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恭喜蓝猫组合的出道战赢得胜利,目前蓝猫组合一胜零负,绿牛组合五胜四负。”

“请双方人员在比赛之后进行登记”主持人见比赛结束,也是适时的宣布了结果。

白雪皓、朱竹清二人结束了比赛,从二对二竞技场上走了下来。

行走中,白雪皓感觉刚才战斗后,魂力的躁动还一直没有停下来,体内的魂力如溪流一般还在不断运行。

“这个感觉是…”白雪皓对这种情况还是比较熟悉的

“竹清,等一下”叫住了前面行走的朱竹清。

朱竹清停下了脚步,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白雪皓,没有说话。

“我好像要突破二十五级了,能帮我护下法吗”白雪皓向朱竹清解释道。

这几天,不管是史莱克的艰难测试,还是斗魂场的比拼,让本来就在二十四级巅峰的白雪皓,马上迈入二十五级了。

朱竹清也是感受的到白雪皓体内躁动的魂力,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两人来到休息室,白雪皓找了个周围,没有多少人的地方,盘膝而坐,唤出冰弓武魂,进入了冥想状态。

白雪皓一旁,朱竹清站着默默守护在那里,防止此刻有人打扰了白雪皓的升级。

休息室里其他人,也是被白雪皓召唤武魂时的光芒所吸引,目光纷纷投向那里,许多人也是判断出,这是晋级的状态。

不过,并没有多少人上前打扰。

毕竟双方除非是深仇大恨,否则没有人会过多干预晋级,因为,在魂师界,干扰对方的晋级,其仇恨程度,几乎可以说是仅次于杀人家亲朋好友了,几乎可以说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没人会想无缘无故招惹这么个仇家。

更何况,还有朱竹清在一旁护法,为了以防万一,朱竹清直接是以武魂附体的状态来守护着白雪皓的。

体内,魂力在白雪皓的驱使下,按照白家所流传的魂力运行图进行运转。

体内的魂力好像是波涛汹涌的河水一般,不断冲击着关键穴位,冲击而来的痛处也是不断在刺激着白雪皓的神经。

不过,白雪皓早已经是经验丰富,这点痛苦丝毫没有表现在脸上,厚积薄发的魂力几次之后,也是毫无阻拦的突破了障碍。

原本发出痛苦的穴位,现在只是感觉得到舒适。

等到魂力彻底畅通无阻,白雪皓睁开了双眼,退出冥想状态。

二十五级了。

抬头看了眼朱竹清,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晋级成功了。

朱竹清也是在警惕周围的同时,也是一直观察着白雪皓的情况,直到白雪皓点头,才解除了附体状态。

两人这才离开了斗魂场。

由于白雪皓晋级的缘故,走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

在大斗魂场的门口,只有戴沐白的身影站在那里。

戴沐白看到两人从二对二决斗场里出来,眼神微微有些异样,但也没说什么。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出来”戴沐白向着两人质问道。

唐三、小舞参加过二对二,在场下也是看到过白雪皓、朱竹清的对决,戴沐白通过唐三也是了解到两人参加了二对二,但是不明白两人为什么出来的这么晚。

“最近的战斗有点多,所以等级突破了点,花费了些时间”

“不过,其他人呢”白雪皓解释了下原因,四处探了探,没发现其他人。

戴沐白脸色轻松了些,回答道

“除了胖子外,其他人都回学院了,毕竟有些晚了。”

“胖子这么晚不回去干什么”

戴沐白哈哈一笑,道:“他还能干什么,邪火压不住了呗。”

“他不是和他女朋友分了吗,难道说是…”白天白雪皓可是听到小舞偷偷讲给宁荣荣的八卦消息。

“没错,就是那地方”戴沐白露出了个男人都懂的表情

“他才十三、四岁吧,去那地方合适吗”白雪皓皱了皱眉。

戴沐白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马红俊的武魂除了那个缺陷以外,是兽武魂中最强悍的存在之一,又算是院长的嫡传弟子,总不能让他放弃修炼或者看他爆体而亡吧。”

朱竹清难得走上前,对二人开口了,“男人都是肮脏的。”

白雪皓一脸懵逼,二脸懵逼……几何懵逼,卧槽,关我什么事,我就知道那地方而已,我又没去过,博学多才是我的错了?

