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氏倒是想得开,不过她可不是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小命的。

同样的,慕容韵也是如此。

所以她们母女俩十分默契的将这件事情齐齐算到了慕容蓝的头上。

“母亲放心吧,不会有那一天的。不过您思量的事,女儿一定放在心上。至于那个慕容蓝,她将您害成这样,日后若女儿大事得成,便是那是她已经死了,女儿也势必要将她挖出来鞭尸才行,以消今日她害母亲中毒之恨。”

慕容韵说这话时那叫一个咬牙切齿,竟也能看出几分对纪氏的真情来。

竟是更是亲昵又特别欣慰地摸着她的头发夸赞“真不愧是母亲的好女儿!”

说完纪氏便催着慕容韵出门去找太子去了。

“今日咱们母女都没去前厅用膳,你父亲势必起疑,但眼下这事还是得先瞒着他才行。若是有人问起,你便说我病了,至于你舅舅,就说是给你送东西来的,巧合。然后正好趁这个空赶紧跟太子殿下见一面,你父亲知道你去见了太子殿下自然也就不会再多问了。”

慕容韵知道她母亲思量的有道理,可她还是更想知道慕容蓝的情况,但又不想她母亲多心,便暂时应了下来。

结果可想而知,到底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一从纪氏那边离开便去找慕容蓝去了。

不过她也不傻,而是事先想好了由头。

至于慕容蓝会不会怀疑她,她根本就不在意。

反正一早就撕破了脸面了,便是她此时不去人家就不会怀疑了?

再者,一旦那慕容蓝真的也中毒了,一个将死之人,她就更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大姐姐送去父亲那里的小食父亲很是喜欢呢!我这个做妹妹的倒也馋的紧,不知今日大姐姐能否赏脸给我一些?”慕容蓝并没有带任何人,便直接进了慕容蓝的院子。

而慕容蓝倒也有意见她,故而倒也没让人在外面拦着,所以才能让她如此顺利地进入房中。

“二妹妹竟是能有空到我这里来,还真是……”此时慕容蓝正躺在床上,懒懒地抬眼看了她一眼,才又有气无力地继续道“还真是稀客呢!”

红芍见状赶忙上前道“二小姐莫怪!昨儿夜间我们家小姐被一条蛇给咬了,这不……被吓着了?没法起来迎接您,还望您见谅!”

白芍听了忙跟着附和道“姐你说什么呢?咱们小姐会是那么胆小的人嘛?虽说被蛇咬了失了点血,最多也就头晕而已,怎的,难道你也和别人一样觉得她是个胆小的?”

红芍一听,赶忙作势要打嘴,只是却是一边拉架子,一边阴阳怪气地对慕容韵道“白芍说的是,不过是条普普通通的蛇儿罢了,就算被咬两口又如何?咱们小姐可不是个怕的,不止直接将那蛇的牙齿拔了下来,更是当场给摔死了呢!”

这边话音还未落,那边白芍又接上了“姐姐说的是,就这种普普通通的小蛇,炖汤喝最是美味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缺心眼的,居然会以为它吓到小姐。

不过咱们小姐可也不是吃素的,不就是条蛇嘛,既然有胆子咬了小姐,就得受得起被炖成蛇羹才是。”

白芍正说着呢,红芍已经撸起了慕容蓝的胳膊,然后状似漫不经心地又道“咱们姐妹嘛,都是粗人,幸得有小姐收留,才得几天饱饭吃。这人嘛,就得学会感恩。瞧瞧,今天咱们家小姐这胳膊上的牙印子可不能白留呢!”

正说着呢,采薇从外面端了一碗蛇羹进来,颇为气愤地道“岂止胳膊,这腿上可还有呢!改明儿奴婢可要回去同我们家爷说说,以后多给小姐备些驱蛇药才是。”

采薇更是很不客气地直接用胳膊撞了慕容韵一下,然后才又恭敬地将汤碗递过去给红芍。

“刚熬好的蛇羹,热乎着呢!小姐赶快尝尝。唉!赶害咱们小姐,也难怪死的这样惨,虽说对方只是一条蛇,可便是换做其它任何东西可也都不例外呢!”

采薇说完笑着回头望向慕容韵,唇角微扬“二小姐,您说呢?”

慕容韵见这些下人望着她尽是愤怒,说话也是阴阳怪气的,言语中更是满满的威胁,这心里可别提有多高兴了。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慕容蓝是真的被蛇咬了,已经中了毒了,只是她自己还不知道呢!

这群傻子,自以为聪明的很,也不想想自己会那么笨嘛,真放普通的蛇来咬她有什么意思?

不过也亏得这群人傻,自己主子中了毒都不知道呢!还蠢兮兮的以为把蛇做成蛇羹便是对自己的威胁了。

呵,简直可笑!

“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说蛇是本小姐放进来的吗?”慕容韵故意冷了脸色,做出一副被愿望的愤怒模样。

慕容蓝见状倒是笑了“这几个丫头也没说什么?二妹妹何苦生气,这不是上赶子承认嘛?好了,姐姐自然知道你是不会做出那种危险的事来的,这不,刚熬好的蛇羹你要不要尝尝?”

她这么一说,慕容韵倒还真来了兴致。

因为她实在是很想知道这蛇到底是不是昨日那女人放进来的那一条啊!

所以听了这话她倒是没有立即拒绝,而是笑着道“要说这蛇羹,还真是新鲜,想必也是姐姐从乡下带来的方子吧,妹妹倒是不曾见过呢!”

慕容韵说完,直接从红芍手里将汤碗拿了过来捧到自己跟前仔细瞧了瞧,然后才又安心地还了回去。

“闻着倒是香,只是我从小到大还不曾尝过这种野物,若是入口的话还是害怕的紧,如此还是还给姐姐吧!”

这蛇确实是和母亲那儿的那条一模一样,所以自己人回去禀报的消息并没有错。而为什么母亲那边也有一条,想来应该是出了点意外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她只要能确定这慕容蓝已经中了毒便好。

“二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您是心虚了吗?”白芍很不客气地直接问道。

不想却被红芍呵斥“白芍,不准无礼,你这样对二小姐说话万一惹她不高兴,咱们小姐下次喝的可就不是蛇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