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就是郁闷怎么办

三姨娘能够想法子进相府,便是个省油的灯,自从她入府之后,别处慕容华便基本不去了。

对此,二姨娘那边倒是无所谓。

对于老爷宠她一事二姨娘从未在意过,就算是平日里对慕容华热情些,也不过是为了她们母女日后的日子能过的顺一些而已。

眼下,慕容言十分好学,大小姐身边的红芍肯教她功夫,有些功夫傍身,日后也能少些欺负。

老爷不过来她还可以抽空帮女儿做件新衣裳做双新鞋子呢,倒也乐得自在。

至于纪氏,卧病在床,便是有些心思,也没办法去动作,况且她已经同老爷说了那些话,又是于自家韵儿有利之事,故而不管这心中是什么感觉,她都不会再去插手这些。

饶是如此,心中对于慕容华这个夫君,纪氏心里还是有些怨气的。

她为他付出了那么多,终究还是没有敌得过那些狐媚子。

如今女儿大了,她倒是可以不再想那些,不过自己女儿的事情可是必须顺顺利利的。

不过没关系,韵儿同她说太子殿下很快便会过来看自己,到时候老爷就算是做做样子,定然也不能让那个贱女人出来在人前晃荡吧?

如此,那女人但凡不是个蠢的,便还是得明白,这相府当家主母到底是谁。

相比于已经觉得自己没救了的纪氏,大姨娘流珠的心里可就介意多了。

若是她从未受过老爷恩宠,倒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当作一回事。

可眼下……

老爷那般宠那个女人,它日若是她再生下少爷,那这府中可就没有她的好日子过了。

可是即便她心里非常明白这一点,却也必须得沉住气,否则若是做了什么被别人发现不好的事,那之前自己所有的努力可就都白费了。

所以她眼下最多也就只能暗地里敲打敲打那个新姨娘了。

呵!这世间事原本就是这么的不公平,不想被别人落下,就得想办法。

因为慕容蓝不忘她这边来,而慕容惜却因为做糕点的事对大姨娘这边的厨房很是熟悉,倒是养成了一有空便过来的习惯。

由是免不得的便要被她娘唠叨。

只是现在的慕容惜到底不是从前的慕容惜了,比起去讨好别人,她更想先讨好自己。比如一心一意做自己喜欢的事,白芍说的对,这人呐,一生短暂的很,最好的状态便是把每一刻都当作最后的时间来过,这样以后才能不后悔。

虽然她也不知道她这师父年龄不大到底哪来的感慨,不过还是觉得挺有道理的。

所以任凭大姨娘怎么跟她说,只道“这些事情娘亲看着办便好,我呢,现在就想做些吃的好好孝敬您和父亲。”

大姨娘一听这话瞬间便恼了“做吃的做吃的,你堂堂一个小姐,每天做吃的端去一个青楼出身的贱人那里孝敬她,你不觉得丢脸吗?慕容惜,你这可是自降身份呐!”

从前没有比较,大姨娘身为一个妾室行事也是战战兢兢的,几时这般标榜过自己的身份?

可眼下却是不同了,眼下手握掌家权的她俨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当家主母,自然的对自己的亲生女儿的要求也潜意识的提升了。

其实这事倒也不能怪大姨娘,毕竟一开始她可是和慕容惜一起筹谋的。

谁承想在出了那件事之后,也不知道那白芍到底都跟她女儿说了些什么,自家这惜儿却是仿佛一夜之间转了性似的,不止比以前越发不上进了,反而倒是迷恋起那下等人的营生来。

这种变化是大姨娘所没有想到的。

“娘亲说的这是什么话?之前可是您让我去学做吃的的。”慕容惜并不觉得进厨房做吃的有什么不好。

相反的,她其实还挺感谢她娘让她去学那些的,正因为如此,她才从中找到了乐趣。

现在,她总算是能够正视自己的优点了,这种感觉真的挺好的。

大姨娘见她竟然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不禁恼火“我是让你做给你父亲吃,没让你去做给那低贱的女人。”

虽然一开始确实是她为了讨好老爷开的头,可是意思意思一下就得了,谁知掉她这傻闺女竟还认真起来,居然天天做了送过去。

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那还不是一样,我本来就是给父亲送去的。若非如此,怎的这掌家权会这么轻易落到娘亲手里?”

慕容惜说的也是实话。

慕容华之前留在她们这边,还真是因为她这份主动做吃食的孝心感动了他,后来更是因为一直待在她们这边,又感念慕容惜孝顺懂事,这才将管家权顺顺当当地交给了大姨娘。

她这么一说,大姨娘便不说话了。

虽然她对老爷在三姨娘那边有所不满,同时更厌恶对方低贱出身却能每日吃到她女儿亲手做的吃食,但她还是很害怕若是突然不送了,时日久了,说不得老爷便会把她忘了,更或是起了别的心思,将管家权收走交给那个贱蹄子。

要知道那三姨娘肚子里可是怀了老爷的种的,这老来得子自当珍贵许多。

而且还听说是个男胎,一想到这大姨娘这心里便越发不舒服起来。

她费尽心思求了那么多药,也留了老爷那么些时日,怎么这肚子就是没有动静呢?

大姨娘越想越郁闷,却也突然灵光一闪。

“以后还是直接送书房给你父亲的好,可千万不要巴巴的送去那院,她现在可是娇气的很呢!万一有人看她不顺眼做了什么,谁知道会不会牵连到你呢?”

现在这个时候,大姨娘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而且虽然她同纪氏相争多年,却也从未有害人的胆量,否则她哥哥给她那么好的条件,也不至于让她这么多年都被纪氏压得死死的。

别的话慕容惜可以不听,这话慕容惜却是听进去了。

“娘亲说得是,我孝敬的是父亲,自然还是送去书房最好。至于那个女人,她不过是父亲的一个妾室罢了,而且身份毫不起眼,您也没必要把她放在眼里。”

这个道理大姨娘心里自也是懂的,只是她就是管不住自己,咽不下那口气,她就是郁闷她又能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