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野心

然随着他们离开林中小道,遇到的路况也就愈加复杂,北辰修提前设好的陷阱,已然无声无息的困住了不少人。

紧紧跟在南宫无言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少。

情况不容乐观,身后那些留在那里拖住北诏暗卫的兵力全然没有任何消息,厮杀声也渐渐减弱。

最终,陌玄还是咬了咬牙,提议南宫无言灭掉火把,借着月光在密林里穿梭,拖着时间,等待李宗锦的救援。

南宫无言见一时间几人像是鬼打墙一样迷失在了原地,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同意。

作为一代帝王,竟被人逼迫至此,万般不甘不言而喻。

可他望了一眼怀中半揽着的沈君兮,不知怎的便是心底一阵安宁。

早晚会撑过去的,他得不到这天下,却一定会得到自己所爱的女人。

而此时,南宫无言焦急企盼着的郢城援军,却至今按兵不动,没有出发的意思。

李宗锦站在城墙之上,望着飞来峰的方向,夜色漆黑如墨,满月高悬,他看不清远处的风景,可一阵冷风袭来,心中却有些惊惶不安。

方才南宫无言发送的求救信号,他不是没有看到。

那是东楚帝王专用的信号,也是最为紧急的求救信号,也就是说,看到这个信号的同时,所有带兵的将领都应该不遗余力的赶到发射信号的地方,保护东楚帝王。

换个思维去想,就是南宫无言手受到了性命之忧。

他本来也不敢耽搁,即刻派人整顿军队在城门前集合了,却在出发前想起了沈君兮的话。

南宫无言此人阴晴不定,做事全凭自己的喜好,又生性多疑,不是可以效忠之人。

若是他死了,自己另择明主,说不定,还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可若是南宫无言侥幸逃过一劫,追究起自己按兵不动延误军机之失,便是诛九族的大罪。

李宗锦处于两难的抉择之中,一时也有些举棋不定。

最后他便派斥候先去前方打探一番,便上了城墙。

他还记得,南宫无言走之前,他有问过这位帝王,自己什么时候能够回宫?

南宫无言是怎么说的呢?

他说,尽忠不一定非得要分场合,守卫边关就是他眼下最需要做的事情。

李宗锦知道,南宫无言在那么一瞬间,还是有些不喜自己了。

如此,便又加大了他回宫之后提携其他人才的可能。

若是他李宗锦此生只能在这小小的郢城碌碌无为,倒不如赌上一把,另择良主,若是南宫无言葬身于此,京城一片混乱,他手握十万大军,便可以借机回宫,把控局势,隐约成为东楚幕后的王。

挟天子以令诸侯,可比一个小小的丞相之位,要让人心动的多。

而这也成为了李宗锦未曾动身的理由。

派去前方察看情况的斥候很快带来了消息,南宫无言那两万军队,在进入飞来峰下密林之中后,便全然失去了消息,他们不敢走太远,怕不能及时传回讯息。

李宗锦思虑良久,终是下令让他们随时注意那密林的情况,一旦发现南宫无言的踪迹,便出兵去救援。

他的意思就是,不会去管南宫无言的死活了。

或者说,他已然做出了这个野心勃勃的决定,就说明,他放弃了南宫无言。

若是南宫无言真的侥幸从密林里杀出来了,那也是残兵败将,指不准李宗锦为了自己的利益,还会补上一刀。

怪只怪他长相中正宽和,一直在兵部尚书的位置上也算是兢兢业业,力求上进,又向南宫无言表达了绝对的忠心,是最初跟着他的那批幕僚,从而让南宫无言误以为这个人没有野心。

可帝位和皇权,对任何人而言,都是无法拒绝的言秀惑。

更何况,南宫无言本就算不上一位明君。

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郢城那十万大军放弃了的南宫无言,还在拼命的朝着郢城这个方向走。

他们灭了火把之后,便借着月亮和星辰辨别了方向,一直朝着那一个地方走,却也不敢在路过的地方做标记,七扭八拐之后,南宫无言终于凭借过硬的才能和方向感,走出了这道密林。

他身边除了陌玄,还剩下二十余人,陆陆续续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剩下的那么多人,全部分散开来,不知道去了哪里。

形势惨淡,然南宫无言和陌玄却来不及感叹,一行人从密林中逃离的时候便弃了车马,此时只能靠双腿朝着郢城而去。

陌玄略微点了点人数,不敢怠慢,稍作喘息,便又出发了。

沈君兮一直被半抱在南宫无言怀里,倒是未曾经历什么奔波劳累,神色不变,依旧满目淡然。

南宫无言看了她一眼,一时间竟也无话可说。

谁知几人起步没多久,便被面前忽然出现的那一行黑衣人拦了下来。

陌玄知道这想必又是敌方的埋伏,忙指挥着这些大内高手护在南宫无言身边,随时准备开战。

谁知这一行人一时半会没有动手,而南宫无言也终于憋出来一句话,在月色下神色带着无尽的温柔,看着沈君兮,“若是我今日丧生于此,你会记住我吗?”

有那么一瞬间,沈君兮恍然觉得回到了自己初见南宫无言的时候。

她乔装打扮待在贫民区,抬头望向他那一眼,单纯的只觉得他好看。

有多好看呢,与北辰修从稚嫩的桃花面到后来剑眉星目,负手而立似是被贬下凡的神祇不同,南宫无言此人,五官精致,给人一种莫名的舒适感。

如沐春风,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吧。

圣洁到让人不敢亵渎。

可谁又能料到,这人心肠如此狠毒呢?用他缜密的算计,毁了沈君兮一生。

沈君兮微微垂眸,半晌后,终是忍不住声色中带着嘲讽,“不会。”

从他在北诏部署那一切的时候,从自己那不满三个月的孩子从腹中流失开始,从风儿和父亲离世开始,南宫无言所做的一切,劣迹斑斑,沈君兮永远都不可能原谅他。

而她知道,要报复一个爱你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他。

让他心知肚明,哪怕是他死了,也换不来所爱之人的一次回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