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者相对,才真是让在场的众人体会到了一把什么叫震撼。

雾绝尘一身黑衣,面白如玉,风华无双,他在战斗之时,一举一动皆美如画,真正是给人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感觉。

他的颜,他的风华绝代,足以让人如痴如醉。

上百万人的场地,因为两人的比斗,硬是没有再发出一点声音来,仿佛呼吸都轻了起来。

而一身白衣的天衍,气磅如海,势吞山河,虽然他一刚开始的招并没有直接用道修的手段,只在力量中带了一点圣元力,可就是仅仅轻飘飘的一招,整个几千平米的比赛台顿时气浪翻腾起来,那些力量散了部分在空气中,让整个比赛台狂风大作。

而他的攻击,更是力量化成了一有形的刀,那刀似月,美而弯曲,带着破吞山河之势朝雾绝尘而来。

雾绝尘神色没有一丝变化,突起的狂风吹得他衣袍猎猎作响,让他整个人更添几分神秘飘逸。

待那月牙之刀逐渐变大,到了眼前时,雾绝尘只是轻轻跨了一步,他整个人已经到了天衍的身后,离原来的位置足有千米远。

“呼呼。”

只是那月牙似的刀并没有因为雾绝尘离而去收敛锋芒,反而发出‘呼呼’之声,追寻的的速度更快了,那‘呼呼’之声,便是划破空气的声音。

只一个呼吸,它又到了面前,却听天衍道:

“没用的,我们天家的武道秘法,力量外放,形成带有杀伤力之器,只化物一出,它就会锁定目标,不见血绝不会停下来。”

听了这话,再次见力量月牙之刀朝他而来的时候,雾绝尘没有再运行步伐避开,看着那月牙刀刃闪着森寒光芒,雾绝尘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玉梳子来,直接朝那快到极致,肉眼根本看不到的月牙刀刃扔了出去。

天衍觉得好笑,这样的反击,这样的人,真的是天家等着,等了几百万年的人吗?

哪怕他和天家留下来的那神画中的男子一模一样,天衍还是觉得他们不像一个人。

如果他真是那人,气息不应该如此弱,恐怕他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败了。

而现在,却见他打算拿一把普通的梳子来对抗他堪比破山神刀的月牙刃,天衍只觉得荒谬。

而更荒谬的在后面,众人都震惊雾绝尘竟在这样危险至极的关头扔出一把普通的梳子,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还有,他一个神玉无双的男子,身上带一把女人款式的梳子是怎么回事?

此时众人几乎以为会看见黑代见血了,却不像就是那把普通的梳子,对撞上那月色之刀时,却像王对王,像两座星辰相撞,发出惊天动地的碰撞声,整个的比赛厅都颤抖一般的摇晃起来。

像十二级大地震似的。

这样的声势太大,要不是地下决戮场设施都非常坚固,再加上几千平米的比赛台外罩着武圣大能者的力量隔离罩,那破坏力恐怕会更大些。

“噼啪——”

轰隆过后,是什么的破碎声响,原来是天衍用了五层力量凝出来的攻击之器,被梳子强大的力量分解得支离破碎,无影无踪了。

天衍眼睛都睁大了。

怎么可能?!

心中更是震惊得无以复加!

明明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玉梳,如何有和他明月之刃比的实力?

而雾绝尘在丢出那把梳子时心中却是懊恼的,他本想着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把武器来对抗,在最后关头却反应过来,在这奇怪的世界,似乎储物戒指什么的都打不开,而他浑身上下,只有放怀中衣服里的那把梳子了。

扔出去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扔了什么。

那是他逛了无数条街,踌躇了很久,挑选了很久,为黛买的梳子,还没送出去就要毁了么?他不允许!

至于买梳子的桥段,那是半个月前的事了。

想着快见到李黛了,他便去挑礼物,但脑子里空空如也,不知道女孩纸喜欢什么,他就到处寻找着,观察着,发现那些女子对梳子似乎特别钟爱,因为一家梳子店里,人群络绎不绝,一个个女子从里面出来,又有无数人进去。

想着这么多人喜欢的东西,黛也一定喜欢,所以他就进去买了一把。

至于用的黑币,是地下决戮场比斗分层得来的。

说起来也是误会,那天那家梳子店生意那么红火,纯粹是想着最近十六洲决赛比在即,整个圣都城人潮爆满,所以为了多盈利,商家采取了薄利多销的手法,在店门外明晃晃写着大降价,这不也就吸引了不少比较贫穷,浑身黑币很少的女子光顾,比较优惠时刻,谁都想着买来用用,也不会浪费。

