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来福对他嘘了一声,然后左右张望了一下,发现没有其他的外人,便说道这两个还没死,咱们赶紧把他们救醒。”

小红一听这话秒懂。不再张口说话,而是默不作声地帮忙。

邱来福给两个人都喂了一滴灵泉水,先吊住他们的命。这两人虽然没死,但是他们的伤很重。

那孩童的伤主要是头部撞伤,流了很多血,而妇人的伤,伤口不是很深,所以还没有死。

因为邱来福在现场说了,这些人都是死人,所以要救这两人就得悄悄的救。

给二人用了较好的金创药。止住了血。加上刚才给他们服用了一点灵泉水,估计很快就会醒过来。

邱顺德正在府衙里办公,看着之前的卷宗,正忙得昏天黑地的。

他刚到这里,接手了这么多的卷宗,他确实有的忙了。起码这几天都要没日没夜的看,不然就会漏掉很多重要的事情。

一个衙差报告道,“大人。东华街上发生命案,有一辆马车里面全是尸体。那些尸体已经让拉回来了。钦差大人让你过去看一看。”

邱顺德听了,赶紧放下手里的笔,以及正在查阅的卷宗。跟着那官差去了停放尸体的大屋子。

邱来福正在给两个伤者救治,听到门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接着又听到敲门声。

知道是知府大人来了。把最后一点绷带绑好才去打开门,把知府放了进来。

知府后面跟着的陈差官被她挡了一下。陈差官觉得有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邱来福道,“里面的情景很复杂,你能够确保不会向外面泄露消息吗?”

陈差官正想巴结新到的知府,赶紧说道,“身为差官保守府衙里的秘密是我们应当做的。”

邱来福看他态度坚定,于是就给他放了行,然后外面余下的人则是被无情地关在了门外。

知府邱顺德向邱来福拱了拱手说道,“不知钦差大人召在下过来是因何事?”

邱来福伸手指指那一堆尸体和另外放在一边的两个伤者。“这些人你已经看到了,这件案子说来也有点巧,正好在我们交接的情况下发生了。

照说我就不该伸手管了,只是这件事情偏偏又发生在我的眼前。所以咱们一起来查这件案子吧。”

邱顺德点点头。“大人说的甚是,正该如此。不知大人把那两个人分到一边是何原因?”

邱来福指着已经死透的4个人,“这4个人已经死透了。这两个人还没有死,我刚才给他们包扎过了,估计过一会儿就该醒了。”

“如此甚好,也不知道是哪个胆大狂妄的人,居然敢光天化日之下杀人,而且一杀还杀那么多,真是太过分了。”

小红在一边接口道,“谁说不是呢?不知道知府大人打算怎么查起?”

邱顺德看了一眼那小不点儿,知道他是个厉害的,也不敢把他当小孩子看,郑重地回答道,“既然你师傅说了,他们能够醒过来,先听听他们说的,再说吧。”

小红撇撇嘴,瞥了一眼那两个伤者。然后就看到那个小孩,眼皮下面的眼珠子滚动了一下。

他惊喜地喊道,“醒了!这个小的醒了!”

邱来福和邱顺德都围到了那小孩身边。那小孩睁开眼,就看见了邱来福和邱顺德两个人的大脑袋。先是吓了一跳。

邱来福赶紧安慰道,“小弟弟,别怕。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救你的人。”

小孩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一下。打量了眼前的三个人。“娘亲,我要娘亲。”一喊完,哇地一声就哭了。

邱顺德和邱来福对视了一眼。这个小孩儿能问出什么来?睁开眼就哇哇大哭。真是愁死人了。

二人的额头都皱起。

邱来福心里在祈祷,但愿这个还没死的妇人是这孩子的娘亲。如此就能方便他们查案。将来这小娃子也不至于没有人管了。

不知道是哇哇的哭声唤醒了旁边的妇人,还是她自个儿醒过来的。

妇人睁开眼,看到邱来福和邱顺德两个人先是吓了一跳。然后发现自己身上的伤被包扎过了,才知道这应该就是救自己的人。

她弱弱地问道,“是你们救了我吗?”

邱来福点点头,“是我救了你。旁边那个小孩,你知道是谁吗?他一直哭个不停。”

妇人仿佛才想起一般,转头看去。眼里顿时涌出泪水。哑着声音唤道,“小牛,小牛别哭。娘在这里。”

邱来福听到这一句话,心里放下了一大半,还好还好,这是母子俩。

妇人生出她那一只完好的手,想去拉扯哭闹的小孩。

邱来福阻止了她,“你别乱动,你的伤口刚刚包扎好,虽然你这一只手没有受伤,但你身上的伤也不轻,还是别乱动的好。”

妇人看着离自己稍远的儿子。心疼不已。“他怎么样了?”

邱来福安慰道,“放心吧,他不会有事,他的伤情比你的好得多。你没听他哭声那么洪亮吗?”

妇人依然泪流不止。

邱来福和小红一起把放着小孩的那块长榻搬到妇人的身边,这一下她触手可及就该放心了。

“你现在可以看清楚他了,他真的没有大碍,只有头上有一处伤,流了些血,其他地方都没有受伤。

妇人看了看孩子,确定他真的没有大碍,然后眼神扫向其他地方。“还有的人呢?他们怎么样?”

邱来福看她焦急的样子,实在不好回答这个问题,难道直接跟说,那些人全都死了,你不用找了。

他终究没有说出口,然而妇人也看到了放在板车上面的那几个人。他们身上的血迹已经开始干涸。颜色开始发黑。

妇人期望地看着邱来福,“他们怎么样?你怎么不去救他们?”

邱来福摇摇头,“我救不了他们,我发现你们的时候,他们早就没有气息了。如果我再晚那么一会儿发现你们,你们一个也活不了。”

妇人眼泪哗地一下喷涌而出。“呜呜呜呜呜呜……怎么就死了?怎么就可以死了?那我们孤儿寡母的怎么办啊?

爹、娘、大哥、大嫂,你们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好不容易熬出头了,却又无缘无故地送了命。都是我不好。都是我连累了你们。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