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雪崩式攻击

伴随着,钩爪的收缩,白雪皓的身体开始向空中移动,并借助这另一条手臂的飞天神爪,白雪皓开始像是一个就像是蜘蛛侠一般,在赛场上空自由地飘荡着,在同时在其移动的轨道之上,留下了足足有一人宽的冰之轨道。

瞬间,不管是赛场内和赛场之外,所有人都开始被白雪皓的表演所吸引。现在的白雪皓就像是一个熟练的杂技演员,借助着飞天神爪,在空中来回移动着,姿态十分优雅,引起了观众的阵阵欢呼。

而象甲宗的几名队员,虽然诧异白雪皓的行动,但是并不怎么在意,依然是稳定向前碾压移动着。

伴随着冰道的越来越多,白雪皓的用飞天神爪可供抓取的支点越来越多,在赛场上空,一个复杂的冰道开始形成。

“好了,小白。别玩了,这些足够了,我们要准备上去了。”唐三看着天上越跑越兴奋的白雪皓提醒说道。

“抱歉,抱歉。这东西真的上瘾,每次这么弄都不想停下来。”白雪皓有些歉意的说道,接着停下了身形,停在了最中央的冰道之上。接着,双手触冰,在白雪皓的控制下,这些像是三维过山车一般的冰道之上,瞬间延伸出了数十条支撑的冰柱到了天花板与赛场之外,不给象甲宗的人任何破坏的机会。

“走。”随着唐三的一生令下,史莱克全体亮出了手中的飞天神爪,齐齐抓住了这些空中的冰道,接着飞爪的力量,居然飞了上去,稳稳地站在了冰道之上。

而马上就要将其碾压的象甲宗七人,只能是惊奇地看着这直接上天的史莱克学院的七人,却是毫无办法。

于是在所有人的惊呼之中,史莱克的七人全部都踏上了上空的冰道,徒留象甲宗的七人在赛场之上。

“这.....他们手中的是什么东西,明显不是武魂吧,这种武魂之外的东西用在赛场上难道不犯规吗?”坐在贵宾席上的呼延震看着自己的孙子毫无办法,怒目圆睁,嚷嚷说道。

“呼延宗主,准确来说,魂师比赛是禁止使用武魂外的攻击性武器,只要他们手中的这种小玩意不直接用于攻击,就不算违规的。”宁风致看着眼前史莱克的神奇表现,耐着心对呼延震缓缓解释道。

“哼,净耍些小聪明,没违规又如何,他们在上面也破不了我们队伍的防御。”

在赛场上,史莱克几人在冰道之上,再次重新聚在一起,从上往下俯视着象甲宗的七人,气势好不雄伟。

而象甲宗的几人好像也是完全没有远程攻击的手段,对着空中的几人毫无办法。

唐三看着下面一大团的象甲学院的七人说道,

“他们七个人像是一个整体一般,抱团在一起,既是优势,也是劣势”

“下面,胖子你负责用凤凰火焰炙烤他们,奥斯卡留在空中,其他人辅助胖子进行干扰。等到胖子的输出到达极点的时候,小白,韩灵,待命,由你们对他们进行降温。”

说着唐三将蓝银草缠绕在了小舞、泰隆和胖子三人腰间,四个人运用飞天神爪的特性以及错综复杂的冰道,就像是刚才的白雪皓一般,在空中不断变换位置游荡着。

同时利用空中对面难以摸得到的优势,四人像是一个游击小队一般,在空中不断骚扰着下方的七人的背后,用着各自的方式对对面进行攻击。

不过,象甲宗的人也并不蠢,虽说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奇葩的战斗方式,但最高壮的呼延力还是大喝一声

“集。”

七个胖子飞快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背靠背地阵型,让每个人的后背不再露出,同时伸出各自自己蒲扇般的大手向在空中游荡的四人抓取。

