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是在麻袋里,但是有着明灵目的作用,周围的景色还是一点不落地落进了白雪皓的视野之中。

这里的地区已经虽说还是在城内,但是已经是远离市区中心的郊区,不能说人迹罕至,但是周围的确很少有人经过。

整个郊区,最为令人瞩目的便是一所很大的宅院,宅门之上没有任何标识,看起来好像是一所秘密场地。

三米凭借着优秀的身体素质,没有经过正门,只是扛着白雪皓轻轻一跃,便进入了院内。

院落十分的漂亮,各色植物林立,尤其是其中的花朵,淡黄的、紫红的、雪白的种类繁多,五彩缤纷,组成了一个大型的花园。

众多环绕在花儿周围的蝴蝶和蜜蜂在飞舞着,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其中最为瞩目的,则是花园最中央,那朵众星捧月,宛若霸王花的一朵巨大红色花朵,不仅是有着远胜周围花朵的灿烂外表,就连香气也更芬芳扑鼻。

不过令人有些奇怪的是,虽说在花园中的蜜蜂和蝴蝶甚多,就算中心处有着更为浓郁的香气,但是没有一个在那霸王花附近飞舞的,好像哪里是所有它们的禁区一般。

三米驾轻就熟地行走在花园的道路之中,无视其中来回飞舞的蝴蝶蜜蜂,直奔那朵惊艳夺目地巨大花朵。

那个巨大花朵好像是有回应似的,原本侧向朝着三米的花蕊,居然缓缓地朝向三米这边转了过来,令人毛骨悚然。

三米对此也毫不奇怪,不知从哪掏出一个像是种子似的东西,向那花朵抛去。

那鲜红的花儿像是野兽一般兴奋地颤抖起来,呲啦一声,那花蕊中间居然裂开了一道像是野兽一般的巨大口腔,露出了惊悚的,锯齿状的牙齿,和沾满了口水的长形舌头,使得原本鲜艳美丽的花朵,看起来极为的恐怖。

花朵嘴巴之中,那红色长舌以迅雷之势,将三米抛出的物体接住,快捷回收,咕嘟一声,吞了下去。

紧接着,这恐怖的花朵好像是受到了什么莫名的刺激一般,嘴巴和根茎迅速扩张,那锯齿状的牙齿开始向内收缩,分外诡异。

等到了口腔和根茎膨胀到了一米左右的宽度,这种诡异的变化才停止了下来。

此时,出现在三米眼前的是,是一个看起来通往地下的秘密通道,而通道的入口花朵中心,那个牙齿已经消失的巨大口腔。

三米丝毫不犹豫,直接扛着白雪皓,轻轻一跃,便从那口腔之中跳入了进去。

那红色花朵,在三米跳入之后,像是一个饥饿的野兽一般,舔了舔舌头,接着,不管是花体还是根茎,迅速收缩,几息之间,口腔闭拢,又变回了寻常花朵的模样,在风中慢慢摇曳着。

而在另一边,白雪皓顺着一个弯曲的通道,只是过了几秒的时间,就以自由落体的方式,碰触到了地面,准确的说,是扛着白雪皓的三米,落地了。

这里是一个漆黑寒冷,昏色阴暗的地下室,唯一的光源是插在墙壁之上的燃烧着的火把,落地所在虽然有些狭窄,却是有着好几处通往其他方向的道路,好像是连接着不同的地方

这里就是邪魂师们秘密所在地了,而且进入的方式真是闻所未闻,居然是从花儿之中跳入进来,完全是颠破了寻常机关暗道的理论常识,如果不是内部之人,恐怕再怎么寻找,都不会发现这个通往地下的机关。

落地三米还没有所行动,其中一个通道的阴影之中,一个瘦小的身影,悄悄咪咪现身出来。

身着黑色长袍,枯槁的面容显示着其不小的年纪,正是赶尸人,林格。此时的他,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三米,看起来好像是等候多时了,用一股宛如磨砂一般的声音说道

“三米,看样子你的任务是顺利完成了,目标应该没有搞错吧。”

“没有,冰系器武魂魂尊,还带着韩宽之前一直贴身佩戴者的吊坠,目标肯定是他没错。现在他中了软筋花粉,短时间内肯定是动不了了。”三米缓缓回答说道。

“很好,三米。果然没让我失望,接下来只要把最后的钥匙弄到手,便可以了。”

“能问一下,你们谋划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吗?”受到白雪皓暗示的影响,三米下意识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哼,这你就不要管了。总之,等东西到手,我便会彻底放你自由。”林格冷哼了一声,语气冷了下来。

“好,我不会在多问的。”四感的影响有限,三米也只是进行这种程度的了解了。

不过,白雪皓幻瞳的影响还不止如此。

三米说完,将自己身上的小镜子拿了出来,送到林格面前

“你这是什么意思?”林格的语气之中,有一丝不解。

“离别礼物,虽说一直是帮你做事,但毕竟也是受你一番照顾。”

对面的林格老脸之上明显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三米的这种操作,随后心里不屑地笑了笑,还真以为我到时候会放过你吗?现在居然还有心情送离别礼物,果然,就算武魂特别了点,说到底还是个天真的小姑娘。

等那东西到手,就算你再怎么抵抗,也会彻底成为我最强的活体僵尸。

当然,林格可并没有将这些想法表现出来,为了让三米安心地干下去,他还是假装乐呵呵地收了礼物。

显然,受制于斗罗世界中的常识,老头林格并没有意识到小镜子的特别之处,随手将其放入了口袋之中。

紧接着命令道,

“接下来,你把韩家这小子放进地牢里面,汉尼的花粉用了这么多量,没有一天的时间是醒不过来的,接下来你就负责每天给他喂食,并且在事物之中掺入花粉,保证让他在东西到手之前活着就行。”

“是”三米回答过后,很是干脆的提着白雪皓往着其中一个通道走了进去。

在通道的尽头之处,白雪皓则是理所当然的被三米直接给扔到了某个牢狱之中,确保牢门锁好之后,就撒手不管了。

显然,不管是三米还是那位林格,都对那花粉极为放心,没有任何一人亲自留下俩看管白雪皓。

而在牢狱之中的白雪皓也是乐得清闲,拿着自己的小镜子,看看能不能从镜子另一头获取什么有趣的消息。

幸运的是,没过多久,那位拿着镜子的林格,很快就与另一个中年男声开始展开了对话。

而接下来他们谈话的内容却是验证了白雪皓的猜想,并且透露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