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三米

三米是一名邪魂师,同时也是一名孤儿。

她的武魂从小就很特殊,她的武魂不是别的,是一具尸体,她自己的尸体。

不知这到底是兽武魂还是器武魂,小时候的她也没有考虑这么多,当武魂附体的时候,她自己就会变成一具尸体,能够自由活动的尸体。

那个时候她,没有心跳,血液不再流动,体温也会消失,所有特征和尸体一模一样,当然除了会动,会思考以外。

但是如果不亲自接触她,除了脸色苍白一些,普通人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小时候的她还是如大多数孩子一样有一个很是平常的童年的,当然,别人问起她的武魂的时候,她也就支支吾吾含糊过去了。

幸好,她出生的地方只是一个小城市,一个比起诺科城还要偏远的城市。没有人会过分追究这么一个奇怪的小女孩。

但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她到达了十级,准备获得魂环的时候,就再也不复存在了。

不论是什么魂兽,十年魂环,还是百年魂环,她都无法成功吸收。

不是那种像寻常人一样,自不量力的失败,每一次,她都能比任何人轻松地吸收魂环,但是魂环进入她的身体以后,就像是汽化了一般,消失地无影无踪。

虽然,那个时候的她是整个魂师学院里最天才的,但是,没人能解释这奇怪现象,无人能解决这奇怪事件,让她在整个学院里逐渐变成了最为垫底的人。

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无论是天赋好的,还是天赋差的人都纷纷跨越了十级的门槛,不论是十年魂环,还是百年魂环,他们一个个都收获了自己的魂技,只有她停留在最初,原地不前。

也有许多人询问她的武魂到底是什么,但是她知道,以这个武魂的特殊性,是不能让世人知道的,她也一直闭口不谈。

渐渐地,老师们也是逐渐放弃了这位曾经的第一天才,将目光放到其他更耀眼的学生身上。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大师,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精力,研究武魂的特殊性,只是发生在一个孤儿小女孩身上的小概率事件,随她去吧。

又是过了两年,距离自己升到十级已经过去四年了,期间她并没有停止修炼,身边的同学,换了一茬又一茬,不论是嘲笑她的,鼓励她的,安慰她的,一个个都随着自己的脚步前进了,没有一个人等待她,她一直是这么一个人。

也许是特殊武魂的缘故吧,一直孤独的她,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城外的乱葬岗,这里只是一个小城市,人多地小,许多死去的人都只是在这个地方草草掩埋,甚至掩埋不深的,经过雨水的洗刷,都会露出一部分来,除了必要的事情外,没有人愿意到这里来。

但只有她是个例外,相比起学院里各个复杂的人以外,她觉得这里更加安静,这里没有同情,没有失望,更没有嘲笑,有的只是随着时间变为白骨的肉体,只有弥漫在空气中的尸臭味。

在这里,她可以肆意放飞自我,在这里修炼,在这里唱歌,在这里与尸体说话。

每日的修炼,虽然不会带来魂力的增长,但是她也确实感觉到了一些变化,这种变化,是来自武魂附体后的她的肉体,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力气好像变得越来越大,连带着身体素质也变得越来越夸张。

这个时候的她,已经可以举起,连学院里那些二十多级的老师们都难以举起的巨大石块,就连深扎于土地之下的大树,都可以轻松拔起。

没有可倾诉之人的她,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其他人,只是将这个秘密保留在自己的心底。

但是,人终究是个社会动物,她不可能常年呆在乱葬岗里,学院依然是她长时间所呆的地方,这个时候,她已经十岁了,虽说魂力没有增长,但是十岁的她已经开始长得亭亭玉立,初显了一个美人的姿态。

一个孤苦无依,没有父母,没有朋友,也没有实力的小女孩不断在学院里晃悠,自然也是引起了某个禽兽老师的变态心理。

以随便一个理由将三米约出去谈心以后,他就展开了自己的禽兽行为。

天赋有限的他,一辈子也只能是二十级出头了,他这一辈子也没什么大目标,只要在这个小城市里,混得怎么舒服,怎么来就行,一个没有任何靠山的小女孩,办了她又能怎么样。

于是不顾三米的哭叫、嘶喊,他要强行提枪上阵,自信的他,没有开启武魂,自以为,一个十级的小女孩魂师,没有魂环,开启武魂又能拿自己怎么样。

面对眼前这个衣冠禽兽,不知所错的三米,慌乱之中开启了武魂,就在对面将要提枪上阵的一瞬间,小女孩巨大的力气以及骤然伸长变硬的指甲,瞬间贯穿了这个自信老师的胸口。

温热的鲜血好似喷泉一般,喷洒在三米脸上,眼前这个衣冠禽兽带着一股难以置信的表情倒落在地上。

更加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在杀死这个人的一瞬间,小女孩突破了十级的限制,而且还是一跃升到了二十级,在她的身上一个深邃的黄色魂环悄然凝聚,一切都是那么流畅、自然。

这个时候的她,也知道了自己根本就不能通过猎杀魂兽获取魂环,想要获取魂环的话,能够做到的,只有猎杀自己的同类,只有猎杀人类。

在了解到了自己的情况以后,她只是清洗了下身上的血迹,匆匆回到了学院,没有向任何人道别,拿起了自己的东西,离开了这个小城市。

未来的她也逐渐得知,自己如果要想继续向前走,唯有猎杀那些比自己等级还要高的人类。

要想成为大魂师,就得先杀一名大魂师。要想成为魂尊,就得先杀一名魂尊。

想要成为封号斗罗,就得先杀一位封号斗罗。

有时候上天就是这么不公平,明明她也想像其他人那样,只是拥有一个平常魂师的生活,哪怕是资质差一些也无所谓,这样,她也能拥有一起进步朋友、拥有伙伴,甚至还可能拥有将来一起度过人生的家人。

但是,很可惜,她不是,她的武魂注定只能让她生活在太阳的阴影之下。

她就是世人眼中的邪魂师,即使她除了魂环晋级之外,没有杀过任何一个人,即使那些自诩正义的魂师手上沾染的鲜血比她还要多,她依然是世人口中的邪魂师,在她武魂暴露的那一刻,她就会被世人所唾弃,被世人所追杀。

如今十六岁的三米早早便已经是一名魂尊了,六年间,不断地闯荡于各个城市之间,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但无一例外,在见识到她的武魂之后,都刻意拉开了距离。

一年前的她犯了一个失误,不得不受制于人,听从某人的命令。嘲讽的是,现在控制她的人居然是这六年间陪伴她最长的一人。

现在,她所要面对的正是白雪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