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与胡列娜的约定

在仔细思考了一段时间以后,白雪皓一拍脑袋,刚刚自己陷入了一个误区,测试魂技的威力不一定非得要用什么东西的破坏程度来衡量,其他的因素,像是速度之类的也完全可以做到。

有了思考的方向之后,白雪皓很快想到了测试的方法,就是通过现在风之矢的极限射击距离来进行判断,白雪皓的极限单向感知范围足以接近五公里,这应该足够对风之矢进行观察了。

话不多说,直接开干,为了能尽量射的更远,白雪皓还将尽量将冰弓最大化,相比之前,冰弓尺寸扩大的极限又是提高了不少。

甚至等到了最大,白雪皓发现冰弓的弓体与弦的距离太大,都超过白雪皓手臂平行拉直的宽度了,根本无法实现正常的射击。

然而在看到这个远超自己体型的巨大冰弓的时候,白雪皓突然回忆起了一个前世儿时的画面,那时好像也是有一个动画人物,拿着超出自己体型的弓箭,连手带脚,同样朝天射出一箭。

再加上自己现在是尽量追求极限射击距离,就没有必要追求准度了,既然如此,那不如模仿一下记忆中的那个形象,来发射这一箭,毕竟,弓体越大,满月拉弦的距离越远,同时弓力也越高,极限距离也越远。白雪皓这样想到。

而且为了实验最远距离,白雪皓还特意用出了魂力固化箭,虽然箭体长度不是很足,但这没问题,箭体长度的问题,可以通过魂力来弥补。

这一次,白雪皓将弓箭搭好,用魂力来弥补着箭矢的长度。

紧接着,白雪皓还采取了一个完全不同于常规的射箭姿势,用右脚蹬紧弓体,左脚撑地,同时使用双手拉满弓弦,将弓箭对准斜上方,通过让全身上下都参与到射箭中来弥补体型不足的尴尬。

第三魂环光芒闪耀,手上的魂力固化箭矢上旋风缠绕,连带着白雪皓自己的头发,衣物都随风飘动,声势好不惊人。

而这一次蓄力,白雪皓还将一丝精神力注入其中,并尽量控制着冰弓中那极致的寒冰之力注入其中,毕竟白雪皓还要通过飞雷神来接回箭矢,弄出太多余的力量并不明智。

等到了气势到达了顶点,白雪皓也不犹豫,双手与右脚同时撤放。

“砰...”只是一瞬之间,箭矢超越音速,股强烈的音爆之声甚至掩盖了飞箭的破空之声,弄得白雪皓双耳轰鸣,紧接着,这支离弦之箭,将空气分割成肉眼可见的三角,宛如火箭一般,向着天空飞去,就像是化作了天边的星星。

白雪皓受到引爆轰鸣声音影响,脑袋有些发懵,连带着用明灵目追踪那飞行的弓箭,都慢了一拍。

然而等到白雪皓的视线和精神力刚刚捕捉到那飞行的弓箭,却发现它依然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飞行着,突破了白雪皓的感知范围,徒留白雪皓在风中凌乱。

“这下有点弄过头了.....应该不会射中人吧。”白雪皓实在是没想到不顾精准度,全力追求极限射击的弓箭,居然这么轻易地突破了白雪皓的感知范围,就连回收弓箭都做不到,只能是祈祷这支终将落地的弓箭不会射到某个无辜的群众。

不过,白雪皓也估计这只箭有很大概率是会掉落到荒郊野外,毕竟白雪皓是看过附近地图的,其射箭的方向再远处是一些森林、平原地带,真要是射中无辜路人的概率还是挺小的。

就在白雪皓进行闭眼祈祷的时候,突然感觉冰弓上传来一阵律动,仿佛正有着有什么人正在靠近而感到高兴。

白雪皓感到非常奇怪,之前的冰弓好像从来没发生过这种情况,于是,带着疑惑,向着冰弓律动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只粉色的狐狸在月光下向着白雪皓这边奔来,不,不是狐狸,是胡列娜。

此时的胡列娜相比之前那套战斗用的服装,这次的衣着打扮更偏向于女性的日常装,粉红色的连衣裙从胸前刚刚覆盖到大腿根,白皙的肌肤被周围淡淡的月光映衬,更增添了几分魅惑,她那肌肤光滑细腻的甚至在微微反光,两条修长笔直的大腿绷紧,露出柔和的线条。

