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二十四章骄横

一听到这里,宁川不由得在心中暗暗道,“哼,还是要去拍卖会。”

好东西一旦到了拍卖场之后,价格就会远远高出实际价值,却是让人头痛的很。如这样的八阶神印若是拍卖的话,其他的大势力就会参与进来,到时候,那个价钱可就不好说了。

不过,宁川还是又问了一句,“这八阶神印到底价值几何啊?”

若是二十亿晶元的话,宁川也勉为其难的可以接受,他若是得了这神印,能从中参悟到圣人之境的真意,他就能突破到神将之境。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赤炎宗的十几个长老也能从中获益匪浅啊。

“八阶神印……”那老者微微沉吟了一下,这才说道,“上一次拍卖会上倒也见了这么一块,最后是二百万晶元成交的,至于这块神印到底能多少晶元成交还真不好说。”

宁川不禁“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吐沫,暗道,“二百万晶元,还是算了吧。”

他的手里面就只有四十亿晶元而已,这个数目还不够买一半神印的。

“能让我看看那块六阶神印吗?”宁川问道。

在宁川看来,这块六阶神印的价值一定不会过十亿晶元的,若是如此的话,他就把这块神印给买回去,让赤炎宗的弟子去参悟好了。

“请。”老者又是一笑,对宁川做了个请的手势。

宁川跟着老者走出了偏殿,然后又转了几个弯,这才到了一处大殿之内。大殿内站着十几个武者,这些武者的气息都不弱,都是神王之境的武者。

老者对其中的两个人摆了摆手,开口说道,“你们去把那块六阶神印取出来吧。”

“是。”那两名武者答应了一声,转身走入到了内殿中。

不大一会儿功夫,他们两个就从里面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托盘,在托盘里面有一块赤红色的印章,那枚印章足有巴掌大,全身赤红,上面雕刻着很多篆字,那些篆字释放着淡淡的金色光华,极为引人注目。

这印章看起来极为古朴,带着一种岁月的沧桑之感。宁川虽看不出这神印是什么材质的,但他却非常清楚的知道,这绝不是寻常之物。

宁川把目光停驻在了那块神印上面的金色篆字上,在他的目光停驻的那一刻,他的神念忽然一动,在那金色的篆字上,宁川感觉到了圣人的气息,还有一丝微不可查的圣人真意。

宁川不由得在心中暗道,“果然是好东西啊。”

在这印章上面一共有一千多字,这一千多字并不是法诀,而是此印章主人的生平之事。

宁川在看完了那一千多字的时候,神念动了七次,这也就是说,在这块印章中的确蕴含了七种圣人法诀真意。

宁川问道,“这法诀神印多少晶元?”

“二亿晶元。”老者用手捋了捋胡须,开口说道。

宁川微微一笑,开口说道,“一口价,我给一亿四千万晶元。”

老者听了,连连摆手,“这太少了,怎么的也要一亿八千万晶元啊。”

随后,两个人又开始了一番讨价还价,最后,宁川花了一亿七千万晶元买走了这块六阶神印。

宁川付好了晶元,把神印收入到了储物戒中,往外走去。

他才走出几步,忽然,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道黑影,动作极快。宁川还未出西凌阁,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在西陵阁内会遇到这种情况,所以,他的反应就慢了一点儿,他想要躲开,可却是晚了一步。

只听“扑通”一声响,宁川被那道黑影给撞了个正着,他的身形暴退,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还没等宁川反应过来,就听到了一个女子的骄喝声,“小子,你是不是找死,走路不长眼睛吗?”

随后,只听“唰唰唰”的几声响,七八个人就把宁川给围在了中间。

说话的人是一个女子,这个女子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穿着一身淡绿色衣衫,模样倒也算漂亮,可在她的眼角眉梢之间,却带着一种凶煞之气,这让宁川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来。

是这货撞了他好不好,把他撞倒了,非但没有一句道歉的话,还张口吐脏水,这怎么能让宁川心情舒爽。

最令宁川不能接受的是,他身边的护卫居然围了过来,大有想要把宁川打一顿的架势。

嚣张的人,宁川见的多了,这个女人算老几。

那绿衫女子见宁川不说话,脸色变得愈发的狰狞难看了起来,他恶狠狠的看着宁川,尖声叫道,“你看我做什么,再敢多看我一眼,姑娘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抠下来当泡踩。”