就这么,傻傻的雾绝尘也就买了。

且不说那些,回到比赛台上,让众人无比惊异的是雾绝尘的行为,在那月刃之刀破碎的时候,雾绝尘身如鬼魅,以更快的速度一跃而起,整个人朝那梳子扑了过去,将要破碎的梳子死死抓在手中,因为动作太快,梳子上的力量反而让他的手见了血。

看到这一幕,是真的让人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刚才,刚才的他太快了,就是李黛同他的速度比起来,也是云泥之别,而如此快的速度,同刚才他扔出去的梳子的速度有得一拼,所以他是得把梳子的速度加快到什么程度,才能抵抗那力量型月牙刃的全力攻击?

没错,其他人想不通的问题李黛一下子却想通了,正因为雾绝尘让梳子速度快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甚至比光比电还快,所以当普通的小小的速度撞上强大的月牙之刃时,才没有落下风,发出惊天之威来。

这用前世的科学来解释,就是一个物体快到了极致,当对面来了一同样快速飞行的小东西时,那小东西可以毁掉一个庞然大物。

就像飞机在空中,它要是撞上了一只鸟,或者一个飞行小虫,那么小小的飞虫可以让整个飞机炸毁,这就是力量的原理。

而雾绝尘显然做到了这一点。

他让梳子快得超出了极致,这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没有绝对的力量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一把小小的梳子,也可以发出惊天之威来。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都赞同天下之功唯快不破的道理了。

且不说众人的惊叹,雾绝尘拿回自己的梳子后,看见上面一道弯曲的裂痕,小孩子般不高兴的嘟了嘟嘴,气呼呼的样子,让他强大神秘的气场全无,看的人更是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雾绝尘摸着心疼梳子,第一次没听地下决戮场管事的吩咐,黑幽透亮的眼睛似有水雾,十分委屈的样子,看着天衍:

“你弄坏了我的梳子,讨厌你。”

正准备发动第二波攻击的天衍一下子懵住了,这男人一会儿高冷神秘一会儿像孩子般赌气说话,什么道理?

果然性格是太反复无常了么?

此时无论是天衍还是在场的百万观众,都没有发现雾绝尘是脑子有问题的,只以为他是强大的高人,性格多变乖张,脸色也是说变就变。

“讨厌你,不打了。”雾绝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似乎不想玩了,动了真怒,所以直接袖子一甩,像日月星辰般的力量朝天衍扑面而来,天衍脸色大变,想运行起最高级别的功法抵抗,却发现自己在这样的力量下如蝼蚁一般渺小,无论是武者之法还是道法,都无济于事,他只能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整个人凌空飞了起来,像断线的风筝般朝比赛台下而去。

“咚!”

沉重般的巨像,天衍感觉浑身骨头都断了,而罪魁祸首在甩了那袖子后,根本没有看他,还在那里摸着那把梳子。

比赛以这样诡异的方式结束了,众人不敢置信的同时也觉得完全不过瘾,根本没有看到极端火拼的精彩情节,这让观众一下子从两人的颜之中醒悟过来,沸腾了起来。

“啊啊啊,女人,尘尘好伤心的样子,你快到他面前去安慰他。”

空间里传来降魔琴鬼哭狼嚎的声音,它嚎着嚎着,见李黛不为所动,看着雾绝尘模样,太心疼自己崇拜的主人了,所以再也顾不得其他,偷偷给雾绝尘传递了一丝信息波。

李黛敏锐感觉到了什么,神念回空间,却什么情况也没发现,只能放弃。

而接受到降魔琴信息的雾绝尘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朝百万观众席看去,只神念全一扫荡,就发现了李黛。

他看也没看其他人,欣喜的从台上跑了下来,风风火火的像个幼稚的孩子。

只不过他的颜实在太高,不熟悉他的人根本没法把他往傻子的方向靠,因此他一动,无视比赛台在圣者设置的隔离罩,无视比赛完必须从后台返回的规矩,就那么冲进了观众席中。

他的行为惹得所有人侧目,不知他要干什么,目光纷纷朝他追随而来。

而被那无可匹敌浩瀚如星辰般力量拍在地上的天衍,目光也追随他而去。

虽然这次的比斗结束得很荒唐,但天衍知道自己输了,哪怕时间再拖得久一点,哪怕他使尽手段,也是赢不了的。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反抗都是无用的。