但是,只凭借着粗苯的双手,有怎么抓得到,在天空中宛若泥鳅的几人呢。

即使是对飞天神爪用的还不是很熟练的泰隆和胖子,也有唐三用蓝银草辅助他们移动,凭借着唐三的精妙控制又怎么会被对面给直接抓住呢。

而在这其中胖子的凤凰火焰持续不断地进行输出,象甲宗的七人虽说是为极寒有预防措施,但是没想到会有胖子这一手。

受不了高温的象甲宗七人,直接将原先在身上的保温厚衣服脱去,露出了上半身壮硕的肌肉,以及皮肤表面透露着光泽的一种釉质。

而正是凭借着这种釉质,象甲宗的七人也没有理会胖子火焰的分毫,一个个的不仅没有正面躲闪火焰,反而是硬顶着,在呼延力的命令之声中,想要尽全力,用大手将史莱克这些像是苍蝇烦人的对手给抓住。只要能成功抓到一个,凭借象甲宗全员的强大力量,就能将史莱克任何一员给彻底扯下来。

可惜,在唐三精妙绝伦的控制之下,胖子和泰隆许多次都是有惊无险地躲了过去,没有给对面任何机会,更别说,身形十分敏捷的唐三和小舞了。

就这样,其他人用着对象甲不痛不痒的攻击,以及眼花缭乱的身形,一直在为胖子制造出持续不断地输出机会。

终于,马红俊在将魂力消耗了大半部分之后,就像是接受到了某个契机,身上的第三魂环、第四魂环开始闪亮,凤翼天翔、凤凰啸天击、一齐发动。

胖子用了身上最后仅剩的魂力打出了一场爆发,一瞬间,覆盖五米,冲天而起的岩浆灼烧了包括呼延力在内的大部分象甲宗队员。

强烈的高温甚至将顶上的冰道都融化了部分,导致整个冰道开始摇摇欲坠。

“韩灵,小白,接班了。”马红俊在用出最后的爆发之后,拿出了手中早已准备的奥斯卡飞行蘑菇肠,吞在口中,瞬间后背之上长出了六翼翅膀,往更高处飞去。

史莱克其他人好像也是受到暗号一般,纷纷拿出手中的蘑菇肠,吞咽了下去。

在岩浆消失的刹那,韩灵背上别着白雪皓的那件暴雪之旗,在那不断晃动,好像马上坍塌的冰道之上,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接着,用尽全力一跃,一下跳到了刚刚岩浆所经之处,也是象甲宗七人的最上空。

而还在冰道之上的白雪皓,则是默默调动着体内的极寒之力,以韩灵背上的暴雪之旗为媒介,全都默默灌输进了韩灵的一对冰蓝拳套之上。

在天空中的韩灵,感受着传来的极寒之意,同时双拳爆发出剧烈的蓝光,第二魂环闪烁,在极致之冰加持下的第二魂技,冰霜喷射,发动。

顿时,一股几乎覆盖了大半个赛场的冲击冰霜,像是雪崩一般,由上往下从韩灵手上冲出。

也是受到这股强烈的冲击,在半空中本就摇摇欲坠的冰道彻底坍塌,与那冲击冰霜,像是洪水猛兽,一齐涌向了赛场之上那宛若小山般的象甲宗七人。

“轰......”

强烈的冰霜冲击以及掉落的冰道,和赛场接触的一瞬间,爆发出轰天震地的声响,一股极寒之意和冰霜迷雾充斥了整个赛场。

不仅如此,强烈的寒意,甚至直接冲向了周边几个赛场,导致其他赛场的许多选手都是下意识地往中央这边史莱克和象甲对决的赛场聚焦。

而在冰道掉落的时候,史莱克全员早就已经是借助着蘑菇肠的飞行之力,在天空之中避免了冰道坍塌所带来的波及,静静等待着冰霜烟雾的散去,来观察象甲宗的几人的后果。

慢慢地,等到烟雾散去,包括观众在内的所有人才看清了烟雾里面的情况。

之前原本是宛若整体的七人,此时身体已全都是布满了冰霜,不复之前强悍的姿态,而在外围的四人更是已经解除了武魂附体的状态,直接倒地。

只有包括呼延力在内的三个魂宗依然站立着,只不过,原先作为防御的釉质却已经是七零八落,身体也是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丝丝血迹从体内流出,又被冻结。

更主要的是,此时的呼延力没有任何预兆的,头上突然多了一顶头盔,没错,就是一顶头盔,土黄色的头盔看上去既不显眼也不炫丽,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黄光,覆盖住了呼延力的身体,就连他旁边的两名队友也是受到这黄色光芒的恩惠,没有倒下。

而这个头盔不是别的,正是一块魂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