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水月儿和水箭鸟

上场的两人只是简答相视笑了笑,虽说之前水月儿经常到史莱克这边串门,一来二去也非常熟悉了,不过白雪皓却还从来没有问过水月儿的武魂到底是什么。

唯一一次的战斗直接接触还是上一次预选赛团战的时候,不过那时,水月儿也只是作为一名敏攻系的三环魂尊来和史莱克进行周旋,武魂融合的冰凤凰出现后就再没有什么亮眼的表现了。

而这一次,水月儿也是第一次在史莱克面前展现武魂的姿态。

只见蓝光闪烁,水月的周身涌出一股流水,柔顺的流水像是丝绸一般,在水月儿周身流淌,迅速形成了一个由水流组成的翅膀,蓝色的波纹在其面部出现,一声高昂的清脆鸣叫之声从口中传来。

这是,水月的武魂,水箭鸟,身体的一半由水组成,只要有水的地方便可生存,是非常少见的海陆空都能栖息的生物,其速度和水系操纵能力在魂兽中也是首屈一指,是水月儿家族的传承武魂。

至于水冰儿的冰凤凰算是水箭鸟的加强变异品种,品阶比水箭鸟要更高一级。

“小心了,虽然你是我喜欢的类型,但关系到学院整体,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此刻的水月儿的背后出现了一股水流翅膀,同时又有着数股肉眼可见的水流带环绕在其周围,看起来美丽异常。

“来吧。”白雪皓倒是毫不在意地摇了摇头,

此时的白雪皓也是早早地将暴雪之旗召唤了出来,简简单单,没有像对面水月儿这般花里胡哨,修炼到这个地步的白雪皓早就已经能控制着寒冰之力收放自如了,没有再像以前一般,召唤个武魂都要冻住周围一大片。

水月儿也没有犹豫,伴随着全力的跳跃,水流般的翅膀在其身后震动起来,白雪皓清晰地感受着周身空气中的水流好似受到命令一般,全部都向着水月儿周身聚集,那水流翅膀凭空大了几分,将水月儿的身体拖持在空中,而那第一第二两个黄色魂环也同时亮了起来。

第一魂技,水箭枪。

第二魂技,水之波动。

瞬间,水月儿周围的的水流丝带中,冒出了数根水之枪矢,在水月的操纵之下,齐齐指向在前下方的白雪皓。水之波动大幅度提高对水流的操纵能力以及水系的攻击威力,这空气中水分的大范围波动就是这个魂技所造成的效果。

“去。”在水月儿的一声令下,所有的水枪齐刷刷地都设想白雪皓,看那模样果然如之前所说的没有丝毫留情,不是水月儿冷漠,而是在赛前水冰儿就对她叮嘱过,不要因为白雪皓看起来像是辅助魂师就手下留情,论真实实力水冰儿也摸不准,尽管放开去全力战斗。

水冰儿从小的时候就一直冰雪聪明,在事情的判断上基本没有出错,水月儿从小跟随着姐姐,这也就造成了水冰儿在水月儿的内心的威信地位非常高,基本算得上言听计从。

水箭枪以几乎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飞速朝着白雪皓袭来,在加上水流所形成的若有若无的形状,一般的魂师的确很难躲得过这招攻击。

不过,白雪皓也不需要躲,甚至连动都没动。

在周围各个学院的惊呼声以及水月儿的惊讶中,那数支流动的水箭枪,几乎是到达了白雪皓额头前的十几公分,直接化为了精致的冰雕,掉落在地面上散落一地。

而白雪皓依然保持着手拿冰旗的动作,唯一做的就是抬头看了一眼那水箭枪攻击的方向。

赛场外的起伏声一片,虽说之前的比赛中也有过选手碾压的局面,但这种连动都没动,就直接将对手的攻击所瓦解的战斗,的确是第一次见到。

水月儿看着眼前的情况,不服气地咬了咬嘴唇,虽说已经预料到了先前的一招效果可能不会怎么好,但也没想到就这么被轻易化解了,倔强地说道“还没完呢,看看你能不能挡过我这一招。”

第三魂环亮起,高压水刀,同时在第二魂技水之波动下,水月儿的身体随着水流翅膀的扇动,几乎是以不弱于刚刚水箭枪的速度飞袭而来,论速度的爆发力,水箭鸟就如它的名字一般,犹如箭矢一般的速度。

同时由于周围有着大量水流的存在,在其双手之上,还有着两股非常不起眼的水流刀,这是在高压之下告诉流动的水流所形成的,虽说看起来和普通的流水一般,毫无威胁,但是却蕴含着恐怖的杀伤力,就算是钢铁在其面前也会被轻易砍断。

只是眨眼之间,水月儿出现在白雪皓前方的数米间的距离,同时手中数米的高压水刀也是在其操纵下挥舞出去。

水月儿从头到尾,毫无阻碍般地将水刀斩了出去,就像是平常所用一般,将眼前的所有物品都斩成两段。

只见,水月儿挥舞的方向上,水刀在地面上所划过的痕迹,一道非常显眼的裂缝立时出现,斩痕周围毫无多余的痕迹,干净整洁。

但白雪皓却是依然毫发无损,动都没动。刚刚马上就要斩到白雪皓身体的水刀部分,只是稍微接近了白雪皓周围的范围内,几乎是在瞬间结冰,与整体的水刀分割开来,掉落与地面上。

就算杀伤力在强,水还是水,在白雪皓的极寒之力下,毫无反抗之力。

“你....这也太赖皮了。”水月儿在空中张大了嘴巴,眼睛周围有了些许湿润,声音之中充满了委屈,好像下一刻就哭出来一般。

“不能这么说,这只是我身体的本能反应,我也不想的。还有,你最好先下来比较好,免得等会摔着了。”白雪皓只是笑了笑,回应道。

“什么?”飞在高空数米的水月儿一时间没有明白白雪皓话语后面一部分是什么意思。

接着,白雪皓直接就打了一个响指,水月儿背后的水流翅膀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外围边缘想内部冻结起来,而水月儿也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失去了对翅膀的控制,直接掉了下来。

掉下来的水月儿跪坐在地上,摸了摸背后被冻结的翅膀,还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的白雪皓,接着就反应过来,直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之后一脸委屈地跑出了场地,扑到了水冰儿的怀里哭去了。

站在场上的白雪皓嘴角也是有些抽搐,看在水月儿是熟人的份上,他已经是尽量手下留情了,甚至还流出时间来让水月儿好好表演一番,不然的话早在第一时间白雪皓就已经将水月儿淘汰下场了。

怎么最后就直接哭了呢,看起来好像是自己欺负她似的。白雪皓内心想到。

当然比赛还得继续,天水学院在好好安慰了水月儿之后,下一个队员开始上场了。

这一回,不再是和之前水月儿一样只是魂尊,而是天水这边的一位四环强攻系魂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