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最后的钥匙

“这三个家族,虽说在本地势力够大,但家族内最高的实力也不过是魂王,放眼整个大陆实在是没什么特别的。要说真有什么特别的我想想哦,对了,十级年前在和萧家喝酒的时候,我隐隐约约曾经听过,他们三家一直有什么共同保管的祖传宝贝,我当时就想,这破地方,出来的人最强大的都没超过魂王,留下的东西能有什么宝贝,也就笑了笑,没有在意,至于其他的,还真想不出有什么特别的。”

任殿主一边流着冷汗,一边谄媚地回答道,也许是因为心里紧张的作用,连带着十几年前的老事情都被他给翻出来了,只希望自己的回答,能让眼前的姑奶奶满意,转一下注意力,不要让自己贪污受贿、虚假报账的事情败露出去。

“行了,那你退下吧,我自己一个人好好静静。”胡列娜摸着下巴,一边思考着,一边霸气地命令道。

“是,圣女大人。”任殿主稍稍松了口气,礼貌性地鞠了鞠躬,轻掩门房,便离开了。

独自一人在客房的胡列娜,凭借着女人和狐狸的天生直觉,那个任殿主口中的宝物,很可能就是,食人花,汉尼的目标。

正在思考的时候,胡列娜从空间魂导器中拿出了一个奇特的指针,这正是武魂殿内部的魂导器大师的作品。

受到磁石武魂的启发,而发明出的寻人指针,这个怀表式的指针内部有一个小小的凹槽,只要放入一些要寻找之人的身体部分,其指针便会朝向主人转动。

不过,这个魂导器虽然功能强大,但毕竟是一个初代实验作品,还是有着不少的缺陷,这个指针的寻人功能,只有目标在方圆二十里内才能有效,而且,就算在目标的二十里范围内,也是不能立即生效的。

只要目标在其效应范围内,该指针会呈一百八十度的范围内,来回晃动,表示目标进入该范围,而且这个晃动,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只有随着时间流逝,晃动的范围才会逐渐缩小,最后直到固定不动,才能最终确认目标所在。

在这寻人指针内,放的是当初遗留在其武魂殿内部员工房间的汉尼自己的头发,在教皇的嘱咐下,被当时的搜查人员刻意保留了下来,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

现在,眼前的指针,放入汉尼的头发已经有三天了,从最开始的一百八十度大晃动,到现在只在三十度,范围内进行晃动了,要不了多久,等到指针固定的那一刻,胡列娜就可以亲自出手,取下汉尼的项上狗头了。

想到了这里,胡列娜的眼神里回忆起了自己的闺蜜音声笑容,除了自己的兄长,成为无父无母自己的第一个朋友便是她了,虽然,中间偶尔有过小矛盾,但是胡列娜早已将她当做了自己最要好的伙伴了。

然而,自己的最亲密的闺蜜,居然被汉尼这种人渣,满足自己的私欲而被害,从自己闺蜜尸体上那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上,都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当初单纯的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想到,之前这个一直笑嘻嘻,行为绅士的武魂殿职员,汉尼,会对她下此毒手。

这次,自己绝对要亲自取汉尼人头,来祭奠她。胡列娜狠狠地握住了手中的指针,暗自发誓道。

与此同时,在韩府的书房之内。

“什么!武魂精粹,老爸,为什么,我们三个家族里会藏着这么个东西。”韩灵瞪着大眼睛,不禁惊呼道。

“嘘你小声些,吼辣么大声干什么,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件事情吗。”韩宽连忙上前去用手堵住了韩灵张大得嘴巴,虽然知道不可能有其他人,但还是下意识地向周围看了看。

韩宽缓缓呼了口气,接着又耐心解释到

“至于我们三大家族,共同储存这件秘宝当然是有原因的,在一百多年之前,我们三大家族共同发现了这件秘宝,虽然彼此顾忌,但都默契的共同封锁了消息,这才使得消息没有外露。当时三家实力相当,都想夺取这宝物,但都互相监督着,三方都无从下手,而且,在不知道使用之后会发生什么的情况下,哪一家要是敢偷偷摸摸使用,必定会遭到其余两家的全力打击。”

“就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由于时间拖得越长,消息泄露的可能性越大,因此三家共同制定了一个协议,先将武魂精粹暂时封存起来,只有出现一位能被三家家主和长老所共同认可的,举世无双的天才之时,才会秘密给其使用。说实话,在我们这个小地方,你的天赋已经是我们整个诺科城近百年来天赋最出众的魂师了,本想让你毕业后,尽量去争取的,没想到会出现这档子事情。”

“这个秘密只有三家的家主及其亲信才知道,你之前因为年纪太小,才没有告诉你,现在很有可能外人知晓这个秘密,在秘密谋划着武魂精粹,我怕你遇到危险,才不得不提前告知于你真相。”

“危险?我什么情报都不知晓,有什么危险的?”韩灵摸着头脑不解地问道。

韩宽拍了拍韩灵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当初我们三个家族的先祖,花重金买了一件连魂圣攻击都可以防御的了的橡胶合金保险箱进行封存,而箱子的钥匙便是分成三把,每个家族各保存一把,只有三个钥匙共同作用才可以打开宝箱,不仅如此,宝箱还必须有三大家族离体不超过半个时辰的活性嫡传血液才会完全打开,这也是我让你小心的原因。”

“这次的失踪案件就是牵扯到了老林家城外的私生女以及其身上的那部分钥匙,这才让我警惕下来,我之前只要保住自己便可,没想到你居然回来了,这就让形势变得更加复杂了。”

“那老爸,你的那把钥匙最终藏在那了。”韩灵问到了最后一个关键问题。

“嘿嘿,在一个所有人都预想不到的地方”说到这里的时候,韩宽的语气还顿了顿。

“就在我之前送你的魂导器吊坠里面,如果不是冰属性的魂师绝对发现不了的,话说我送你的吊坠呢?”这时候韩宽睿智地笑了笑,显然对于自己的决策很是满意。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