戴沐白也是愣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竹清,我……”

朱竹清的眼神中突然充满了不屑和轻蔑,“哼”

轻轻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戴沐白想要拉住她,但被朱竹清轻松躲开了,以更加快了步伐离开。

“你……”

戴沐白掌上白光一闪而没,犹豫了一会,放下手掌,口中发出一声虎啸般的喘息,这才跟在朱竹清身后朝学院方向走去。

白雪皓也是紧跟着两人后面。

白雪皓看着两人,也是一脸八卦,他自己本人对这两人的身世只是了解个大概,好像是南边星罗帝国的皇子,至于为什么到史莱克学院,记忆有点模糊不清了。

至于朱竹清,好像也是从小和戴沐白相识吧。白雪皓仔细地回忆着。

当白雪皓回到史莱克学院的时候,在学院大门外看到了三个人。

今晚的月色很好,借助月光,他们立刻认出守候在这里的正是奥斯卡和宁荣荣,以及比白雪皓早一步回来的戴沐白。

白雪皓远远地看到很清楚,宁荣荣挺了挺还没发育的小胸脯,一脸玩味、嘲讽的表情在和戴沐白说着什么。

而戴沐白,白雪皓只能看见他的侧脸,不过只从侧脸就可以看到,戴沐白好像要处于爆发的边缘。

而且戴沐白周围的魂力波动可不小。

“不好”白雪皓暗道,戴沐白的脾气很是暴躁,宁荣荣又不知天高地厚,很可能被戴沐白所伤。

脚踏风灵步,以最快速度赶过去。

戴沐白终于压制不住自己地怒火,强烈地气势骤然涌动,魂力瞬间爆发出来,宁荣荣如果被击中,虽不至于受伤,但不可避免的受一番苦。

白雪皓如风儿一般,悄然出现在两人之间,没有释放出武魂,只是凭空出现两把冰刃短刀,运用所学的双刃舞,将魂力卸到两旁。

但就算如此,宁荣荣还是被魂力震得后退了几步。

“戴老大,你这样有点过分了,宁荣荣现在还没离开学院呢,她依然是我们的同伴。”白雪皓随手将手中的冰刃化为无数的冰晶消散,对着戴沐白的双眼说道。

戴沐白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白雪皓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身上绽放的魂力内敛,“好,小白,我给你个面子。”

邪眸冷冷的瞥了宁荣荣一眼,“你给我记住,这里不是你家,不要再招惹我,否则,我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

丢下这句话,他迈开大步,直奔学院内而去。

宁荣荣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吃过亏,她也没想到戴沐白居然真的敢向自己动手,虽然由于白雪皓的阻挡并没有真的受伤,但是自己的自尊心大受打击,一时间眼泪围着眼圈打转,死死的瞪视着戴沐白离开的方向说不出话来。

“小白”宁荣荣抹掉眼中的泪水,突然大声叫着白雪皓的外号。

白雪皓也是转身看向她。

宁荣荣狠狠的道:“帮我杀了他,你不是他的舍友吗?你实力那么强,如果是偷袭的话你肯定做得到。成功以后你就是我们七宝琉璃宗的贵宾,我给你钱,一万金魂币,怎么样?还有七宝琉璃宗以后无条件的支持。”

白雪皓缓步走到宁荣荣面前,正色道

“宁荣荣,你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吗,你还没有离开学院,我们大家还是同伴、还是同学,如果你真的继续这样的话……那你真的不适合这里。”

说完,白雪皓双手合拢,等了一会。

等到双手再次张开,手里出现了一朵唯美至极、精致漂亮的冰花。

白雪皓将冰花递到宁荣荣手上。

“这八瓣冰花,也算是象征着我们学院的八个人,上面都雕刻着我们的名字。你晚上好好考虑下,如果你还保持着这个想法,我劝你马上离开,这朵冰花算是我送你的离别礼物”

“如果你真打算留下,那你就把这个东西扔了、砸碎都行,我们八个人还是同学,也就不需要这朵冰花来纪念。”

说完,白雪皓转身离去,没有回头。

宁荣荣低头看着手上的漂亮冰花,不知道在想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