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一章 火焰领主

“魂骨技能”在远处鎏金椅上默默关注着比赛的教皇及封号斗罗中,不知道是谁悠悠传出这种评价声。

没错,虽然刚刚三米在施展魂骨技能的时候右臂上的暗黑色光芒极淡,但又怎么会瞒得住众位封号斗罗的眼睛。

那一招正是蕴藏在三米右臂中魂骨的力量,震荡之右臂骨,可以将手中的力量转化为无形的震荡波直接攻击到敌人的内部,即使是任何盾牌和护甲都无法防御的恐怖技能,不过缺点是使用者右臂本身也会承受一定的震荡反冲,是一个伤敌一千,自损五百的技能。

当然,这一缺点对于寻常魂师来说可能会是一个缺陷,但对于是三米的话就几乎可以忽略了。

“嗯老鬼,你好像对场上那孩子很感兴趣,按理来说就算魂骨比较稀有,也不至于让你在这种公共场合发声啊。”在贵宾席上,菊斗罗月关向着旁边的鬼斗罗意味深长地说道,言语尽是挑逗意味。

没错,刚刚说出魂骨技能的正是鬼斗罗鬼魅,也是菊斗罗月关的至交好友。

两人作为几十年的老交情,月关可是十分清楚鬼魅的性格,在平常与人交流中,除了遇到感兴趣的人或事情以外,几乎一天之内很难说得上一句话,整个人真的就像是他的名字鬼魅一般,幽暗、沉默。

“哼”鬼魅只是冷哼了一声,并没有回答月关的问题,不过就单凭这一声,月关就知道答案,不再多问了。

鬼魅的确对三米比较感兴趣,不是因为其在赛场上的所向披靡,更多的是三米施展武魂之后生命气息全无,宛若进入死亡状态的情况。

而鬼魅现在的情况与三米有些类似,准确的说都是没有生命,鬼斗罗小的时候因为曾经死亡过一次,后因为自己的武魂鬼魅,意外复活,但是却成为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状态,本身已经不具备了生命的体征,但是却又能自由活动。

这是鬼斗罗自成长到现在以来,第一次遇见与自己有些相似的状态,也是忍不住多加关注了起来。

武魂殿的成员被淘汰,下一场就是三米和史莱克的对决了,不过,也是秉承着与三米之前商讨的战术,此次回合的比赛史莱克这边直接弃权了。

下一场依然是幽影对决武魂殿这边。

现在武魂殿这边七人已经去了其四,剩下的三人也正是武魂殿黄金一代的翘楚,焱、邪月和胡列娜,三位魂王。

只是不知道,三人中谁会最先上场。

很快,一个人影就踏入了赛场中央,一头火红色长发,披散在背后,就连眼珠都是暗红色的,相貌十分普通,但是与之前的选手完全不同的是,其身上散发着一股无形的自信气质。

正是三人中的焱,武魂火焰领主,五十二级强攻系战魂师。

作为武魂殿中最为优秀的三个人之一,焱虽然并不认为对方会战胜自己,但是看对方上一局的表现上,在上场之后,也没有说出丝毫一句废话。炽热的暗红色火焰从身上骤然冒起,五个魂环在其周身显现,黄黄紫紫黑,尤其是最后一个幽暗深邃的黑色魂环,更是吸引了全场的木管。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在前两个魂环的作用下剧烈的膨胀起来,上身的衣服瞬间破碎,焱的肌肉隆起的宛如花岗岩一般,只是刹那间,他的身体竟然已经膨胀到了三米开外,比起刚刚上场使用岩钢巨盾的大块头还要大的多。

当然三米可不管对方的模样到底如何,就算是对面现在变成一只怪兽,也照打不误。

瞬间爆发之下,三米很快暴起出击,这种大块头说实话他也见了不少了,大多都是在武魂加持下看起来尤为强壮罢了,实际上很多都是外强中干,就像上一场那位,基本上就被三米一下干倒了、

焱盯着袭来的三米,没有丝毫胆怯,双拳抡起,整个人如同旋风一般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火焰之拳中蕴含的高温甚至将周围的空气变得扭曲。

轰然巨响中,三米的沉稳的右腿急速击中了焱的右拳,强烈的腿风甚至将焱的火焰击溃一大半。

下一刻,两人应声爆退,在正面的撞击下,三米竟然被焱撞的倒飞出三、四米开外。

而焱也同样出去了五、六米左右,看样子刚刚正面的争斗即使是三米在力量上占据些许上风,但却并没有取得任何优势。

更主要的是,三米没有感觉到焱的胳膊上有任何损伤,在强大的冲击之下,其拳头在外表上看起来却是毫发无损,要知道力量强大并不代表着身体能完全承受力量碰撞所带来的回冲。

三米也是仗着身体变态级别的恢复力,才能这么肆无忌惮地用强大的身体力量与人近身搏斗,不然战斗到现在,三米的身体早就废掉了。

甚至在刚才的冲击中,三米的右腿都受了点轻伤,只不过因为在短时间内快速恢复过来才像是没有受伤一般。但焱的拳头却并没有丝毫破损,甚至其身上的炽热更加剧烈了。

这说明焱在拥有强悍的攻击以外,还有着极为优秀的防御力。

极热、强攻、强防,这就是焱的武魂,火焰领主。

从某方面来看,他的武魂应该属于兽武魂,因为在使用的时候,这个武魂也是以附体形态出现的。达到了五十级,焱凭借着前两个魂技就令自己的身体坚硬到此种程度,可见其威势之强。

他的火焰领主可不只是火属性,而是火、土双属性。能够作为黄金一代中的一员,又岂会平庸?

“你的力量的确出乎我预料,不过光有力量可是不够的,如果你就这点程度的话,也就到此为止了。”焱摸了摸自己刚才挥击的右拳,虽然并没有受到多大伤,但是疼痛是不可避免的,刚刚三米踢的那一下的确是痛得不轻。

不过焱认为即使对面的力量比自己大上些许,但是自己加上极热与魂技的辅助之下,打败对方是绰绰有余的。

“的确,仅仅只有力量是不够的,以你刚才的表现,是赢不了我的。”三米淡淡的声音回应着。

“哼,大言不惭。”焱只是冷笑了一声,身上的第四魂环闪烁,其右臂的臂膀之上突然暗红色火焰亮起,不仅如此,整只右臂突然变得像是岩浆一般流动起来,恐怖的高温甚至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模糊起来。

滴滴岩浆掉落在地面上,甚至将地面上的玉石地面都彻底融化,散发出丝丝白烟。

火加土,可并不是分开的,两者加在一起便是最为恐怖的自然界的事物之一,岩浆,不管任何人被现在的焱所击中,恐怕立刻都会成为岩浆下的灰尘砂砾。

“你现在投降可还来得及,要不然被我击中的话,可不仅仅是受伤那么简单了。”焱甩了甩自己的岩浆右臂,冷冰冰地对三米劝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