宁川的脸上带着一张金色面具,只露出一双漆黑如暗夜的眼睛,让那个女子看着很不爽快。

这当然只是其次,最令那个女子不爽的是,宁川的气息很低,只是一个九星天神而已。

这样的存在,在那个女子的眼中,就如土鸡瓦狗一般,根本就不够看。还有最令他不能接受的一点就是,宁川此刻还用如此古怪的眼神看他,这让他的心里越发的不舒服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一身黑袍的男子走了过来,躬身道,“江小姐,此地是西凌阁的门口,您最好不要在这里搞事情,若是出了什么事,我也不好交待不是。”

从这个人的穿衣打扮上不难看出,他是西凌阁的一个管事。

绿衫女子冷冷的看了那个黑袍男子一眼,开口说道,“我们五扇门每年都会照顾西凌阁的生意,我的事情你莫要管,你若是再多言,我回去就禀明父亲,不与你西凌阁交易了。”

黑袍男子冷笑了一声,转身就走,在他临转身的时候,冷冷的说道。“这件事,还真不是你三言二语就能说定的,我西凌阁是何等样的存在,你五扇门的生意做不做都行。”

“你怎样跟我没有关系,不过,你若是敢在我西凌阁门口闹事,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就算你父亲来了,也没话可说。另外我再提醒你一句,这里是天雪城,不是你的五扇门!”

“你……”绿衫女子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瞪着眼睛看着那位黑袍男子走开。这个女子的容貌身形都很美,有一种炫目的美,可他在宁川的眼中却是奇丑无比,令他十分的头疼。

绿衫女子看了一眼手下的几个护卫,开口说道,“带他出城。”

那几个护卫一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敢动手。要知道这里可是天雪城,可不是他们五扇门,他们若是在这里动手,那就犯了大忌讳了,到了那个时候,可没有人能救他们。

为首的一人微微皱眉,他沉吟了好一会儿,这才注目看向了宁川,在他的眼底全都是冰寒之色,他冷冷的对宁川说道,“小子,你若是聪明一点,就赶紧跟我家小姐认错,小姐若是不生气了,什么事都好说,若是惹恼了他,你的性命怕是要保不住了。”

“哦?”宁川听言,不禁微微勾起了唇角,露出了一抹森寒的冷笑来。

刚才他还以为这个女子是超级势力的小姐,现在看来,他就只是一个高级势力的小姐而已,这样的存在,也敢在他面前吆五喝六,谁活得不耐烦了,还真不好说。

不过,他宁川可不是一个嗜血的杀人狂,若是这事能过去,他也不愿意杀人,可这个女人若是不依不饶的话,那可就不能怪他不客气了。

宁川就不明白了,他不过就是一个区区高级势力的小姐而已,就敢如此的嚣张,居然还能长大成人,这还真不容易。

见宁川笑而不语,为首的那个人顿时就怒了,他厉声喝道,“小子,我跟你好言好语的你不听,你是不是想要找死!”

他是一个九星神王,在天雪城中,他算不得什么,但若是出了天雪城,在其他势力眼中,他也极难对付的一个人。

若不是在天雪城中不能杀人,他怎么能忍,早就一掌拍死宁川了。

在他的眼中,宁川不过就是一个九星天神而已,穿的也极为寻常,一看就不是什么大势力的公子。

如此存在,居然敢对他们五扇门的小姐不客气,那就是在找死。

这几天,他们家小姐的心情一直都很糟糕,今天他若是不把宁川给弄死,回到了五扇门,他肯定没有好日子过。

“你说的话我听的很清楚。”宁川淡淡的说道。

他说到了这里之后,脸色突然就阴沉了下来,眼中也闪过了一抹浓重的杀气,“你们最好是识时务点,现在就滚蛋,若是惹恼了爷,可有你们好受的。”

听了宁川的话,那个绿衫女子直接就暴走了,他尖声喝令道,“拓跋昊,把他带走。”

拓跋昊也被宁川给气得不轻,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起,眼眸中也闪过了一道红光,浑身上下充满了浓重的杀机。

宁川实在是太张狂了,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们滚蛋,这让他们颜面何存。

在天雪城是不能动手不假,但这也不是绝对的,他跟天雪王府的一个统领极为熟悉,两个人是莫逆之交,就算是他搞出点儿事情来,也能摆得平。

想到了这里,他眼中的杀机就变得更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