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土地里的生机被彻底汲取干净,秘境的中心陡然出现了一个在不断扩大的风旋。

在扩散的过程中,不论是已经没了任何生机蕴藏其中,看似就是废物的泥土与草木灵药,还是本事不够,无法抵御那旋风所生出的巨大吸力的修士,都被卷入其中。

原本在妖兽手下,活下来的修士,就因为这,又折损了许多。

唯有运气和实力都足够强的修士,因身处秘境边缘,受到的吸力相对较小,只要自己不大意,都可以活下来。

又要实力强,还要运气好,满足这两个条件可是不容易。

这使得,成功活下来的修士,在进来的修士中所占据的比重,并不大。

比例这种东西,往往要结合总数来看,不大的比例,最终活下来的修士,还是有近千人。

风归于平静,这一方秘境,所有的东西,都沦为了炼制丹药的材料,只留下无法被毁去的空间。

把这一方秘境所有的东西都给利用上,榨干这一方秘境的所有价值,所造就出来的东西,也随之展现在了众人眼中。

东西不大,和正常的丹药相比,大小几乎一样。

算是很小的东西,在这一方秘境里,就算是悬在天上,原本也是不容易被发现的。

毕竟,有其它东西在影响视线,很容易就将之忽略掉。

不过,在这一方秘境只剩下空间时,能看到的东西只有它,也就不容易被忽略了。

看到这一粒丹药,在边缘处刚刚和死亡擦肩而过的一众修士,几乎都起了贪念。

剩下的,为数不多的,没有动心的修士,不是像邵万梓几人这般,盯上的根本不是它,就是历经了一重又一重的危机,觉察出有鬼,已经打消了争夺的念头。

就是冲着这东西来得,白楚并没能让自己站到为数不多的不起贪念的修士行列中。

对之起了贪念,但他却没有急着有所动作。

多看了两眼之后,隔得老远的他,总是觉得有些不对。

吃了能让人羽化登仙的丹药,别的不说,蕴含着难以想象的磅礴灵力,这肯定是要的。

然而,认真看了这丹药几眼,白楚并没有从中感受到一丝灵力,反倒只能觉察到浓重的死气。

那死气之浓,都不用吞服,单就是离着那丹药近到一定程度,就足够让人身死道消。

察觉不到灵气,也就算了,可以用隔得太远,所以觉察不到来解释,但这么浓郁的死气从那丹药上散出来,可就有大问题了。

在先前的重重危机中活下来,运气和实力固然少不了,但脑子也是需要的。

真正没脑子还能活下来的,那只能说他的运气,比之其他活下来的修士,要强上一大截。

有脑子的修士为数不少,如白楚一般,既眼馋这丹药,又看出有问题的修士,一点都不少。z酷;匠‘T网W首-发0l

这使得,丹药就那么悬在空中,但朝着它御空飞去的修士,只有那么三十多个。

这三十多个修士,无疑是那种运气很好,但这脑子并不怎么好用的存在。

面对有一线生机的危险,运气好的修士,可以靠着运气活下来,可要是遇上十死无生的局面,还想靠运气活下来,只有在做梦的时候,才可能发生。

临近那悬在空中的丹药,都没等手碰到这丹药上,那三十多个修士,就先后被丹药散出的浓重死气所害。

死,他们倒是死得没什么痛苦,飞到了一定距离之后,就直接被弄死了。

其实,当第一个修士死亡时,余下的三十多个修士,被突然降临的死亡所震慑,已经准备暂且退走了。

只可惜,步入某个范围之后,他们其实就已经中招了,飞得越靠近那丹药,只是死得越快而已。

如此一来,扭头飞离那丹药,换来的不过就是死得晚一点而已。

当这三十多个修士尽数死去,悬在空中的丹药开始发出不小的吸力,将所有修士的尸身都向它吸去。

在向它飞去的过程中,那些修士的肉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干瘪下来。

等到不能变得更加干瘪后,以距离那丹药近的一端为起点,证据肉身化作粉末消解。

这些粉末,和之前这秘境中看似没了价值的一切一样,被那丹药尽数吸纳。

等到三十多具修士肉身荡然无存,似乎是满足了什么条件,那散发着浓重死气的丹药终于有了变化。

只要注意力没从那丹药上移开的修士,都能感应的清楚,一点难言的磅礴灵力与生机混合在一起,从那丹药中心散发出来,并且还在不断的向外扩散。

整个过程,很是奇怪,有些物极必反的意思。

这混合在一起的浓郁生机与灵力,在诞生的那一刻,量并不多,甚至能用少得可怜相比。

但就是这么少的一点,已然向在场的所有修士证明,他们所听到的传闻,是真的。

不说生机和灵力混合在一起,有这么磅礴的,单就是其中一者,在数量相同的情况下,不论是亲自见过,还是只听过的物品里,都没有能与之一较高下的。

甚至,将别得东西的数量扩大十倍百倍,而且只比这么一样,也是没有能与之比较的。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让它身上充满了可能,吃下之后能即刻羽化登仙,也就不怎么需要去怀疑了。

浓郁的生机和灵力,在丹药中心出现之后,以不慢的速度在向外扩散着。

要不是忌惮剩余的还在作祟的死气,还活着的一众修士,现在就冲过去,而后把手伸过去了。

为了等待这丹药彻底蜕变完成,一众修士只觉得自己这心上有千百只手在挠一样,明明痒得不行,又没有任何办法。

“差不多要开始抢东西了,你们有手段离开?”

离着丹药彻底蜕变,还有一点点时间,乘着自己还能保持一定的理智,而不是被它把所有精力都吸引过去,白楚赶忙询问起邵万梓等人是否能脱身。

安排好了他们,他方才可以让自己有更好的状态投入到接下来的争夺之中。

他们要是没有手段离开,那为了他们暂时的安全,白楚只能冒着危险将他们收进灵玉空间。

有出不来,而后在其中耗尽寿元的风险,总好过直接被人杀死。

“放心,进得来我们就出得去。”

取出一块阵盘在白楚眼前晃了晃,邵万梓心不在焉的回答着。

好戏即将开场,他的注意力已然落在了那丹药上,准备看人打生打死的他,实在是没有太多精力理会白楚。

“不行,你们先走,等等斗起来,肯定会殃及池鱼。”

“到时候,好戏看不成不说,你们还容易被卷进来。”

“趁现在能走,你们几个赶紧走。”

他们有手段离开,这让白楚稍稍放心了一些,但对于邵万梓留下,他还是有些不情愿的,趁着还有些时间,焦急的劝了起来。

“安心办你的事去,我们几个站着看看热闹,要是遇上什么危险,自然会走。”

“想留下看完整出好戏不容易,我想走,可不难。”

在陆内,这么大的场面可以说完全见不到,不愿错过看好戏的几乎,与白楚交涉的邵万梓,并没有受劝的意思,坚定的表示要留下看戏。

将目光投到另外几人身上,还不等开口,对方就已经摆手示意拒绝离开。

他们不想走,白楚也不可能强行赶人离开,只好将精力都投入到那丹药上。

等了一小会儿,那丹药上的死气终于彻底消失,转而被难以言喻的磅礴灵力与生机所取代。

不知是不是错觉,在蜕变彻底完成的那一刻,从丹药上传出了微弱的心跳,好像它拥有了生命一般。

究竟是与不是,这问题显然不是如今该探讨的,眼下对于这丹药该做的事情,在多数修士眼中,只有一件,那就是——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