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六十七章你能杀得了我吗?

嫣夫人气得双目冒火,他死死的盯着宁川,恨不得把宁川给生吞活剥了。

他是气得不行,但站在他身前的老七却是没有出手,他也没有喝令跟过来的军士围杀宁川。

一见宁川,老七就感觉到了危险,在他的感知中,只要他敢出手攻击宁川,瞬间就会被弄死。

嫣夫人站在众兵士身后,可就算是如此,老七也不敢保证他的安全。

宁川身上的杀气太重,这令嫣夫人也隐隐的觉得不安,他伸手一抹,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传信玉符,捏碎了之后,便时不时的看向了西方。

宁川拉起了灵儿的小手,开口说道,“我们走。”

灵儿戴着面具,只露出一双清亮如水的眼睛,在他的眼睛里面看不到任何波澜,面色平静。

只要宁川在他身边,不管到哪里,不管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他都不会有任何的畏惧。

宁川带着灵儿从店铺中走了出来,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老七。

老七在与宁川对视了一眼之后,这觉得神魂凝滞,他对身后的军士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后退。

在宁川的身前站着数百军士,他们手中的兵刃在阳光下闪着骇人的寒光。

宁川淡淡的看了一眼嫣夫人,开口说道,“嫣夫人,你这是不想善了了是吗?你若是就此罢手,我也不为难你,你若是执意如此,我自会奉陪。”

嫣夫人看着一脸冷漠的宁川,身子不由得抖了一下,可当天看到了从远处而来的几道身形的时候,他的心就安定了下来。

“你能杀得了我吗?真是笑话。”嫣夫人阴凄凄的冷笑了起来,一脸不屑地看着宁川。

就在这个时候,从东方走来一个年轻男子,那个男子穿着一身紫袍,眉目清俊,看起来极有气度。

他冷冷的说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对一个女子下手?你确定你要杀他吗?”

宁川注目看向了那个紫袍男子,不禁微微勾了勾唇角,露出了一抹森寒的冷笑。

在那个紫袍男子身后,站着两个初级圣人之境的武者,这个两个武者已经用神念锁定住了宁川。

只要那个紫袍男子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立刻发动攻击。

宁川淡淡的笑了一下,开口说道,“你是他的夫君吧?你确定要我动手杀人吗?”

听了宁川的话,嫣夫人不禁冷笑了起来,他一脸鄙夷的看着宁川,眼中全都是嘲讽之色。

这个小子还真是够狂妄的,面对着两个圣人之境的强者都敢如此,他这不是在找死吗?

想到了这里,他不禁微微勾起了唇角,冷笑道,“来杀我啊,杀了我才算你真的有本事。”

嫣夫人的话还未说完,眼中忽然就露出了惊恐之色来,随后,他的瞳孔放大,然后身子一软,直接就躺在了地上,七孔流血而死。

“嫣儿,嫣儿,你这是怎么了?”紫袍男子一见,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惊恐之色来,他急忙半蹲在了地上,伸手抱起了地上躺着的嫣夫人。

在他身后的那两个圣人之境的强者,在看到了这一幕之后,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了起来,身形闪动,把紫袍男子护在了身后。

刚刚他们已经锁定了宁川,他们能够肯定,刚刚宁川并没有出手,可这嫣夫人又怎么会突然暴毙呢?

宁川扬了扬手中的折扇,沉声道,“还不让路,若是再敢阻拦,休怪我不客气了。”

宁川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些人若是真的想要跟他闹下去的话,他也不介意杀出去。最多,他和灵儿再换个地方隐蔽就是了。

嫣夫人会莫名其妙的死掉,这件事不难理解,宁川的意念动动,吞噬蛊就会钻入到嫣夫人的身体中吞噬。

那个嫣夫人看起来境界倒是不是特别低,但在宁川的眼中,他就是一个花瓶,只能看不能用。

吞噬蛊都已经钻入到了他的脑袋里面,他居然还一无所知。

宁川只是用手中的折扇指着对面的紫袍男子,他的面色很是平静,并没有释放出威压来。

现在的宁川,看起来就只是一个寻常的神王而已,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他拉着灵儿的小手,一脸的淡然。

