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暗中阴影

“不谈这个了,你看,最近,我找到了一件适合你的好东西。”韩灵父亲迅速转移了话题,紧接着,从自己勃颈上的一个挂坠拿了出来,塞给了韩灵的手上。

这是一个圆形的项坠,一圈接着一圈,蓝白相间,就像是一个小型盾牌一般。

韩灵父亲解释说道

“这是一件很稀有的冰属性魂导器,只要将冰系的魂力输入进去,就可以形成一个短暂的护心甲,威力可以抵挡一个普通强攻系魂尊的全力一击,我看你之前的魂技都是勇猛有余,而防御不足,这个小东西正好能弥补下你的缺陷。”

韩灵有些哭笑不得,之前他的第三魂技的全身冰熊铠甲,其防御力在魂尊之中已经是极为出色的了,已经完全弥补了他这个缺陷了,现在多出这么一个强度只是能抵挡一下魂尊攻击的魂导器,着实有些鸡肋。

但这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准备的礼物,韩灵自己也不好拒绝,很是高兴地收下来了。

“儿子,你先带着你的同学在家里好好逛逛,我这里还有些事情要忙,暂时先不陪你了。”韩宽在简单介绍了刚刚送的礼物,又嘱托了几句之后,就匆匆回去书房,忙自己的事务去了。

刚才韩灵的父亲在听到城外的失踪案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太对劲,而且自己的那种与生俱来的天赋,明显感觉的到,韩灵的父亲在那件失踪案上好像隐瞒了什么,白雪皓心里暗暗想到。

但是碍于韩灵父亲的身份,白雪皓也不好当面向韩灵说出这件事情。

在韩宽走远之后,韩灵手上拿着刚刚被给予的项坠,缓缓对白雪皓说道

“大哥,我已经有第三魂技护身了,这冰魂导器于我来说也没多大用处。而大哥你身为弓箭手,防御方面还是有点差距,不如由你来接手这件魂导器吧。”

“这不好吧,毕竟是你父亲为你选择的礼物,即便没多大用,戴在身边也好。”白雪皓缓缓摇了摇头。

“大哥,你还跟我客气什么,父亲那边之后我再和他说说便是,后面我们可能还要直面邪魂师,大哥你又是绝对主力,有一件魂导器护体更有保障。如果你不肯接受,就当我暂时借给你的,等这个事件解决了,之后回到学院,开学再还我也不迟。”

“好吧。”白雪皓见他这么坚持,也是不在推脱,有这么一个魂导器护体,说不定某些时刻还真能起到关键作用。

据刚才韩宽所说,这是来自北方的稀有魂导器,在魂力输入进去以后,在胸前会形成一个冰心护甲,而且只有冰属性魂力才能成功激活。

“大哥,要不你先自己在这附近逛一逛,我和父亲再商量些事情。”韩灵作为亲生儿子,自然是比白雪皓还要敏感,也是感觉到韩宽有着什么事情瞒着自己,至于到底是什么消息,韩灵觉得可能只有自己私下和父亲相谈,父亲才可能具体告知。

“好的,韩灵。如果得知什么重要情报,告诉我们一下。我在你家里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那我先去城里逛一下,打探一下消息,至于贾全、刘贵你们先和韩灵一起,有什么事情你们也能相互照应下。”

另一边在书房内的密道中,韩宽脸色惆怅,嘴里喃喃道

“唉,前两天,还幸运地感慨把我那俩没出息的儿子去外地经商了,没想到,韩灵这孩子,回来得真不是时候。”

“家主,需要让少主知道那件事情吗?”这个时候在虚空之中,突然冒出一股男声,紧接着,在韩宽的影子之中,一个黑色影子从其地面上慢慢浮现出来。

韩宽面对这个影子的出现没有任何意外,这是韩宽花费重金培养的影子侍卫,是整个诺科城里那三个魂王以外的最强者,一位四十九级魂宗,属于韩家的秘密武器。

“在事情为查清楚之前,知道的人还是越少越好。这城外的失踪案,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真的是普通的绑架案,还是有其他目的,不过老萧家私生女连带着钥匙失踪确有其事,我们也绝不能大意。

总之,你就先守在韩灵这孩子身边,我的安全就就由我弟弟来负责,彻底把事情调查清楚前,你务必要确保韩灵的安全,同时要注意他别做些傻事。”

“是,家主”

影子侍卫在恭恭敬敬摆了摆手之后,便消失了。

另一边,白雪皓留在韩府,用处也不大,决定先去魂师工会一趟,看看陶时那边调查地怎么样了。

不过,在白雪皓从韩府走出门的时候,在离韩府门口不远处的小巷里,两个人影在紧紧盯着白雪皓离去以后,其中一人,在迅速掏出纸笔,写下了什么东西以后,将写下的纸张交给了另一人,之后便朝着白雪皓离开的方向离开了。

而拿到信的另一人则是朝着另一方向,默默离去。

半个时辰后,在某一处不为人知的的地方。

一个身披黑袍的老头,脸上的皱纹好像是不知多少年的松树,身上的肉感觉就像骨头包着皮一般,精瘦无比,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僵尸一般。

此时的他正拿着手上的信件,用着一股磨砂般地声音,对着坐在椅子上的一个正在拿着刀叉,享受着肉食的中年人说道

“汉尼,三米那边传来了一个好消息。”

“噢,什么好消息。”中年人像是一个道。

“韩宽那老家伙的儿子好像回家了,这样我们可选择的目标就多了一个,不必一直盯着那个闭门不出的老乌龟了。”

“好,之前的计划一直停滞不前,有这么一位新目标,说不定就是突破口。”这个中年人听到这个消息眼前一亮,将刀叉放下。

“不过,三米虽然打探到了那个韩家少爷回来了,但是府上一共多了四名陌生的少年,她目前还不确定到底哪一位是那位韩家少爷。”

“你也不知道那位韩家的小少爷长什么样吗?”中年人眉毛一挑说道,语气有一丝不悦。

这僵尸般的老者继续用沙哑的声音回答道。

“汉尼,我们到这个地方来还不足两个月,只凭我们几个人打探到的消息也十分有限,这位一直在外地上学的小少爷资料实在不多,不过能够确定的好像就是他那冰系的变异器武魂,听说,因为其很是稀有,当年韩宽那老家伙还大肆宣传过。”

“不过说到,冰系的武魂,昨天晚上我有一个可爱的小家伙,遇到了一位冰系的魂尊,受到了冻伤,再加上冰系变异器武魂的稀有度和时间的巧合性,说不定昨晚在村外行动的就是那位韩家小少爷,”

那中年人有继续说道:“嗯?你有方法能确定那人的位置?”

“我那些小可爱们的只要亲密接触过一些生人,身上的气息便会在那些生人身上沾染一些,虽然持续不了多久,不过这才过去不到一天,凭借三米的敏感性,还是很容易确定的。”

“好,立刻联系三米,想办法搞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