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精粹现世

三米和胡列娜并排行走,几乎是在原先汉尼逃跑的方向,再次打了一个更大的洞,并排追去。

白雪皓看着前面暂时停战的胡列娜和三米,无奈的摇摇头,不过好歹能暂时合作了,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她们还是分得很明白的。

正当白雪皓想要追上前面两女的时候,一个微弱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让白雪皓止住了脚步。

“等...等一下。”白雪皓回头看去,发现发出声音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被打倒的鲛鲨本人。

只是此时的他与原先的威猛身躯有着强烈的变化,原先那武魂附体状态下的半鲨鱼半人类的状态已经不见了,恢复成了最初的人类形态,平躺在了地面之上。

并且全身上下,除了白雪皓胸前的那两刀,全身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烧伤,看起来甚是恐怖与凄惨,看样子就算不管他,就这种程度的伤势,要不了多久就会死去。

“能请你...帮我个忙吗?我知道我的要求可能很突兀,但是,我也没法了,要不了多久,我就彻底死去了...咳咳...”鲛鲨说话有些断断续续,就连声音也变得非常的沙哑,与原先粗犷大汉的声音相去甚远,感觉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用最后的生命勉强发出的。

白雪皓并没有表示什么,说实话,刚刚两人还打生打死的,的确,鲛鲨这临死前的请求很突兀。

接着,鲛鲨从他那烧得不成样的裤子里,缓缓掏出一个精致的项坠,不知道这个项坠是用什么制成的,在之前胡列娜狐火的灼烧下居然也能基本保持原样。

“这是我家人在我临行前送给我的,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把它送回到我的家里,一个海外的小岛,并且告诉他们,我...过得很好,不用太过挂念。”

讲到这里,鲛鲨那烧毁的脸庞,一边流着眼泪,一变哽咽道。

鲛鲨就出生于海外的小岛,出于自己的追求,独自来到两大帝国的领土闯荡,十年离乡在外的他,弥留之际,能海中能够浮现的也就只有在家乡酷酷等着他回来的亲人的面孔。

白雪皓看着鲛鲨这最后的自述,沉默了一会,脑海中不由想到了自己已经离开一年多的家乡和父母。

接着,白雪皓手腕平举到肩前,手中的飞天神爪发射出去,一举将鲛鲨手中的吊坠抓住,收缩了回来。

“嗯...我会的。”说到底,白雪皓也是与鲛鲨第一次见面,虽说生死相搏过,但也只是立场不同,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如果将来有空的话,白雪皓也不介意完成他这最后的意愿。

“谢...谢。”模模糊糊中听到白雪皓话语的鲛鲨,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在刚说完这最后的两个字,便彻底咽气了,这个笑容永久地凝固在了鲛鲨的脸上。

不知道他在最后的时刻是不是见到了那在海岸另一边的亲人。

白雪皓看着手中的物品,只见这是一个鲨鱼形状、由不知名的材料所形成的吊坠,摸上去冰冰凉凉,很是舒服。在其正面上,写着“平安”两个字,反面各个雕琢图案很是精美,大部分都是些不知名的鱼类。尤其是在反面的右下角则是雕琢着“惊鲨岛”三个小字,若不是仔细看,还真观察不到。

当然现在也不是研究吊坠的时候,白雪皓只是粗略的看一眼,便将其收入到了魂导器戒指中,然后脚踏风灵步,赶忙追上早已离开的三米和胡列娜、

------------------------------------------

与此同时,另一边某个密室之内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我所有的条件都已经具备了,为什么还是打不开这个箱子...草...为什么啊!!”此时的汉尼双眼中充满着血丝,看着眼前一个几乎有着半人高的不知名金属做的箱子,怒吼道。

此时,眼前的箱子像极了白雪皓前世的保险箱,全部由金属包裹,只有前面多了一个把手,以及三个形似钥匙孔的东西。

这个箱子正是当初有三大家族,出重金,收集到了强度足以抵抗魂圣全力一击的橡胶金属在聘请一位铁匠大师铸造,想要打开它,除了必备的三把钥匙之外,还必须有着三大家族的血液才行。

