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羽,天羽,我真的是你爷爷啊,快来救我,我是你爷爷啊!”此时,在楚天羽身后,被火球符点燃了全身和那副黑色棺材的那具干尸突然开口对着他喊道。

楚天羽转头看去,发现对方果然是他爷爷的面孔。不过已经受了一次幻术迷惑的他,这次并没有被对方的幻术给迷惑住。

“去死吧,还想骗我。”看着对方在大火中挣扎嘶吼的身影,楚天羽忍不住坡口大骂道。

“天羽,我真的是你爷爷啊,你看,我真的是你爷爷,快救我,我好难受啊。”

楚天羽并没有理会对方愤怒的嘶吼,这个时候,他也没有时间去理会对方。

因为楚天羽发现,随着那具干尸和它身下的那副黑色棺材不断被烧毁,他所在的整座房子也逐渐开始燃烧了起来。

“哈哈,既然你不愿意救我出来,那就跟着我一起葬身在这片火海中吧,以后,你永远都别想离开这里了,哈哈......”

那具老头的干尸见楚天羽并没有理会他,于是便大声笑了起来,随着他的笑声,整座房屋的火势更加凶猛了。

楚天羽知道,如果不赶紧想办法,他很有可能就会被活活烧死。楚天羽转头看向远处的那只魔灵,发现在对方的眼中,也出现了一丝惧意。

楚天羽知道,眼前的这只魔灵,应该是也怕火的。如果整座房屋烧了起来,对方很有可能也会葬身在这里。

“你难道不想离开这里吗?”看着眼前的魔灵,楚天羽开口问道。

“嘿嘿,这里是我的家,你烧了我的家,那么就让你跟我们一起陪葬吧!”说着那只魔灵便又朝着他扑了过来。

看对方的架势,这次肯定不会放过他。楚天羽也不再犹豫,现在只能赌一把了。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引雷符,以无上天雷!”

随着口诀念动,楚天羽发现手中的引雷符上发出了一丝电光,不敢怠慢,直接将这张引雷符朝着眼前正像自己扑过来的魔灵扔了过去。

“轰”

只见一道雷霆劈开了房屋的屋顶,直接劈在了这只魔灵的身上。

“啊”

魔灵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声,然后便戛然而止。很显然,引雷符引出的那道雷电,在击中女魂灵的时候,瞬间便将眼前这只魔灵直接轰得灰飞烟灭。

“轰”

雷电在灭掉那只魔灵的同时,也轰开了这座房子,雷电的余威直接将楚天羽轰出了这座邪异的屋子。

楚天羽被轰飞出去十几米远才停下来,落地之后,他刚准备抬头看向那栋房子的方向,但他刚抬起头,便觉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当楚天羽重新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躺在地上,楚天羽感觉浑身酸痛,直到过去了十几分钟,他才勉强能够活动。艰难地爬起身,楚天羽发现自己的周围已经不是昨天的那片树林。仔细看了下四周的环境,楚天羽现在所在的位置,已经不是昨天他所在的那个地方了。

此时的他所在的地方,正是小树林后面的那处荒山。这处荒山他曾经来过,也正是因为那次,他知道这处荒山并不是一个好地方。

听附近的人说过,这个地方曾经闹过邪,曾经还有一些人在这里自杀过。反正这个地方被附近的人传得很邪乎,平时也根本没有什么人会来到这里。

从他昨天所在的地方来到这里,最少需要半个小时以上,楚天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记得昨天喝多了,然后就在草地上睡着了,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然后看到了一座房屋。

在屋子里面遇到一个老头,那副黑色棺材,还有棺材里面那具老头的干尸。再然后就是那只魔灵,还有他用火球符将那具干尸和棺材一起烧掉,然后又用引雷符将那只魔灵轰成灰飞。

对了,黄纸符。在身上找了下,只在裤子的口袋里面找到了那两张空白的黄纸,另外那三张“护身符”、“火球符”和“引雷符”已经不见了。

楚天羽知道自己之前一定经历的那一切应该都是真实的,而且正是爷爷留给自己的那三张符救了自己的性命。

站起身来,看向四周,周围已经没有了那座房屋,还有里面那具老头干尸,已经那只魔灵的踪迹,看来在之前的战斗中,对方已经被自己消灭了。

在不远处,楚天羽发现了一个小土包,从那个小土包里传来一种难闻的气味。走进看了下,原来这并不是一个小土包,而是一座坟。

低头看去,楚天羽发现这座坟里面竟然有两具棺材,不过此时这两副棺材早就已经被烧得不成样子了。在棺材里面,还有两具白骨。此时这两具白骨,也早已经被烧成了黑色。

楚天羽在旁边还发现了一块残破的墓碑,墓碑已经破损严重,不过他还是能够看到这个墓里面有一个人姓王。

“姓王?”

