了这三座八角亭后,整座房子,好像有种冬暖夏凉的感觉。虽然现在是七月,但只要回到家中,就会感觉很凉快。”楚天羽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家这三座八角亭和院中的这棵桃树,应该是组成了某种阵法。正是因为这个阵法的存在,因此你家的温度跟外面会有些不同。”赵倩仔细感受了下楚天羽所说的温度变化,然后对楚天羽说道。

“阵法?”楚天羽有些好奇,他还是第一次听说阵法。

“嗯,我也只是听说,并没有见过。这三座八角亭和院中的这棵桃树究竟组成了什么阵法,我就不知道了。”赵倩也有些无奈地摊开手掌,对着楚天羽说道。

赵倩在楚天羽的带领下,欣赏了整栋房子,首先当然是从那间深夜扎纸店开始。看到扎纸店里面的布置,赵倩也有些无语。这还是她看到最整洁的一家扎纸店,外面大多的扎纸店都是满屋子都是花圈纸人之类的东西。

不过在看到楚天羽这家深夜扎纸店后,她也已经大概知道了对方的打算。在她看来,楚天羽并没有跟外面那些普通扎纸店一样,经营那些死人生意的打算。

其实楚天羽开始的时候,确实有做一部分死人生意的意思,只是随着实力的增强,现在他也改变了一些想法。现在他的店子里面的主营业务就是爪魔驱邪,当然,适当的时候,他也会卖一些符箓。

这次跟黄家谈好符箓生意,可以说是他的这家扎纸店的第一位真正的客人。只要自己能够找到更多的客人,通过符箓挣的钱,就已经勉强够他发展安全区了。

看完扎纸店后,楚天羽又带着对方将整栋楼房都逛了一圈。经过一番交流后,楚天羽也已经知道,赵倩早在高中那会就已经觉醒了天赋位,成为了一名超凡者。

赵倩也跟楚天羽说明了那个时候他想她表白的时候,她其实也没有多想,只是不想谈论感情方面的事情。更何况,那个时候,两人根本就不是很熟悉。

这么多年过去了,楚天羽当然再没有将当初那件事放在心上。当初他也是看到赵倩长得漂亮,纯粹对对方的爱慕罢了。

已经经历过一份恋爱的他,早就没有了当初的那份冲动。更何况,他刚跟陈雪分手,在他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对方离开了他。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的心就已经封闭。至少短时间内,他不会再去想感情问题了。

楚天羽还了解到,赵倩乃是羊城赵家的人,她们家也算得上是一个小世家。跟黄家一样,都是一个没落的家族。

对于别人的家室,楚天羽并没有询问太多。现在的他,也没有资格去过问那些世家的事情,即使对方现在也只是一个小家族。

赵倩在他这里吃完中饭离开的,楚天羽并没有亏待对方,去附近的菜场直接买了条草鱼还有一些菜,中午两个人除了一锅酸菜鱼外,还有几个小菜。

赵倩也并没有矫情,面对如此美食,她竟然不顾形象地吃了两碗饭。

“哎呀,赵倩,没看出来,你竟然这么能吃。”吃完饭,楚天羽调笑道。

“哎,我也没有想到你做的酸菜鱼竟然这么好吃。早知道当初要是答应做你女朋友,我就可以经常迟到这么美味的美食了。”赵倩浑不在意地朝着楚天羽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说道。

听到赵倩的话,楚天羽并没有在意,只是淡淡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并不认为赵倩所说的是真话,对方明显是在调笑他的意思。其实就算对方说的是真话,他也不会放在心上,他现在已经对眼前的这个女孩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朦胧感觉。

赵倩一直在观察着楚天羽的表情变化,见到对方并没有露出任何感情变化的时候,她也有些惊讶。从楚天羽的表情中,她好像读懂了一些东西,对方这些年一定经历过不少事情。

其实,她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以她的身份和美貌,想要找个适合自己的对方,只要她点头同意,保证当天就会有不少人来排队。

这次见到楚天羽之前,在赵倩的印象中,对方应该是一个腼腆害羞的男生。印象中的那个男生好像突然已经长大了,变得更加成熟稳重,而且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对,就是神秘的感觉!

赵倩始终觉得,楚天羽的身上好像隐藏着不少秘密一般,这是一种女人的直觉。

如果让楚天羽知道对方心中的这些想法,他估计要郁闷得吐血,直呼女人的直觉也太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