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英,你知道青楼的来历吗?”

看着慢条斯理地喝着酒的冉闵,冉明着实不知道自己的父皇问这个问题作甚,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青楼,是雅称,民间的蔑称是ji院、窑子,而儿臣听说,青楼女子一般都尊管仲为祖师爷的。”

“不错。”

冉明又道:“但是父皇,儿臣认为青楼应该废止。”

“说说你的想法。”冉闵并没有点头或者摇头,而是让冉明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出来。

“父皇,青楼的存在着实有伤风化,不利于国家的形象。而且这些可怜的青楼女子,好多都是被逼迫的,被父母卖身到青楼来的,她们的命运何其之悲惨?而要想改变现状,青楼这种畸形的产物一定要废止!”

看着慷慨激昂的冉明,冉闵实在是不想打击自己这个老实巴交的儿子的上进心,但又不得不说道:“阿英,你的这番话已经说到点子上了。但朕想问你,当年管仲创立女闾的用意何在?”

“管仲相齐桓公,其实行女闾制,女闾制开了国家经营娼妓业的先河。”冉明又想了想,说道:“父皇,儿臣时常与王猛、崔皓二位大人坐而论道,也曾说起过女闾之事,有所总结。儿臣窃以为,管仲的目的应该有四个。”

“一是为了增加国家收入。二是为了缓解及调和社会矛盾。罗人才。当时诸侯争雄,齐桓公为了能够称霸天下,借助美女来招引人才。四是供齐桓公淫乐。但管仲设立女闾,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从中收税以作军费!”

冉闵点了点头,说道:“阿英,你说得都对。但还是没有明白其中真正的用意!管仲相齐,开布衣而为卿相之局。管子曰:凡牧民者,使士无邪行,女无淫事。士无邪行,教也;女无淫事,训也。教训成俗,而刑罚省数也!”

“这算是比较稳健平和的主张,没有什么新奇之处,然而‘士无邪行,女无淫事’当然是一种理想社会的状态,所以才需要教训。教训无效呢?那还不如自己设立国营的女闾。所以说管子之治齐,为女闾七百,征其夜合之资,以佐军国!所以说,女闾的存在,与国家的财政收入也是息息相关的。”

冉闵淡淡的道:“阿英,你可知道咱们一年从青楼当中收取的赋税有多少吗?”

“不清楚。”

“占了我大魏一年总赋税的五分之一!”

“这……竟然这般暴利?”

冉闵又喝了一杯酒,说道:“其实这个数据已经在逐年下滑了。因为好多老百姓家里有余粮,还活得下去,所以他们不必买卖儿女,所以导致卖身于青楼的女子是越来越少了。”

“所以说,朕认为木高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众,人必非之。推行此法虽不高雅,却能造福于林,实惠于民,虽引非议朕也不会动志的!”

冉明作恍然大悟状,说道:“如此说来,孔子曰:食色性也。这还真是世上的真理啊!”

冉闵翻了翻白眼:“这世上哪个猫儿不偷腥,哪个男人不爱采野花的?

“芸芸众生,碌碌黔首,有几个能立廊庙,能干大事业?老百姓们辛苦赚钱,也要图个享受快乐。酒楼妓馆,画舫笙歌,能为他们消忧愁,添愉悦,青楼也就有兴办的价值啊!”

看着冉明似乎真的听懂了,冉闵“老怀大慰”,颔首道:“阿英,其实朕最近一直在琢磨着这件事情。这世上卖女儿于青楼,或者青楼逼良为chang的事情不胜枚举,朕管都管不了,官府也不好说什么。所以朕打算出台几条关于青楼的法令。”

“不知道是怎样的法令?”

“废止卖身契。卖身契一签,这人就跟货物跟奴隶一样会被出售,那人还是人吗?所以朕不能容忍这个事情。卖身契必须废止,国家也不会承认卖身契的存在的。”

闻言,冉明的眉头一皱,说道:“父皇,这卖身契恐怕不好废止。据我所知,每个青楼都是有着自己的后台的,背景不小,极有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到时候事情闹大了,只怕兜不住啊!”

“不打紧。没了卖身契,可以签一个合同协议嘛!”

“什么是合同协议?”

“合同协议就是青楼女子为老鸨子工作,但身体还是属于自己的。其所赚的钱,也会分摊下去。这些青楼女子多半是一些苦命人,朕不好太过为难她们了。”

“父皇仁慈。”

冉闵又道:“除了卖身契的事情,朕还要推出一条新的法令,就是限制寻常女子在家做皮肉生意,要做这种皮肉生意,必须要到正规的青楼去才行,否则一律酌情罚款,严重的,抓起来坐牢几年不等。”

“这……父皇,青楼的皮肉生意还能算正规的?”

“当然。在朕的计划中,朕还要推出一种名为‘经营许可证’的牌子,一般的酒楼妓馆,画舫店铺,都必须要有这种经营许可证,如若没有,罚款!或者坐牢!”

“什么?经营许可证?”冉明是听得云里雾里的:“这种经营许可证过去可是从未有过的啊。”

“那就自本朝起!还有,针对老鸨子可能虐待青楼女子的事情,青楼女子可以去告状,一经发现,以伤人罪处理。”

闻言,冉明不禁有些瑟瑟发抖:“父皇,你这般维护青楼女子的权益,恐遭非议啊!”

“朕怕非议吗?在朕身上的非议已经够多了。”

到了第二日,冉闵与王猛等人商议过后,便将自己的几条法令公之于众。

具体的就有推出一种名为经营许可证的牌子,没有经营许可证,店铺、酒肆、茶楼、青楼等娱乐场所一律不许营业,而国家针对商业税,也会根据其一年的收入来制定。

还有就是关于维护青楼女子的权益的问题了。

一些在家做皮肉生意,屡教不改的女子都被抓起来罚款或者坐牢,而那些时常虐待青楼女子的老鸨子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为了维护青楼女子的权益,冉闵甚至还专门设立了一个衙门,专门管理这些鸡毛蒜皮的琐事。但凡是有人胆敢逼良为chang的,没的说,不管后台是谁,一律抓进去牢底坐穿!

一时之间,整个魏国的风气为之一肃。

冉闵认为,他加征了青楼的税收,各地的青楼都会倒闭,谁曾想,青楼的数量是不减反增,宛如雨后春笋一般都冒了出来!

是何道理?

原来是冉闵出台的这几条法令,是确确实实的维护了青楼女子的权益,所以更多人干脆不在家做什么皮肉生意了,混一个正正经经的经营许可证不行吗?

还有各地的店铺、酒肆、茶楼什么的,也都纷纷挂上了官府颁发的经营许可证,有这玩意儿,以后别想着偷税漏税了,不然后果极其严重!

而根据冉闵搞出来的这几条法令,特别是经营许可证的推行,大魏一年的财政收入又增加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