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6明月入君心:到了晨姐的地盘,一起行动

屋内,潘明月坐在椅子上,看平房外,听到陆照影的声音,她只开口:“文件已经批发,现在回去,临阵脱逃。”

陆照影看着她,好半晌没有说话。

平房内气氛有些不对劲,罗谦跟另外两个年轻人本来想说什么,看到陆照影的表情,还是没敢说话。

“你们住哪儿?”陆照影又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

潘明月他们是公职,自然有住处,很简陋,就是隔壁的一间平房。

罗谦这几个人就算再没有眼力也能看出来这两个人关系有些微妙,都没有跟着进去。

陆照影跟着她进了平房,这房子显然是临时收拾出来的,非常简陋,他一打开门,门闩就掉了,螺丝钉是松的。

他看了一眼,俯身把掉下来的半旧门闩捡起来,“他们知道你来吗?”

他的意思是指秦苒跟宋律庭。

“公务人员,总有一天会奔赴一线。”潘明月低头看了看半旧的坏的门闩,脸上有好奇,但并不太在意。

陆照影一直知道潘明月的理想就是考稽查院,听闻她的话,只抬头,看向外面正偷看的手下,开口:“你……”

手下精神一阵,“老大!”

“去给我找个新锁回来。”陆照影把锁扔到桌子上。

手下似乎是顿了一下,才匪夷所思的看向陆照影,“老大,您说……”

陆照影偏了偏头,瞅他一眼。

手下:“……”

他一脸懵逼的往回走,一边走一边思考。

其他等在不远处的人看到他这样,不由投去了疑惑的目光,这人恍恍惚惚的抬头,“老大,似乎是要修锁……”

说着,他又往后看了一眼。

陆照影前面几年就跟过程隽混过特种兵,为人不着调儿,但涉及到正事,极其负责,这也是他又一群极其忠心的手下原因之一。

不过他生活十分干净,之前还有某个的军花看中他,但人家陆少就是铁石心肠,十分直男,从来都是公事公办。

**

锁很快就被买来了。

陆照影跟程隽等人混那些年,也什么苦都吃过,重新装个锁,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你别问我,我马上向上级请示,明天送你回去。”

“你们这次行动没有请示二级措施?”潘明月蹲在地上看着陆照影,因为是蹲着的姿态,说话的时候难免要抬起头。

“一切小心。”潘明月他们的团队来这里只能起到辅助性作用,她说话的时候,眼睛很平和,似乎看起来还有些冷淡。

她说话的时候,字节咬的很轻,有些软绵绵的。

打定主意不跟潘明月说任何相关内容的陆照影把最后一根钉子钉进去,又拉了下拉环,手搭在拉环上好久没动,“好。”

他没转身,说完一个字之后,直接出门。

陆照影这次是接应一个在据点当卧底的同伙,因为在境外,一切未知,他回去就向上打了报告,被驳回了。

他跟宋律庭不太对头,又把电话打给了秦苒。

他自从走上了这条路,还是第一次求助他人。

本来以为有秦苒在,调离飞机让潘明月回去很轻松,秦苒只是问,“如果你在任务中出了差错,死跟临阵脱逃——”

陆照影淡淡道:“那就死。”

据他所知的,秦苒程隽他们每个人都是在死亡边缘走过无数回。

更远的,宁海镇那里的墓志铭,也是最好的答案。

电话那头秦苒没再说话了。

陆照影也意识到了什么,他拿手抹了抹脸,苦笑:“是我失控了。”

秦苒“嗯”了一声,她挂断电话,有些奇怪陆照影的反应,还跟程隽说了一会儿。

程隽想到陆照影之前的那通电话,瞥秦苒一眼,不紧不慢道:“别管他。”

秦苒点头,虽然说不管陆照影,她还是有点担心潘明月,怎么第一次任务就这么危险,想到这里,她给何晨发了一条消息。

何晨的大本营就在边界。

**

潘明月跟罗谦一行人来这里后也没有休息,而是整理分析大量的资料跟实地调查。

“组长,这拨人明显是国际惯犯,”天色已经黑了,罗谦开着调配的车,拧眉,“回去后立马要向上报告,眼下人力明显不够。”

潘明月收起电脑,看向窗外,点头,“我已经打好报告了。”

四个人回到住处,老张跟另外几个人留在院子里聊天,看到潘明月,老张吐掉嘴里的树枝,连忙站起来,“潘组长。”

潘明月跟他打了个招呼,才看向周围,敏锐的察觉出来不对,“你们老大呢?”

老张支支吾吾的没回。

老张还没说话,他身边表情一直不好的人开口了,语气不太好,还有些埋怨,“我们的内应暴露了,老大提前去营救。”

若不是因为潘明月,陆照影也不会在人员不够的情况下去营救。

听到这句话,潘明月拧眉,她看向老张,“你有你们老大的通讯器吧,打给他。”

老张愣了一下,“我……”

“打给他。”潘明月抬头,黑漆漆的眼眸看向他,语气不容拒绝。

这气势老张有些怂了,加上潘明月是稽查院的人,老张还没反应过来,就拨给了陆照影。

陆照影的声音很冷:“什么事?”

潘明月看向门外,没时间解释那么多,“这次行动,带上我,我有重要线索。你们大概在斐河那一带,我让罗谦开车去桥边,不带上我,我就自自己去。”

车上的陆照影眉头拧起,“潘明月……”

他似乎咬了咬牙,潘明月确实做得出来:“你给我原处等着!”

陆照影出发没多久,不到一个小时,天完全黑了过后,才让人把车开回来,潘明月没让罗谦跟着,也没让老张等人一起行动,直接上了车。

老张还要留在这里保护罗谦跟其他三个人。

等车开走了,老张身边的年轻人再也忍不住了,“老大是疯了吧?不带你就算了,竟然还真的让她去了?本来他人手就不够,你也不在,现在他还要分心管她的安危!这女人是间谍吧!”

------题外话------

**

平安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