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七章 三米的过去

独孤雁的身体在一阵雷霆霹雳的轰鸣中飞了出来,她身上并没有任何伤痕,但也有小半部分的身躯被红色冰晶覆盖,直接被轰出了擂台。^^

伴随着最后一声轰鸣,红色光幕终于退去,先前合体后那如同人妖一般的存在重新变成了两个人。

玉天恒就站在他们对面,他那双变成龙形的手臂,正在不断的颤抖着。

“看在你家族的份上,饶你一命。”邪月淡淡的声音飘出,手中月刃轻摆,就像有一道丝线牵引着玉天恒的身体一般,他那强悍的身体轰然倒地。手臂上的龙鳞四散纷飞,鲜血飞溅。

面对武魂殿的两个人,天斗皇家学院完全地溃败。

如果说之前史莱克学院短时间内全员爆发力克星罗学院,给人以震撼。

那么,武魂殿学院战队全体主力的出场,给人的感觉就是压倒性的优势。

没有人会再怀疑他们的实力,更不会有人去思考这些,脸上神色变得凝固的大有人在,现在恐怕除了史莱克和幽影,恐怕没人会认为会有除了武魂殿以外的人夺得冠军。

第四轮比赛结束,整个大赛剩余的队伍只有三只。三支种子队伍到现在,有两只双双淘汰。剩余的只有一个武魂殿学院战队。

剩下地就只剩下史莱克和幽影学院。

三只最后的队伍将在三天之后的第五轮,也是最后一轮比赛中,决定出最后的冠军。

而这最后一轮赛制也比较特殊,没有抽签,三支队伍将先以晋级赛那种方式各出七名队员进行循环淘汰,决出个人实力最强的一支队伍,然后负者的两支队伍团战一场。胜者再向之前个人赛的胜者挑战,以决定最后的总冠军归属。

上午为个人战,下午为团体赛。

晚饭的时候,众人在饭局上有些史莱克学院的学员们都各自回到房间中休息。,

武魂殿在住处方面安排的很好。每个人都有一间单独的房间。

而白雪皓正躺在房间里思考着以后比赛的事情,突然,心中悸动,体内武魂的冰弓之上的那条黑线,闪烁起光芒。

“这难道是?”白雪皓感受着这股熟悉的气息,立马起身简单收拾了一下,走出了酒店的房间。

而就在酒店不远处,一个阴暗的小巷子内,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端坐在一个废弃的小箱子上。

正是三米。

背上一把黑伞,一袭黑衣遮身,头发罕见地扎了一个小马尾,相比之前在赛场上的披肩散发地英姿,多了一丝俏皮的小可爱。

看到白雪皓慢慢的走了过来,三米也是微微笑了笑,从箱子上下来,向着白雪皓招了招手。

果然,因为之前各自武魂气息相互交汇一部分的缘故,只要两人在周围一定的范围内,都会有所反应。

“好久不见,三米。”见到三米的身姿,白雪皓也是笑了笑打了下招呼。

“嗯白雪皓,自从上次分别之后,大约一年的时间不见了,”三米的声音听起来与包号的身材外表及其不符,有点偏向于娃娃音,但是又因为自身性格话也不多的缘故,语气天然带了点冷漠,两者结合起来,如果不看外表的话,就像是一个不善言辞的小女孩在努力和人交流一般。

此次见面的场景,与上次两人在小巷中分别的场景有些类似,白雪皓还想起上次三米分别的时候,偷偷亲了他的脸颊一下,他本人都没来得及反应,三米就快速溜走了。

此时的三米相比一年之前那股冷漠、死寂的气质,不管是颜值还是魅力都不可同日而语,想到临别的那一吻,白雪皓都稍稍脸红了一下。

不过,三米虽然上次非常的大胆主动,但这一次见到白雪皓,言语中也是比较羞涩,没有在主动提起上次的事情,只是淡淡地打了一个招呼。

“小白来到这里我是想和你商讨一件事情的”完全与赛场上所向披靡的身姿不一样的是,三米在打完招呼之后的感觉,有些脸上也有些羞涩的红晕,说话磕磕绊绊的。

“嗯?是之后的比赛吗?之前我就比较好奇,你怎么会来参加比赛的,如果当初你能一起跟我来史莱克这边就好了。”白雪皓话语之中还有些可惜。

“怎么说呢?我那边的情况比较复杂,当时我真得很想跟你一起走的,但我在外消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需要回去处理很多事情,那位光头大叔,你知道吗?”三米开始缓缓地解释说道。

白雪皓缓缓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上一次武魂气息间的交汇,可不光只有胡列娜、三米和白雪皓能力上的交叉,三人在出生以后的一些记忆碎片也是穿插在了一起。

虽说并不是完整的记忆,只是日常的一些前言搭不起后语的碎片片段,但是也正是这些片段的缘故,让几人即使相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彼此的关系就真得像是相处了很长时间的朋友一般。

白雪皓也是从一些零星的片段之中很是模糊地了解了三米和胡列娜过去的零散记忆,特别是三米,由于武魂特殊的缘故,从小几乎是一个人成长走了过来,因此上次白雪皓才特意邀请三米一起回到史莱克学院,不会让她这么孤单。

白雪皓虽然没有具体听过三米以前的经历,但是凭借这一些记忆的碎片,也大致猜的出三米口中的光头大叔是谁。

因为,差不多有五、六年的时间里,在三米的记忆碎片中频繁的出现,虽然长得十分凶恶,但是在记忆中却一直非常开朗,好像一直充当着照顾、引导三米的角色。

唯一的缺陷好像是那人在印象中好像腿脚并不方便。

但是他具体是谁,又怎么会去照顾三米的,由于记忆太过零散,白雪皓也不是很清楚。

但是有一点却是很清楚的,三米口中的光头大叔,应该是过去几年中一直陪伴三米生活之人。

“光头大叔死掉了。自从我回去之后,他就一直奄奄一息躺在床上,他在看到我平安回来之后,不久就去世了,唯一能给我留下的只有一封信和几件遗物罢了。”三米的话语中有着一丝悲伤,同时又有着一丝失落。

“他说,能在最后的一段人生中遇到我很开心,他的人生已经没有遗憾了。”

这个时候,三米也是注意到白雪皓有些微妙的表情,意识到白雪皓对自己口中所说之人还没有太过了解。

“额我光顾着说了,小白你也可能只是看过那位光头大叔,还不知道具体是谁。”

三米重新整理了下情绪,深深吐了口气,好像是要从刚刚的一丝悲伤的感情中出来“怎么说呢,你也看见了,我在用出武魂之后,并没有你们那些常规武魂各种魂技可以施展,能靠得住的只有我自己本身的身体能力,别看我现在这样,在很早之前我就连一个魂力比我低的魂师都打不过。”

“但是你的那些武斗技巧都十分高明,结合你本身的体能,可以说是完全发挥出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不应该会这样啊。”白雪皓虽然对于近战技能的涉猎程度并没有弓法那么深刻,但毕竟有练习过高深的步法和刀法,眼力还是有的。

不管是三米那极速版的身体爆发,还是与风笑天的疾风魔狼三十六斩,最后六斩中抗衡地不相上下,光靠身体强度可是远远不够的,那种将身体能力几乎完全应用出来的技巧更是绝对的关键。

“但那时候我什么也不会,笨拙得就像是一头小熊一样,就算和敌人近身了也只会用拳头乱挥。”三米听到白雪皓的疑问,噗嗤一下笑了笑,也许是想到了当初自己傻傻的模样。

“而那位大叔,也正是我魂师道路上的引路人。”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