其实不用他甩袖子的压迫逼退,第一招他主动出,而他只是用一把梳子就对抗下来了,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所以他输了,输得心服口服。

哪怕这样的输赢来得实在太快,但不可否认,从知道他同天家之秘地里那神画之人一模一样起,他充满了不认同要来挑战他起,到了此时此刻,他是真的被折服了。

几百万年前的天家甘愿为君守着这一方世界,等候它的主人来取该取之物,那么几百万年后的今天,他得说,不管他是不是那画中人,他都会选择臣服他,听随他。

崇拜比自己强大的人,是天家骨子里的性格,哪怕天家的老老老老老老老祖宗曾经说过,那人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也没有刻意去收纳什么追随者,但就是那么天人淡外出尘的一个人,却有无数人为之疯狂,甘愿为他生为他死,哪怕生生世世世世代代都近不得他身,只能像个望夫石一样住在离他天宫遥远圣山的外面,但却没有人愿意离开。

天衍是永远无法理解祖先们对画中人的那种崇拜和疯狂的,甚至每一代天家第子的教育,都强行灌输要爱画中人,要世世代代追随他,要无怨无悔,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除非天家灭,否则天家之子不可做对不起那人之事,一点不尊敬都不可以,被发现会神魂具灭,亲自由天家之主废去修为,灭杀之。

因为残酷的教育之法,导致很多年后,天家的后代子孙有不少人起了逆反心理,感觉自己被强迫了。

一个人的风华再盛,也不至于让人到如此疯狂的地步。

天衍也是起了逆反心理中的那么一个,因此得知道雾绝尘的情况后,自己偷偷摸摸来参加比斗了。

嗯,他是尾随另一位兄弟,也就是天家派出来参加十六洲决赛比斗的人来的,五十年前出来游历了一段时间,闯下了不小名头,这让低调的天家之主并不喜欢,不喜欢他的作为,所以被拘在天家秘地修炼五十年,如今有了出来的机会,他自然在那位兄弟打开结界时一起溜出来了。

然后就是接下来的事,他没胆子同那位兄弟碰面,就在圣都城到处晃荡,就那么知道了雾绝尘的事。

偶然看见他的模样,和天家那神画中人一模一样,本来就心有不服的他就发出了挑战了。

当然,他敢把动静搞那么大,也是不怕的,因为天家人没事根本就不会外出,而出来要参加十六洲比的那位兄弟,又是个死宅,恐怕来了圣都后,整天也是自己把自己关屋子里修炼,外面翻天了他也不会知道。

且不说那些,这么打一通下来,天衍对雾绝尘可是心服口服了。

什么叫洪荒般的力量,他是体会到了。

天衍起身,给自己吃了两颗丹药,果然浑身断得痛死的骨头一下子好了,天衍擦了擦嘴边的血,大跨步跟着雾绝尘而去。

而这边,雾绝尘快速跑着,没多久就到了李黛跟前。

好在有了李黛曾经的提醒,雾绝尘跑起来没有像第一次时那样蹦蹦跳跳的了,如果真那样跑,再迟钝的恐怕也发现他脑袋不正常了。

雾绝尘到了李黛跟前,很委屈的样子,把梳子塞进了李黛手里,难过道:“它,坏了。”

“什么?”李黛不是很了解他的脑回路,不就是一把梳子么,坏了就坏了,刚才在台上看他就有些不正常,如今为了一把梳子难过,李黛更觉得他不正常了。

呆呆傻傻的脑子,思维不是她能理解的。

李黛倒是没露出不耐的表情来,叹了口气,哄小孩一般道:“别难过了,你要真喜欢它,我想办法把它修补好,怎么样?”

果然这样一说雾绝尘整个人都开心了起来,傻傻的笑了起来,“好,这就修,我们离开这里,不喜欢人多。”

感受到无数人灼热的目光,还是各种探究的目光,似乎少了一开始的喜欢疯狂,他们看他就跟雾家那些人一样看他的样子,这让他很不喜欢。

“好。”李黛也感觉雾绝尘似乎有点露馅了,她还挺喜欢这个呆呆傻傻的人,干净纯粹,所以对于那些少部分不善的目光,李黛也皱起了眉头来,对着云锦几人道:

“走,我们也出去,该离开了。”

几人说走就走,不顾在场的起哄吵杂声,朝出口而去。

而杜青三人,还有后来的天衍都跟上了。

出了地下决戮场,感觉外面的空气都开阔了起来,几人心情不错,甩开了无数波跟踪之人,在一大酒楼门口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