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绝对是个高手!

座谈会九点开始,八点五十的时候中外双方的与会嘉宾便携手朝会议厅走来。

季芸芸终于见到了这次会谈的中方翻译,是一位短发戴眼镜的女士,年纪大概三十出头。

她跟着七位中方代表一起过来,拎着一个黑色公文包,手里拿着一个资料夹,看起来很干练的样子。

马允文小声介绍道:“这是翻译司英文处的高蕾,是我的前辈。”

季芸芸点头记在心里,她今天就是来实地感受一下小型会议的口译是怎么做的,所以从双方出现在会议室起,她就开始细心观察。

英方的代表晚一步进来,有一位黑眼睛黑头发的亚裔女性正和打头的那位外宾聊天,一口英文说得流利又温柔,马允文介绍说这是一位长居英国的华侨,是一家民间协会的副会长,这次是陪同英方代表一起过来的。

这时又进来一位女士,自我介绍说是外方的翻译alina。

这下季芸芸有些奇怪了,之前她并不知道外方也会带翻译。

alina一来就询问中方的翻译是谁,高蕾马前和她握手。

季芸芸从alina身仿佛能看到一种学霸特有的自信,她和高蕾的交流全程使用中文,非常流利,而且准确,用词准确,发音也准确。

季芸芸听了一会儿alina和高蕾的聊天,这才明白原来这位alina女士长期负责英国使团访华时的语言支持工作。

最后两位翻译现场商定,高蕾负责中方的中翻英,alina负责外方的英翻中。

对两位翻译来说,这将是一场正面pk,虽然并不需要比赛打分评个高低,但各自水平如何,一场会议下来就能知道得明明白白,尤其在这种场合,即便是翻译这种辅助工种,也有一颗不不服输的心。

马允文这种“专业人士”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的想法和季芸芸一样——今天会议应该会非常精彩!

九点刚过,会议正式开始。

一来先是双方领导和团队人员之间的介绍,英方先来,所以alina率先开口。

她首先对人称进行了转化,非常自然地加了每个人是坐在她左边还是右边,是第几位,讲的时候和被介绍人以及中方人员都有眼神和手势的交流,亲和又不失大方。

高手!

在场的季芸芸、马允文,包括高蕾在内,所有的专业人士心里都飘过这两个字,这位alina小姐绝对是个高手!

alina讲完之后,轮到中方人员介绍。

高蕾的声音不疾不徐地响起,没有丝毫错漏,但平心而论,少了alina那种游刃有余的自然之感。

接着,英方领队讲了他们这次访华的行程安排,想展开哪些领域的合作,这一段他说的比较长,季芸芸注意到alina做了笔记,虽然看不到她写了什么,但季芸芸知道每个即时翻译都有自己习惯的一套速记方法。

像这类中小型会议口译,基本都是交替传译,当讲者发言结束或停下来等候传译的时候,口译员用清楚、自然的目的语,准确、完整地重新表达源语发言的全部信息内容,就像自己在演讲一样。

很多时候发言者讲到兴头,或者一时忘记了以至于滔滔不绝,这时候就要求口译员能够听取长达十分钟甚至更长时间连续不断的讲话,并运用良好的演讲技巧,完整、准确地译出其全部内容。

一般人绝不可能想录音机一样将别人的话印在脑子里,所以交替传译就需要口译员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一下一系列工作,听的同时提炼关键词,速记,重新组织语言,然后开始转述。

而alina作为季芸芸接触的头两位正式会议翻译,实实在在给她打了个样。

因为领队讲得比较轻松愉悦,alina几乎在画风和语气百分百还原了他的感觉,说到某些点时还和领队又眼神交流,全程也和中方人员有互动,基本能照顾到会议桌的大部分人。

这时候,季芸芸已经感觉到中方的翻译和alina不是一个段位了。

同行之间,一张嘴,高下立见。

市商务局的领导接着表达了对英国商团访华的欢迎,以及安排此次会晤的用意。

句子不多,高蕾依旧讲得没有错漏,但季芸芸内心已经有了判断,她和alina之间的差距已经显露无疑。

对于翻译来说,准确无误只是最基本的,如果没有人对比,高蕾的表现堪称优秀,但有alina在侧,合规合矩的翻译就略显不足了。

这些对于季芸芸来说都是非常宝贵的经验,会议刚刚开始十多分钟,季芸芸有了清醒的认识——她要学的还有很多。

简单寒暄之后,正式的业务洽谈就开始了。

中方率先开讲,然而领导这次讲得比较长,讲到一半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说得太久了,笑着问了高蕾一声:“需要停一下吗?”

“没问题,您请继续。”高蕾冷静回答,手的笔一直没停。

于是领导就一口气说完了这部分所有的内容。

季芸芸也在默记,她在尝试自己的金手指在这种场合管不管用。

事实证明是管用的!