白雪皓看到来人是胡列娜,眼神开始变得柔和起来,之前的困惑之色也荡然无存,反而是挥了挥手,向着胡列娜打了打招呼。

还不待白雪皓说什么话语,胡列娜几个纵跃就来到了白雪皓面前,看着白雪皓那俊俏的笑脸,不再是最初见面时候那副冷冰冰的语气,而是略带一些惊喜,说道“白雪皓,果然是你,怪不得刚刚感觉那向天空划过的箭矢那么熟悉呢。”

“胡列娜,这么巧...果然你也是来到这里测试进化后的武魂吧。”看着眼前的胡列娜,白雪皓不由想起之前在梦境中所观察到的一些片段,虽然就像是做梦一般,已经忘记了一大半,但是那种从小成长到大的那种感受,却也是深深烙印在白雪皓的内心,这一次见到胡列娜本人,也是不由自主感到亲切。

白雪皓这样,胡列娜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当初,白雪皓的冰箭携带着胡列娜和三米的魂力气息,射中了武魂精粹,武魂精粹将三者的魂力特征搅在了一起,又按魂力气息的比例返还到了各自的主人那边。

虽说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但是三人的武魂经由这么一搅,都或多或少携带着对方的气息,哪怕是在那短暂的进化梦境中,也都互相感受过对方不同的经历。

而这其中,尤其是以白雪皓的魂力占比甚多,也对其他两人影响更深。

对于白雪皓,胡列娜除了欣赏之外,还有一种混合了对之前救命恩情的感激和一些复杂的特殊情绪。

“嗯,没错。看来我们的想法很是相似嘛。”胡列娜嫣然一笑,幽幽说道,心里越发对白雪皓很是欣赏,毕竟聪明人之间的对于某些事物的认知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很类似。

而看着白雪皓在月光之下那俊俏的脸庞,胡列娜脸颊有些微微泛红,接着好像心中下定了决心一般,对着白雪皓缓缓说道,

“白雪皓,我明天就要走了。你,有兴趣来我们武魂殿吗?以你的天赋和武魂,我想就算是在武魂殿,在不久的将来,你也肯定能大放异彩。”

胡列娜突然抛出这么一个橄榄枝,搞得白雪皓愣了愣,而在看到胡列娜那真挚而又蕴含着一丝柔情的眸子里,白雪皓也认为对方并不是在开玩笑。

沉默了片刻,白雪皓摇了摇头,推脱说道“我现在还是学院的学生,暂时还没有想着要加入武魂殿的打算。”白雪皓可是清除未来武魂殿与史莱克的对立,根本是不可能加入对方的。

“是吗?那你上的哪所学院能告诉我吗?”胡列娜的语气中含着一丝失望,并且还有些不死心地问道。

“学院名字我就不方便透露了,我老师嘱咐过在外行走不要用学院的名字,但是,可以告诉你的是,一年后的全大陆魂师学院比赛我肯定会在场的。”白雪皓微微一笑推脱说道,毕竟在将来两人肯定会在魂师大赛上相遇。

听到魂师大赛这个字眼,胡列娜一扫之前的失望,露出了一丝自信的媚人笑容,说道

“是吗?那到时候,你也肯定会加入一个队伍参赛吧,怎么样,敢不敢跟我打一个赌。”

“怎么个赌法?”

“就赌你我所属的队伍谁先会被淘汰,如果你输了,就加入我们武魂殿。”

“那要是你输了呢?”白雪皓听到这个赌约,内心微微一笑,回应道。

“我输了......如果我输了,那我就....答应你的任何一个不过分的要求。”胡列娜可完全不认为武魂殿会输的可能,要知道之前武魂殿一直包揽着前几届的冠军,而到了胡列娜这一代更是被称为黄金一代,更是没有理由会输。

胡列娜认为自己不可能是,而清楚大部分剧情走向的白雪皓更没理由会认为自己会输了。

“好,那一言为定。拉钩相约,一年后我们赛场上再见。”白雪皓伸出自己的小拇指说道,在斗罗大陆上也是流向着用小拇指拉钩作誓言的。

“嗯,一年后再见,到时候别忘了我们的约定。”胡列娜也没有任何犹豫,伸出右手的小拇指与白雪皓的小拇指勾在一起,表示约定的建立。

就这样,在这淡淡的月光之下,少年少女,作出了他们之间的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