而现在这三个钥匙孔已经被汉尼用这么长时间所谋划过来的钥匙给插了进去,同时还带有三大家族嫡传的血液。

但是,却并没有如预想之中那般将箱子打开,反而还是像是平常一样,完全纹丝不动,这就让本来信心满满的汉尼变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灼不已。

要知道,在他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人追上来,而汉尼也没怎么期望鲛鲨能真的将胡列娜他们干掉,只是希望他能尽可能地拖延罢了。

没错,汉尼很清楚,鲛鲨肯定是要完蛋的,武魂殿圣女的手段可不止那么简单,再加上那个神出鬼没的射箭小鬼,鲛鲨必定是凶多吉少的。

之前汉尼也很清楚,鲛鲨其实就是一个铁憨憨,为了所谓的救命与教导之恩,即使让他去送死,也会肯定英勇就义的。

但是现在,如果不能将里面的武魂精粹及时取出,汉尼再待下去,就变得越发危险了。

“冷静下来...这么多大风大浪都走过来了,不能在这最后一步功亏一篑,想想到底哪里出了问题。”面临巨大的压力,汉尼在大声宣泄以后,开始平静下来,深呼一口气,自言自语说道。

“钥匙是肯定没问题的,能相互反应的钥匙,在这个城市只有这种材料没错的,问题在血液,萧家的那小子肯定没错,林家那个女孩,根据资料与林家家主的反应,也不会有问题。唯一不能确定的应该就是,最后抓来的射箭的那小子,他难道不是韩家的嫡系子孙吗?可是冰系器武魂魂尊,与资料上也没错啊....”

汉尼当初把白雪皓误当成韩灵给抓了来,又通过鲛鲨,在战斗中收集到了白雪皓的血液。

“可恶....如果他不是韩家子孙的话,这么短时间内我上哪里去要韩家嫡系的血液啊,难道还能从天上掉下来不成。”

想到事情根本不可能的汉尼,直接将拳头砸在那金属箱子上面,不顾手上的疼痛,愤怒地说道。

嗡嗡嗡,就在汉尼急躁在心头的时候,一只蚊子在他的耳边嗡嗡作响,让本就焦急的汉尼,更加心烦。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现在连只蚊子都来烦我,等等....蚊子?”

汉尼仔细观察了空中飞舞的蚊子,这时候才想起,原先收集血液的时候,他的合作伙伴,那个老鬼林格都是一直控制着几只僵尸蚊子来输送血液的,而眼前这只蚊子与之前林格控制的蚊子一模一样。

“难道说....”看着眼前不断在飞的蚊子,汉尼的眼神中再次迸发出希望的光芒,好像是抓住了开箱的最后一根稻草。

汉尼大手一挥,直接抓住了飞行的蚊子,接着又取出了原先代表着韩家的钥匙,将其擦拭干净,将蚊子里的血液滴在了钥匙上面。

之后,汉尼便将这没有价值的蚊子扔到了一旁,慢悠悠地将沾上了血液的钥匙,插入了钥匙孔隙当中。就在其插进去的一瞬间,一股像是齿轮转动,机械旋转的声音从箱子内部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汉尼的脸上惊喜的笑容根本隐藏不住,自言自语地说道

“哈哈,那个老鬼终于做了一件有价值的事情了,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把韩家血液收集过来的,不过,真是应该感谢他。”

原来,在林格之前战斗的时候,就发现所袭击他的四人中的一个,就有一位与所抓来不同,但也同样为冰系器武魂魂尊的人,这就不禁让林格有些怀疑之前行动的目标是否搞错了。

于是,在变身成怪物,取得巨大优势后,在没有任何人的注意之下,林格控制着僵尸蚊子将韩灵因战斗而喷洒出的鲜血,给收集起来,送到了这个藏箱子的密室之内。

而这只蚊子也完全是靠着林格输入进去的魂力活动,就算林格死去,在体内的魂力耗尽之前,这只蚊子也不会停止飞行的。

汉尼兴奋地打开了箱子的正门,然而还没怎么仔细看里面的东西到底长什么样,只听见一声巨响,汉尼侧面的墙壁被彻底轰了一个大洞。

只见洞外有两个模糊的身影,三米和胡列娜已经赶到现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