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极致之冰

而还在空中飞行的箭矢,依稀能看出那武魂精粹在那石头的表壳下,有着一股不同寻常的绿色光芒,好像是受到被洞穿的影响,其余的表壳也开始露出裂缝,纷纷破裂开来,绽放出耀眼的绿光。

就连在数公里之外的白雪皓、三米和胡列娜也是看的一清二楚。

而在那绿光之中,一股绿色的液体将整个箭矢全都包裹起来,冰蓝的箭矢好像是染色一般,绿得发亮,同时包裹的还有那残存的三米和胡列娜的魂力。

紧接着,被绿色物质包裹箭矢和魂力就突然像是融化了一般,变成了一团绿色的液体,开始蠕动,又分散出两个小团,就这样,形成了一大两小三份。

而这三个绿团好像是感受的了到了什么,在绿光的照耀之下,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与之前箭矢完全相反的方向飞出,目标正是白雪皓这边的三人。

“什么东西。”白雪皓、三米和胡列娜面对这陌生的东西自然是不敢轻易接收,纷纷想做出动作闪避,然而这些光团快得异常,就好像是瞬移一般,直接命中三人,根本不给机会。

而那大型的光团命中了白雪皓,两个小型的光团命中了三米和胡列娜。

都是瞬间击中了丹田的位置,并快速融入了体内。

三人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被击中的位置,仔细感受了下身体,倒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就在三人松了一口气时,令人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三人的身体,从脚下开始,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石化。

“这是怎么一回事?”胡列娜有些惊呼起来,这是一股奇怪的力量,任凭胡列娜使出各种手段,都没法阻止石化的蔓延。

就连三米和白雪皓也是一样,从脚部开始的石化,甚至让三人都没法动弹。

从脚到头,只是转眼之间,三人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变成了三具石雕,栩栩如生。

恍惚中,白雪皓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中,他就像是化成了自己一块寒冰,沉浸在一片风雪的高山之上,就在这片山顶的正中央,独自接受风雪寒霜的考验,而且还会不断地出现奇怪的绿色闪电,劈砍在其身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多少万年。

而在风雪与绿色雷电的磨砺之下,冰块开始发生了变化,开始变长、变窄,渐渐地呈现出了一个完美的弓形,慢慢地,淡淡的蓝色也逐渐变得深邃起来,冰块仿佛经受着天地的锻造,逐渐成型。

而在这其中,偶尔还会有着一股黑色和粉色的能量,注入其中,给冰弓添加了别样的风采。

又是在恍惚中,在这风雪锻炼之中,那黑色的能量好像化为了一个个记忆的碎片出现在了白雪皓的脑海之中,白雪皓宛若跨越了时间空间一般,经历了一个叫三米的女孩的人生轨迹,虽然只是零零散散,但却是实实在在感受到了一个孤独的女孩被迫成为邪魂师的困难与艰辛。

又是一段时间,那粉色能量也是化为了一个个碎片,白雪皓有经历了另一个女孩的片段人生,那是一个叫胡列娜的女孩,父母早早去世,但是却有一个名为比比东的人却是出现收养她,待她如亲生女儿,培养她,教育她,而胡列娜也不负比比东的期望,用天赋和汗水成为武魂殿黄金一代第一人。

就这样,白雪皓在这种状态下,仿佛过了一瞬间,又仿佛过了一万年。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此时在外界。

荒芜一人的地面之上,白雪皓的雕像表面开始出现了丝丝裂纹,紧接着这些裂纹好像是像瘟疫扩散了一般,迅速覆盖了整片石雕之上。

而且,伴随着裂纹的出现,石雕内部出现了剧烈的魂力波动,周围的空气在不知不觉中,温度下降到了极点,宛若寒冬降临。

“嗯-”伴随着石雕内部的一个声音的出现,雕像内部的力量好像得到了释放一般,雕像表皮迅速脱落,一股极寒的力量,以雕像为中心,迅速向四周扩散,带来了一场极寒的风暴,瞬间将四周的地面冻结成了冰面。

不仅如此,就连天上的云朵好像也是受到了寒冰的影响,迅速遇冷凝结,化为雪花,飘洒在这片冻结的地面上。

而此时白雪皓从雕像中解脱,显露出了身形,身上不着片缕,整个身体暴露在外。

身上的皮肤竟然变得和新生儿一样滑嫩而富有光泽,虽然肌肉看上去不再有着原来那般明显,但却更加具有异样的美感,皮肤之下隐隐有淡紫色的蓝晕流转。

就连那凌乱的黑发中,多出了一缕极为明显的冰蓝色头发,而且那蓝发本身似乎可以释放光泽一般,看上去整个人都充满了一种邪异的感觉。

白雪皓只觉得此时的眼前一片朦胧,就像是熟睡中的人突然惊醒,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眼前也是笼罩着一层白纱,分不清虚幻与现实。

看着眼前的朦胧雪景,白雪皓下意识地大手一挥,体内的一股极致的寒意从白雪皓手中迸发,之间原先只是飘飘小雪的气象,瞬间风寒降临,变成了就像是之前意识世界中的鹅毛大雪,周围那本就极地的温度,再次骤降。

而且,那极致的低温与周围原本夏日的高温产生了极大的温差,以白雪皓为中心,风雪就像是豺狼虎豹一般,向着白雪皓刮来。

也许是在风雪的刺激下,白雪皓的各种感觉渐渐回到身上,伴随着神志的逐渐清醒,眼前的景物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感受着身体和周围的变化,白雪皓只觉得身体说不出的舒服,似乎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他能感受到空气的湿润,也能感受到周围飓风的吹拂。

温度、湿度、水分....白雪皓只觉得一切好像都变得清晰无比,最主要的是白雪皓感觉好像只要自己愿意,好像就能轻而易举的将这周遭的一切冻结,就连天气他甚至都能改变。

“喂,小白。快清醒过来,快把力量控制一下。”这个时候,在白雪皓的脑袋里,梦幻的声音突然响起。

也是受到这个提醒,宛若惊雷一般,白雪皓彻底恢复了过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看着周遭宛若家乡风雪一般的情形与轻若无物的身体,白雪皓逐渐去回忆之前的事情。

“对了,想起来了,我们三个好像被那绿色光团击中,之后就变成了石头,然后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笨蛋,那不是梦...那武魂精粹不知道为什么,分别作用在你们三个身上了,你占了大头,那两个小姑娘占了小头,变成石雕好像也是精粹的作用。她们两个早早地从石化中解脱离开了。你先看看你的武魂到底怎么样了吧,她们两个脱困的时候,可没有你表现的这么夸张。”

“好”来不及感受身体的具体变化,白雪皓直接召唤出了自己的冰弓武魂。

不知道是不是白雪皓的错觉,弓的形体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但是冰弓比起以前更加匀称和完美了,连原先存在的小瑕疵也彻底不见,浑然天成,而且原先淡淡的蓝色全都变得深邃起来,一种完全和之前不同的气息从中散发。

还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是,在冰弓这完美的流线型中,多了一黑一粉的条形纹路。

“这弓体本身好像变得完美了...连重量上好像沉了不少,最主要的是,这股冰寒之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只是将武魂召唤出来,就感觉周遭的一切都要冻住一般。”

白雪皓召唤出自己的冰弓来,默默感受评价道。

“这是....极致属性,极致之冰吗?”就算在精神世界之中,梦幻也是同样感受到了外界那极致的严寒,脱口而出道。

----------------

感谢刺绝修罗的两张月票

血色雨幻

奔跑的蜗牛w

大世屉三位书友的打赏

和其他订阅支持的小伙伴。

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