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而复始,八天之后,所有的五份药材都变成了三宝淬体液,最后都被林觉吸收。

然而,才刚刚到达第六层,甚至无法修炼到圆满的地步。

哪里出了问题?

天青淬体的那小册子上没有说法,而又无法找到蓝悠。

不过,哪怕只是勉强到了第六层,也近乎有了六牛之力啊!

再加炼气境第五层的修为,差不多就是十一牛之力,而就是炼气境第九层,也才九牛之力,单以此论,林觉可说是炼气境内无敌了。

除非碰上更加的家伙。

“该回林家镇去了啊!”

林觉起身,他也没有什么可收拾,结帐走人就是。

不过,他很快发现有些不对。

因为路人看他的眼光。

很显然,三品药剂师的名头太招人耳目。

再一回想,就是在那客栈之中,店中之人对于自己何尝不是小心中带着几分阿谀?

那日,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这么想来,林觉倒是有些后悔了。

很快,他卖来一顶斗笠。

又找了一个僻静处,将斗笠戴好,重新上路。

林家镇重新出现在林觉的目力之内。

林觉第一个,当然是去找青儿。

“没人?”

林觉心里一沉。

难不成,自己离开的这半个月里,林武和他的手下又下了黑手?

想到这里,林觉直觉得胸腔里一团怒火烧了上来。

“该死的林武!”

林觉捏紧了拳头。

猛一转身,却发现两道熟悉的身影。

“青儿!”林觉大大的惊喜。

“觉哥哥!”林青也是一脸的小欢喜,就要跑着迎来。

只是小丫头才跑出两步,这才想起,林九远还在身边呢!

这一下,有些尴尬了。

因为林觉这时也想到这一点。

“你们两个小家伙慢慢的聊吧!”林九远带着一脸的慈爱,自己先去了。

他没有进到小院里,而是门而过。

这小院,当然是留给了林青和林觉。

两人当下也是快步进到屋子里。

“觉哥哥!”

接下来,当然是林觉先说了自己的遭遇,不然林青可是不依他。

当然了,林觉此行也没有遇上什么凶险,自然不加隐瞒。

“真是觉哥哥啊!”林青也是一脸的小崇拜。

“什么?你早就知道?”轮到林觉吃惊了。

“当然,不然你以为林家族长为何天天请我和爷爷去林家作客?”林青不假思索道。

林觉这才知道,不只是西村城里,就是周围数十座城池,也都传遍了林觉以十四岁的年纪通过三品药剂师的考核。

不只是这周围的城池,只怕这消息正向整个郡里、州里传播!

林觉呆住。

他也没有想到,这个消息是如此的惊人。

实际上,哪怕是现在,林觉还是低估了这消息的威力。

只要过上一阵子,不说郡里州里,就是整个铁车国,怕是都会知晓一个叫林家镇里,出了一个叫作林觉的少年天才药剂师!

当天,林觉以实名真姓报名,还报了林家镇之名,最后更是在数百人面前承认自己的身份。

就算是药堂想要替林觉隐瞒,这也瞒不下来啊!

何况林觉根本就没有要求药堂如此去做!

‘算了,是祸躲不过!’

林觉想到,也说不定这药剂师的身份会带来好处也说不定。

“对了青儿,我给你带了一些东西呢!”林觉笑道。

这是几瓶炼气液和回气液,作用与炼气丹和回气丹一样,只是效果要差上许多。

不过,架不住量多啊!

这些都是林觉在回来的路上,抽空给炼制的,他打算有机会再给林青炼制一些培元液和破障液等等,都是对炼气境大有好处的药液。

“谢谢觉哥哥!”青儿笑道。

“对了,这个是益生液,对于爷爷的身体有些好处,一日服上半瓶即可,喝完了我再给爷爷炼一些就是!”林觉又取出几个瓶子。

两人又闲话了几句,林觉没有留下用饭,而是去了九方那里。

小院仍是清幽得很。

“前辈!”林觉以弟子礼相待。

“小家伙,想不到你这么快就闯出了名头!”九方正躺在一张躺椅上,看起来悠闲之极。

若不知他的身世变故,绝对会认为他是位会享受生活的老头。

“大师取笑了!”林觉面色一红,有些讪笑。

他也没有想到,竟是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原本他只是看上了那个打折的身份,哪知却是弄得满城风雨。

“无妨,年轻人嘛!”九方倒是很开通。

“所谓成名要趁早,也不是什么坏事!只要清楚自己的目标就可以了!不忘初心。”九方又随口道。

林觉仔细琢磨着这句话,记下心来。

半晌之后,林觉才道:“不知大师可认识洪会长此人?”

“你说的是西村城药堂那个姓洪的小子吧!唔,我想想,洪伟,对,应该就是这个名字,说起来,他和我还有些小小的缘份。”

“那应该是十多年的事了吧!他上门见过我,问了一些药草方面还有一些古药方的问题。”

“这些药理之事,老夫也与他交流了一番,也算是种了一个善果。”

“小家伙,你问起他来,莫不是想问他当年之事?”

九方一边回忆,一边说道,所以说得比较慢,最后又是如此问道。

“还是瞒不过您老人家!”林觉笑笑。

“你一定想过,为什么这十年来,我都没有出头去找那些故友吧!”九方却道。

“这又为何?”林觉确是有想过。

他不明白,以九方的身份,应该是有不少的故友才是吧!

只是据九方现在说来,他的故友不少,但因为他出世较晚,所以谈得上生死之交的,不多,上次谈到救他离开的高五离是一位,也是最好的一位。

九方一直隐在此间,没有出去报仇,正是不想连累自己的这些故友。

想当日,九家强势崛起,风头极盛,能将这样一个大家族一夜之间屠尽,这黑手的力量无法想像的强大。

九方只要敢出面,不只是自身,怕是他的那些故友,也要一一被他牵连。

仇深如海,却不能报,这九方心中的压抑可想而知。

“十年了,转眼十年就过去了!”九方也是一阵叹喟。。

以九方所言,他自问并没有得罪什么人。

若有,大约也只是与那些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