突然,楚天羽好像想到了什么,之前在那栋房屋里面,他询问过那个老头的名字,对方说他姓王。

难道这个墓里面的人真的就是那间房屋里面的自己遇到的那两只魔灵?

回想到之前自己睡过的房屋,在看看眼前这个明显是被雷劈过的坟墓。楚天羽不仅脊背发寒,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之前他睡的地方,应该就是这座坟墓了。

想到自己之前就睡在这座坟墓上,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看了眼四周,在附近还能隐约看到好几个凸起的小山包。楚天羽感觉有种凉飕飕的感觉,总感觉在附近还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看。

现在他也不敢继续在这里停留,看清了学校的方向,赶紧逃离这里。一路上,楚天羽不敢有片刻停留,生怕被附近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上。

以前他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不干净的东西,但经历了昨晚的事情后,他发现自己20年的认知被彻底颠覆了。

这一刻,楚天羽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紧张之下,楚天羽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昨天坐着的那个地方。地上还有昨天剩下的烧烤,还有几罐啤酒。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吃再这些东西,不过他也不想将垃圾丢在这里。

三两下将地上的东西都收拾了下,放进了昨天提过来的朔料袋里面。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楚天羽走得很急,来到学校后街的时候,随便找了个垃圾桶,便将手上的垃圾扔进了垃圾桶里面。

看了下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后街有好几家早餐店已经开门。现在这个时候,他没有胃口再去吃早餐。

当楚天羽来到寝室楼下的时候,寝室楼下看门的老大爷正在外面锻炼身体。看到楚天羽从外面回来,而且身上还有些狼狈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天羽啊,你这是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你看,现在天都亮了。”

“王叔,昨晚送同学回家了,对了,王叔,今天晚上我也要走了,到时候,我们寝室还有一些东西。如果你要的话,可以过去拿。”大学四年,楚天羽跟我们这栋宿舍的宿管王叔的关系处理得还算可以。每次见到对方的时候,都会打个招呼。

“好的,那我下午等你走的时候再去拿吧,反正到时候你也要将钥匙交给我。对了,天羽,你大学毕业后准备去哪里工作?”宿管王叔家的家境并不是很好,平时他们喝的一些饮料瓶都会收集起来,然后拿到王叔这里。

“呵呵,王叔,我准备先回羊城老家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再考虑工作的事。走了,王叔,晚上的火车,我也要上去休息一下。”说着楚天羽便告别了王叔。经历了昨晚的事后,现在他感觉自己的大脑晕乎乎的,现在他只想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上一觉。

楚天羽的寝室在四楼,417宿舍,现在寝室里面也只有他一个人了,回到寝室后,楚天羽直接脱了衣服,然后去卫生间冲了个凉。接满一桶凉水直接从头淋下的感觉真的很舒服,凉水流过身体,顿时就让原本还有些晕乎乎的大脑清醒了不少。

冲完凉后,楚天羽便准备上床睡觉。不过当他拿起手机准备定个闹钟的时候,发现刚才还没有信号的手机,这个时候又有了信号。

不会吧,这么多未接电话。

看着手机上99+个未接电话,楚天羽感觉有些头大。这些电话,大多都是杨婷打过来的。

看到杨婷的这么多电话,心想,难道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点开未接来电显示,看到除了杨婷外,竟然还有他一直都想见的那个人打过来的电话。

除了未接电话外,还有一些短信,先点开短信看了下,差不多都是杨婷和陈雪发过来的短信。看到短信内容后,楚天羽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赶紧点开微信,找到他之前发的那条朋友圈,看到朋友圈上的那张图片后,就算是已经经历过一次的他,都有些后怕。

只见在相片中,除了他之外,在他的身后,竟然还有一张女人的脸,一张惨白惨白的女人脸。虽然看不清这个女人的样貌,但他能肯定,这就是之前在房屋里面,那个想要杀他的那只魔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