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神色倒是很自信,既然你的武魂是弓的话,那就……”邵鑫顿了一顿,看向了左手中的豆子。

“我手中还有十颗糖豆,这样吧,我将这些糖豆依次抛向空中,成绩的话就看有多少糖豆掉落在地面上了。”

这些糖豆这一颗颗的大小也就比蚂蚁稍大一些,要是真的一个个抛向空中,别说射不射的到了,光是看不看的清都是个大问题。

邵鑫的确是出了个难题,真要是普通人,可能真是一脸苦恼。

“没问题”白雪皓淡淡的答道。

这种练习,自己几年前就能做到,唯一不同的是就是糖豆小了点,不过对现在的白雪皓也不是问题。

“好”邵鑫见白雪皓答得这么干脆,也是微微一惊。

这邵鑫老师,也最起码也是个魂帝吧,即使不是个兽武魂,想必身体素质也差不到哪里去。白雪皓心里推测道。

“开始了”邵鑫用食指和中指随手夹了颗糖豆,摆出架势,向上空抛去,糖豆抛出速度看起来与普通人抛出的没啥区别。

白雪皓只是看了看邵鑫老师动作,头都没抬一下,举弓、输出魂力,拉箭,动作一气呵成,十分流畅,好似没有瞄准,随意射了一下。

散发着微弱寒芒的魂力箭,在糖豆还没有升到最高点的时候,两者就已经相撞,都消失不见了。

整个过程迅捷无比。

邵鑫脸上很是平静,毕竟才第一颗糖豆。

又是夹了两颗,同时向上抛去,不过却是完全相反的方向,一个向东,一个向西,几乎是以邵鑫为一个对称点,两颗糖豆抛物线完全相同,而且速度明显快了不少。

此时,白雪皓面对两颗完全相反的糖豆,不急不躁,慢悠悠得向东西方向各自射了一箭。

这两箭毫无疑问都是射中了,不过奇怪的是,明明是先后射出的两箭,却是同时命中两颗糖豆,同时化为一片冰霜而消散。

两颗糖豆,对称抛出,对称消散,若是强迫症患者在一旁观看,心里一定舒服无比。

不过邵鑫不是强迫症,他抛出的两颗糖豆,只是靠双眼观察了一颗,另一颗纯粹是靠听力确定没有落到地面上,没有观察到白雪皓对弓箭的掌控力度。

不过,倒是旁边第二关测试的老者,看的很清楚。表面上很是平静,心里却对这精妙的控制力赞叹了一声。

邵鑫可还没结束呢。

唰唰唰,一连抛出了三颗糖豆,速度奇快无比。

这一次倒是没有扔到不同的方向,但是这三颗糖豆扔的方向却是以白雪皓的角度正对太阳的方向。

若是白雪皓抬头观察,必定会受到太阳光的刺激,难以睁开眼。

但是白雪皓抬头观察以后,睁大双眼,却是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丝丝魂力无意识的涌入双眼,点点蓝芒在双眼中闪烁。

白雪皓丝毫没有受到强烈阳光的影响,依然是引弓、拉箭,一支魂力箭矢凝结在弓上,但白雪皓却没有着急发射出去。

就在三颗糖豆,马上依次到了抛物线最高端,马上要下降的时候,白雪皓出箭了。

一点寒芒宛若一匹天马向上空飞奔而去,在这一瞬间,寒芒居然以一条直线,瞬间贯穿三颗糖豆,实现了一箭三豆。

“漂亮”一旁的老者都不得不为这神乎其技的箭术发出了赞叹。

这一箭,不管是对糖豆的观察、计算、还是对箭矢速度、时机的驾驭都堪称完美。

更加了不起的是这孩子,在关键的测试中居然能有勇气、有自信只射一箭,而不是保险的三箭齐发,技高而胆大啊。老者心里默默评价着。

邵鑫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给他玩了个小套路,没有任何影响,反而是他射出了完美的一箭。

邵鑫在看到那一箭之后,其实内心已经默认其通过测试了,不过还是得把测试弄完。

“注意啦,接下来我可要把剩下的糖豆全力扔出去了”邵鑫右手的五个手指之间夹了四颗糖豆,右手向后举起,做出了一个要用力向远处抛的动作。

突然,邵鑫嘴角露出了一丝狡猾的笑容,五指突然一松,四颗糖豆居然从指间悄然滑落。

白雪皓眼神一变,倒是没想到这个测试老师这么狡猾。

在看到糖豆,从邵鑫手里直直落下,白雪皓瞬间反应过来,脑子里也是过滤了多种方案。

要连续发射四箭时间上来不及,甚至发射两箭都来不及。

只发射一箭的话,这些糖豆是依次掉落,四个糖豆在一条直线上可能性几乎为零,而且就算有的话,这么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抓住这个机会。

既然这样的话

白雪皓脑内虽然考虑了这么多,但手上动作一点都没有耽误,以极快的速度瞬间射出一箭。

但是,这一箭好像因为太过仓促射歪了,没有射向糖豆,而是射到了…糖豆马上要掉落的地面。

砰,寒芒箭矢射向了地面爆发出一下声响。

噔噔噔噔,邵鑫还是保持着要抛出的姿势,没有回头,听到了糖豆落地的声响,内心狂笑了一声,哈哈,虽然你已经通过测试了,但真让你得了个满分,岂不是显得我的测试太过简单了。

这最后四个糖豆,虽然我耍了个小套路,但居然仓促到一个也没射中,看来还是我技高一筹啊。

邵鑫自信的没有回头。

而是故作高深、神色平静地走向了白雪皓。

“这次测试表现不错,十颗糖豆,只有四颗落到了地面,勉强算是…”

“等等,老师!我可没有让任何糖豆落到地上啊”白雪皓没等邵鑫说完,强势插嘴。

“我都听见四声落地声响了,年轻人说话要实在些。”邵鑫反驳道。

“我说老师,我想您还没有亲自看一下,您看一下就知道了”

“哼,我听到的声音还能有错吗,必定是你……额”邵鑫一遍说着一边转头看了过去,看到那糖豆的情况突然顿住了。

只见地面上已经结出了厚厚的冰层,而那四个糖豆,早已在冰层上,变成了四个冰球。

那四声声响,只是糖豆落在冰层上的声音,四颗糖豆落在冰层上后也是马上就冻结了。

白雪皓之前那一箭,并不是射歪了,而是为了达成,糖豆不能落在“地面”上的要求。

邵鑫沉默了一会,也许是在懊恼,为什么自己定的要求是糖豆落在地面上的数量,而不是白雪皓射中了多少颗糖豆。

“看来你的临场反应能力不错,那算通过我的测试了,你现在可以去第四关测试了”邵鑫脸皮厚的很,丝毫没有因自己的耍无赖而表现出异样,反而是将其称为锻炼测试白雪皓的临场反应能力。

“沿着这条路持续走下去,你会看到二百平米左右的空地,在那里会有一名看上去五十多岁的壮汉,他是你第四关的监考官”邵鑫给白雪皓指了指路。

“嗯,谢谢老师”白雪皓对邵鑫的测试无赖表现并不在意,毕竟是主考官,怎样测试是他的权利。

白雪皓很有礼貌的道了下谢。

不知道,现在他们四个,打赵无极现在怎么样了,能不能赶上唐三的暗器大爆发啊。

感觉记忆里小说描写这一段很精彩,想必视觉效果肯定很不错吧。

伴随着这样的想法,白雪皓很快到达了第四关考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