她可以清楚记得发言人的每一字每一句,包括表情、语气、神态。

也就是说,她的大脑在“信息录入”这一方面已经超过世界绝大多数人。

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输出了,这正是她需要加强的地方。

当高蕾开始转述,季芸芸便在心里默默对比,看她的表述到底有没有尽可能多地涵盖了领导的发言内容。

看得出来alina的优秀也给了高蕾不少压力,总的来说,虽然稍有遗漏,但90%多是有的。

还有些非常“中国式”的词汇,随着高蕾的转述,季芸芸也一一记录在册。

一般情况下,中央编译局、外交部、商务部、外文局等单位会统一口径,确定某些具有国内特色的词句该如何表述,在正式场合,如果遇到相关词汇,都必须同意按照统一确定好的内容来,这方面每个译员都需要积极查证且随时积累。

专业翻译都有一副好记性,这一点随着会议不断推进,季芸芸已经有了非常清楚的认识。

与会双方的背景,双方代表的职务、日常新闻、国际合作,都是需要事先了解的,还要重点关注和各自国内有关的信息,在会议开始前,翻译必须得对本次洽谈的内容和结果有一个心理预期。

此外,对于会议的主要议题也要有相应了解,双方有无合作先例,前期有何交流成果,这都是翻译需要事先熟记在心的。

翻译当然可以随身携带资料,但当着双方来宾的面现翻,一次两次还好说,次数多了就很丢人了。

高蕾说完之后,外方也做了回应,发言不短,但alina几乎传达了100%的信息。

不得不说,口译绝对是个压力巨大的职业,本身业务的压力,还有对手施与的压力,在这样的场合,如果高蕾的心理素质不过关,很容易被alina压得黯然失色,如果因此产生心绪波动出现纰漏,对于翻译来说就属于重大工作失误了。

幸运的是,高蕾在情绪控制方面始终做得不错。

随着会议不断推进,业务洽谈接近尾声,最后是free talk环节,这个部分相对轻松。

整个会议进行了两个半小时,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

等马允文再次出现在季芸芸面前时,正好看见她膝盖尚未合的笔记本,整张纸都写满了。

“你还真勤奋啊,怎么样,有收获吗?”马允文赞了一句。

季芸芸点头,至少她知道了自己还差在哪里,有哪些地方需要补足。

如果会说一门外语就能胜任翻译这个职业,那翻译也太不值钱了,尤其是口译,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用最合适的语言尽可能准确地表达,这是一门很深的学问,不是说单纯记性好就可以的。

“今天身临其境才知道交替传译的难度,之前是我想得简单了。”季芸芸大方承认自己曾经有些想当然。

马允文点头道:“交替传译还算好,同声传译更难,大多数时候都没办法等人家把整个意思表达完整就要开始翻译,那才是考验人呢!”

说起自己的专业,马允文的话匣子也打开了。

“我记得我刚进翻译司的时候参加培训,我都怀疑我这么多年的书是不是都白读了,就感觉自己什么都不会。”

“我第一次正式担任翻译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简直崩溃到极点,后来经验多了才慢慢好些了,但每当一场大型翻译下来,就感觉整个身体都被掏空,连手指都懒得动,太费脑了!”

这都是马允文的经验之谈,难得有个天赋异禀的美女师妹,他也很有传授的玉望。

两个人结伴往外走,走到电梯口正好遇见刚刚会的翻译高蕾,她还是那副冷静自持的模样。

高蕾认识马允文,所以嘴角稍微扬,打了个招呼。

马允文也笑着问候:“高姐现在回去吗?”

高蕾点头:“嗯,暂时没事了,你下午还待在这边?”

“是啊,这几天都得待在这边。”

“那行,我先走了,你忙着。”

说着,高蕾朝两人挥手道别,进了电梯。

季芸芸觉得这位高蕾女士有些严肃,从见第一面起她的面部表情就没有太大变化,即便是笑,也是浅浅的,也不是说这样不好,只不过旁人看着会觉得比较难以接近。

马允文见季芸芸眼神一直追随着高蕾的背影,简单解释了一句:“高姐就是看着挺严肃的,其实人很和善,我进翻译司之后接手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高姐带队。”

想起曾经,马允文不禁笑道:“我记得我当时问了许多问题,高姐全都耐心回答了,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真是挺傻的,什么都不懂。”

马允文露出些回忆的神色。

“我记得高姐说过一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她说你想做好一件事,只做100%的准备是不够的,因为准备100%,你只能发挥出70%,如果你能准备200%,那么也许你就可以超常发挥,翻译也是这样,你对背景和专业知识了解得越多,现场就越能从容应对。”

不论高蕾水平如何,这句话季芸芸十分认同。

就比如alina,很明显alina今天的表现非常专业,也非常自如,她给人的感觉不仅仅是翻译而已,而是有情感、有态度的unicator,这一点只在最优秀的翻译身才能见到。

“对了,主任交代了,这几天你都跟着我,就跟着英国代表团一起行动。”说着,马允文看了季芸芸一眼,笑道,“虽然你会的语言不少,但英语是通用语,先从英语翻译开始熟悉,更好入手一些。”

“嗯,我明白,那……多谢马老师啦!”

季芸芸笑着开了个小玩笑。

“哈哈哈,得你一句马老师,看来我不拿出点看家本领是不行了啊!”马允文大笑。

马允文虽然年轻,但毕竟是翻译司的正职翻译,真要是有心教,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传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