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进击的胡列娜

这一位正是武魂殿的圣女胡列娜,而现在她现身于此地的原因,就是武魂殿一直通缉的要犯,食人花,汉尼。

汉尼是其本名,而“食人花”则是武魂殿真对其武魂所取的针对性外号,每个通缉要犯都会取一个总结行的外号,好让相关的执法人员会时刻记住其特性。

而且,起外号还曾经发生过奇葩的事情,曾有通缉要犯因不满武魂殿所起的外号,孤身一人到武魂殿总殿去讨个说法,结果被武魂殿长老满足意愿,当场改了个更难听的外号并将其拿下,成为了通缉犯人圈子里的传说。

而汉尼很是特别,他之前是武魂殿的专属人员,曾经在武魂殿的天才训练营当一名植物系武魂讲师。而他隐藏的也很完美,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显露出他食人花那恐怖的嘴巴。

其他人也并没有发现其武魂的特殊之处,就连测试人员也只以为是植物系武魂,太阳花,只当是一种较为高阶的植物系武魂,平常也在武魂殿的后勤管理处负责伙食。

汉尼为人平常十分礼貌,甚至可以说异常绅士,每天都穿着整洁干净的衣服该学生们上课,还颇受欢迎。

但是,暗地里,他却悄悄展露出了其武魂的邪恶性质,那就是,食人。刚开始只是以普通的无魂力的平民为目标,行动低调且频率不高,而且作战经验丰富,再加上其影响不大,也就一直让他逍遥快活了好长一段时间。

汉尼自诩为美食家,每次得到了猎物都会准备好长时间烹饪一番,做成令人垂涎的肉食品,而且,更令人浑身战栗的是,他还经常拿着被烹饪好的人肉美食邀请一些不知真相的同事共餐,询问他们是否美味。

而不明真相的其他人吃得却很是满意,甚至都连忙询问是什么肉,不过,这都被狡猾的汉尼以一种稀少魂兽给推脱掉了。

而这其中没人曾吃过人肉,对于汉尼的话也是没有任何疑问。

但是,渐渐地,平民的肉质越来越满足不了他日益增长的肉食欲,魂师便成为了他下一个猎杀目标。

汉尼便将毒手伸向了那些孤身的平民魂师,一两个平民魂师的消失,没有人在意,而且也很难去注意。

果然,汉尼在享受的过程中,慢慢地发现,魂师不仅仅是肉质比起普通人要更加美味,而且对于他的武魂修行有着极大地促进效果,并且武魂品质越好的人,增益效果越大。

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就连那些平民魂师也满足不了他的胃口,他需要的是拥有哪些更高级武魂的人,于是人面兽心的汉尼便将目光瞄准了其所在的武魂殿。

当然,身为内部人员,他当然知道武魂殿强大魂师数不胜数,这些人汉尼,吃不起也惹不起。

然而在武魂殿内部,也是有着一群武魂质量极高但实力还远远不够的一群人。

也就是武魂殿的天才们。

而汉尼就扮演着一个狩猎便利的最佳角色。

武魂殿内部是有着完善而系统的新人魂师培养机构,而其中最出色的机构便是所谓的天才训练营,这些机构远远不断地为武魂殿输入这新鲜血液,而从这些机构中能够脱颖而出的当代最强的七个人,会被武魂殿选为正式的全大陆高级魂师比赛的选手,为武魂殿争取冠军荣誉。

而胡列娜正是这一代最强的一位,现在年龄还不足二十的她已早早成为了一名魂宗,即使对上现在的食人花汉尼,也毫不逊色。

但是,当时,汉尼对这武魂殿的天才营下手的时候,她却只是一个还没到达魂尊的小女孩,实力远远不及现在。

那时,在胡列娜那一级的天才训练营中,受害者只有一位,一个小女孩,是一名植物系的小天才,同时也是胡列娜的从小玩到大的最好闺蜜。

谁都没有想到武魂殿内部人员会是一名潜藏已久的食人邪魂师,更没有想到汉尼会对武魂殿的新人天才下狠手。

武魂殿对于自家的天才还是极为重视的,在胡列娜意识到自己的小伙伴莫名消失不见以后,立即向上面报告,教皇比比东更是亲自下令,从发现到行动,在武魂殿各个奇人的帮助下,不到半天的时间,就将目标锁定了汉尼。

而这时候的汉尼也是知道武魂殿的本事,早早地享受了小女孩的心脏料理,毫不留恋地逃之夭夭了,只留下了小女孩那狼狈不堪的尸体。

本来,以武魂殿的本事,就算是汉尼提前三天脱逃,也完全可以轻松抓来,但是,在看到同伴那脸色难以置信的尸体以后,悲愤的胡列娜单独请求教皇比比东,要求暂时不要动手,以后自己会亲自了结他,来为自己的闺蜜报仇。

比比东看着眼神之中有着有着仇恨驱使的胡列娜,就像是看到了当年的自己,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她的要求。

现在,数年过去了,胡列娜的实力完全不逊色于当年的汉尼,一听到了手下关于食人花的消息,在向教皇禀报之后,就匆匆赶了过来,只为了能亲手血刃当年的仇人。

以前的胡列娜也是偶尔听到关于汉尼的情报,无奈当时的实力还不够,都一直搁置着,而现在汉尼的行为于之前的情报大相径庭,这一点便是引起了胡列娜的注意。

能被称为武魂殿的第一天才,可不光表现在武魂天赋之上,在知识、智慧的培养上也是毫不逊色的。

尤其是对于汉尼这种无利不起早的人,呆在这种,可以称得上三流小城市的地方一个月之久,绝对会有什么猫腻。

而在本地能有什么吸引着汉尼,不管是人还是物,在胡列娜的思考推测之下,在排除武魂殿的情况下,最大的矛头都指向诺科城最大的地头蛇,三大家族。

胡列娜在客椅上,对着眼前的肥胖中年人问道

“任殿主,听说你的武魂在战斗方面虽然不怎么样,但也是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几十年了,这么长时间了,有没有了解到关于本地的三大家族什么特殊的情报。”

此时,富态肥的任殿主心里咯噔一声,没搞清楚眼前的小姑奶奶到这里来到底是要干什么,如果让她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来的虚假上报和贪污受贿,那自己不仅职位不保,性命都有可能受到威胁。

此时的他虽然还搞不清胡列娜此行的目的,但还是一脸谄媚,如实报告了关于诺科城自己所知的任何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