不过就是两个初级圣人而已,这样的存在,在宁川的眼中还真算不得什么。

那紫袍男子还是颇有见识的,他能从宁川身上感觉到一张极为恐怖的威压,这种威压只属于真正的强者

那两个圣人之境的强者也不敢轻举妄动,其他人感受不到宁川身上的杀机,他们却能清楚的感觉到。

这片海域极不安全,经常会有强者来此,这两个圣人之境的强者,战斗经验丰富,对危险的感知力超乎寻常。

宁川带给他们的危险感觉,不亚于大圆满圣主。

只是,令他们有些不能理解的是,宁川太过年轻了,在表面上看就只有三十几岁的样子,气息也不是很强。

当然,有很多强者有手段可以隐藏生命气息和实力的。

两个人全都看向了那个紫袍男子,他们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那就是只要他一句话,他们就立刻对宁川动手。

紫袍男子抱起了嫣夫人的尸体,他死死地咬着牙关,沉声喝道,“让开。”

两个圣人之境后面的兵士,全都一脸不解的看着紫袍男子,嫣夫人是紫袍男子的夫人,自己的女人被杀了,他就这么放了这个小子,未免也太怂了吧。

可想想又不对,他们的少主可不是这种性格的人,那可是一个意气风发的男子。

见这些兵士犹豫,紫袍男子又沉声喝道,“让开。”

那些兵士听了他的命令,只能往两边分开,给宁川让出了一条路来。

可就算他们让开了路,还是满身的杀气。

更多的人的眼中全都是惊疑不定之色,从宁川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上判断,他就只是一个一星神王而已,可就是这样一个存在,他们的少主居然让他们让路。

宁川转目看向了灵儿,微微一笑,开口说道,“我们回吧。”

言罢,他便拉着灵儿的小手,在众军士满目杀机的目光中缓步离开,一脸的毫不在意。

灵儿淡淡一笑,眼中全都是小女人的幸福之色。

只要有宁川在他身边,他就什么都不会怕。

两个人手牵着手往城外走,那个紫袍男子带着人跟着宁川身后,但却与宁川隔着一段距离。

宁川不禁微微勾起了唇角,露出了一抹森寒的冷笑来。

看来,这个紫袍男子可不想这样算了,他只是想要跟宁川出城一战,不想殃及无辜。

仔细想想,这紫袍男子的想法也没有什么错,他若是真是跟那两个圣人之境的强者动手,那条街路上的店铺房屋就不用要了,不止如此,还会伤及无辜。

他的妻子被宁川给杀了,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善了。

就算他不想给自己的妻子复仇,在众人的面前,他也要立威,这个威若是不立的话,他想在城中站稳脚跟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宁川带着灵儿走出了城门,他们两个才出城,那些兵士就呼啦啦的围了上来,把宁川和灵儿两个给围在了中间。

随后,紫袍男子和那两个圣人也走了出来。

宁川毫不在意的笑笑,拉着灵儿的小手继续往前走。

紫袍男子没发话,那些兵士也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围着两个人一直走到了海边。

宁川对着灵儿笑了笑,开口说道,“灵儿,我先把你收起来,等回去了之后,再放你出来。”

“嗯。”灵儿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宁川温柔一笑。

宁川的意念一动,眉心处就闪过了一道光芒,灵儿便进入到了阴阳鼎中。

收好了灵儿,宁川这才转目看向了那个紫袍男子,淡淡说道,“你确定要与我一战吗?”

紫袍男子定定的看着宁川,在他的眼底之中划过了一抹狐疑之色来,他稍微沉吟了一下,这才说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宁川微微勾起了唇角,冷冷的看着紫袍男子,却是没有说话。

紫袍男子的目光闪烁不定,他稍微沉吟了一下,这才吩咐道,“小九,你回城,把防护罩打开。”

“是。”那个士兵急忙答应了一声,然后飞身而起。

不大一会儿功夫,城内的虚空中就亮起了一道银光,随后,一个防护罩就出现在了城池之上,把整座城都给笼罩在了其中。

本来,在城墙上还有很多兵士,但在这个防护罩开启之后,宁川却是无法探查到这些兵士所在的位置了。

从这不难判断出,这座城池的防护还是做得很不错的。

宁川不禁微微蹙眉,在他的脑子里面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难道,这个紫袍男子已经猜到我是谁了不成吗?

在这之前,那紫袍男子就问了他的名姓,宁川未言语,他便让人开启了城中的防护罩,他的用意已经不言而喻了。

第一层用意就是他已经承认他不是宁川的对手了,宁川若是想要屠城的话,那就得先破开法阵才行。

还有就是,他开启了这个防护罩,里面的人就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了,如此一来,宁川就不会暴露身份了。

只要宁川不暴露身份,他就不会屠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