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暂且放她一马

因为三王爷和相府大小姐的婚事被突然定下,而且时间还这么赶,一时间倒是有多方猜测。而这些猜测大都是三王爷不行了,需要冲喜之类。

关于这种说法,慕容蓝还是非常的不喜的。

倒不是她觉得这些传言本身有什么问题,毕竟龙天宸身子不好这事早已深入人心,她只是讨厌这些将别人的生死随意挂在嘴边独自揣测之人。

别人的生死与他们何干?更何况对方还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所以这一日,慕容蓝被红芍拉去扯布做嫁衣,而且还好巧不巧地遇到了想尽法子出来买东西的慕容韵,那慕容韵还不知死活的以这般猜测嘲讽慕容蓝,希望能以此来让慕容蓝不高兴,同时满足她的一种变态攀比心里的时候,慕容蓝毫不客气地直接对着她的脸便左右开弓,重重的赏了她好几个巴掌才算作罢。

在家这慕容韵只是她的妹妹,作为长姐教训妹妹,她自然也是做得的。

在外,如今慕容韵不过只是太子府的一个妾罢了,又如何能与她这个正牌三王妃相提并论?

所以这女人让她不高兴了,她为什么不赏她几个大嘴巴子让自己高兴高兴呢?

“还有心情买衣裳呢?你母亲呢?不管了么?若是韵夫人忘了,本王妃不防提醒提醒你,也好让你及时想起来,好好给你娘尽尽孝。”

慕容韵因为自己心情不顺,竟是真的将这事忘了,此时被慕容蓝一提,瞬间脸色煞白。

“你得意什么?你算什么王妃?嫁过去也不过是守寡罢了。”慕容韵恨恨地道,说完便要往外跑。

也不知道她母亲这几日怎么样子,她必须赶快去看看才行。

谁知道还没等她跑出几步远,便被两名婢女拦住。

“不过是个太子的妾室而已,居然敢诅咒我家王爷,韵夫人,不知你是准备去宸王府还是去太后娘娘那里说说理啊?”

太子妾室而已,采薇和彩菱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不管这位三王爷这身子再怎么不适,皇上再怎么不宠,可终究人家是个王爷,上头还有太后罩着,慕容韵确实是不该多说的。

此时被两个婢女呛声,她也不敢回嘴,只能灰溜溜地绕路准备快些离开眼下这是非之地。

只是采薇和彩菱又岂会愿意?

这人若不是身份有些特殊,若换成其他人,敢如此公然挑衅,诅咒王爷,还在王妃面前说那么难听的话,她们早就第一时间让她身首异处了。

“哼!韵夫人怎的这般不长记性?不过今日看在小姐的份上,我们便暂且放你一马,如果以后再敢如此出言不逊,就算你是太子妃的妾,我们也定当让你好看!毕竟便是太子,也是没法公然对我们家王爷这位兄长不敬的。”

慕容韵早就已经后悔直接说了那话,此时哪里还敢多说什么?

见采薇和彩菱也不是真的要对她做什么,便立马撒丫子跑开了。

见此,采薇和彩菱对她越发不屑。

不过饶是如此,二人还是向慕容蓝赔礼道歉。

“对不起小姐,奴婢们实在是忍不住,所以才……”

她们这么说虽然是站在宸王府的立场,但刚刚毕竟和慕容韵产生矛盾的是自家王妃,而她们未经王妃同意便说那些,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王妃,万一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可就不好了。

但她们主动认错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慕容蓝直接打断。

“刚刚你们做的很好!”慕容蓝笑着道,不过随即却又摇了摇头“不,还不够。你们也应当趁机给她几个大嘴巴子才解气。”

采薇和彩菱听慕容蓝这么说,瞬间便惊呆了。

“可是,那毕竟是太子殿下的人,而且还是您的妹妹,万一……怕是不太好。”

“无妨!管她是个什么东西呢?你们且记住,不管从前如何,如今既然我要嫁入宸王府了,那从今以后谁敢对宸王府不敬,便是对我慕容蓝不敬。谁敢诅咒王爷或者挑衅我都不行。”

慕容蓝并么有再说别的,不过采薇和彩菱都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自信与不屑,这样的主子让她们非常信服。

有她在,她们便莫名的觉得安心。

只是她们家王爷才非那么弱的人呢!不仅不需要王妃保护,定还能将王妃护的好好的。

当然了,这些话采薇和彩菱也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说出口。

毕竟来日方长,总有一日王妃会发现她要嫁的是一个怎样优秀的男子。

那人,别说是寻常男子了,便是连太子殿下、七王爷,这世间任何一个男子都比不得他分毫。

不过这些还是要王妃自己以后去发现才行。

原本慕容蓝对这婚礼还并不在意的,打了慕容韵之后反倒是来了兴致了。

“听说这里有全京城最好的绣娘呢,既如此,本小姐便做身好衣裳同纪氏母女看看。”这些形式她是不在意,可这很可能就是自己唯一的一次婚礼了,这么想想,好像稍微弄得好一点也不错。

红芍几人见她居然主动提出这种要求来,心里可别提有多高兴了。

至少此事,小姐心里不是真的一点也无所谓的。

她那种毫不在意的态度,总让她们心里有些不踏实呢!

现在好了,小姐应当还是满意这桩混世的。不管日后如何,眼下她总该是顺心的,这便够了。

而慕容蓝说完之后也当真认真起来,在看完了一系列婚服之后,最终竟是自己设计了一副图样,更是连同需要搭配的首饰也一起出了图,然后就丢给红芍去办去了。

“没想到买东西也这般麻烦,以后还是随便些交给被人去办好了。”慕容蓝直接找个地方躺着去了。

这些事她那渣爹已经交给大姨娘去办了,她其实不用操心的。

可红芍几人非说这是人生大事马虎不得,她一想道理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总该做些什么意思意思的,于是就跑了这么一趟。

不过这一趟辛苦倒也不是没有收获,她发现自己可以开一家直接出套装的成衣首饰店,搭配的好看上档次一些,应该也挺好的。

当然了,等纪氏的那笔救命款到,她的药铺也要着实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