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章 冰凝熔岩

暗红的岩浆在滚滚黑烟的裹挟里喷涌而出,炽热粘稠的熔融物质从焱的岩浆右臂中不断滴落,高温之下冒着丝丝白烟,散发着恐怖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既然三米不领情,焱也不会手下留情,

这一次,焱反守为攻,虽然岩浆手臂会给自己硕大的身体带来负担,使得原本的速度会有所下降,但是相比起其所赋予的就是魂师界最顶尖的攻击力之一,只要正面中了这一下,不管任何生物和物体相信都会变成岩浆亡魂。

而起就算是速度慢了一点,相比起普通的魂师也是不知道快了多少,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就窜到了三米面前,右臂上的岩浆也在其指挥下化为巨大的岩浆之拳,好似要将一切燃烧殆尽一般轰向三米。

而三米早在焱攻击袭来之前,摆好了架势,面对这强势的岩浆拳头,眼神意外的平静,三米不退反进,左拳直击,右手将那岩浆之拳拍向一旁,然后步伐微动,轻轻扭了下身体,居然以毫厘之差躲过了这一击。

同时这一刻,三米几乎身贴身一般接近了焱的身前,然后左手蓄力之下,一击重重的直掌拍击,打在了焱的小腹位置,无形的震荡之力其体内迸发。

焱原本的得意的面色突然变得惨白起来,只觉得体内的五脏六腑宛如被人放在锅里拿着大勺搅烂了一般,剧烈的疼痛从身体到外部一层层的爆发出来,硕大的身体在这股力量之下也是止不住地后退了七米的距离。

而焱本人在被打飞出去之后,突然哇地一声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双眼也开始布满了血丝,要不是凭借着火焰领主强悍的身躯,刚才的那一下他可能直接就退场了。

受到了这一下,也不知道是因为伤害太过痛苦还是被一个魂力比自己还要低一个大段的魂师,在如此重要的场合被痛殴而毫无尊严,还依然维持着刚刚推掌姿势的三米,明显感觉到对面更加炽热狂暴了,甚至在狂暴之中又带有一丝癫狂。

“你这家伙饶不了你,居然让我受到如此痛苦,饶不了你!”焱的双眼充斥着血丝又有些疯狂地咆哮道,被三米从内部伤到以后,就连话语中都带有一丝的痛苦。

这个时候,焱那恐怖的黑色第五魂环开始亮起,不管是场中的三米,还是在外的众多魂师都明显感觉到周身的温度明显上升。

“焱这家伙,是被痛苦冲昏头脑了吗?他这样做的话,武魂殿前的整个广场都难以存在了,这让教皇大人颜面何存。”在武魂殿一列的邪月看着赛场上明显变得不同于以往而疯狂的焱,咬牙切齿地说道。

胡列娜也只是紧皱眉头看着焱的所为,没有说话。

只见焱原本还是普通的左臂也变得如之前的右臂一般,化为滚滚的岩浆手臂,不止如此,焱的身体突然好似火山爆发一般,暗红的滚烫岩浆在黑色烟雾的裹挟之下,就像是河流流水一般,不断地散向周围,只是一瞬之间,焱周围的地形,便彻底被岩浆侵蚀。

在远处的坐在鎏金椅上的比比东看向焱的作为,眉头微微皱了下,看样子有一丝不喜。

月关作为比比东教皇心腹中的心腹,也是及时察觉到了教皇的情绪,正想起身动手之时,只见旁边的鬼斗罗不知道何时早已离开座位,站在了赛场边缘位置。

一股无形的黑雾从其脚底流出,以一股远比焱的岩浆还要快上数十倍的速度覆盖到了整个涉及到比赛的广场,原本还反着幽光的玉石地面,就好像被刷上了一层深邃而黑暗的颜色一般,平整光滑。

之后,鬼斗罗就慢悠悠地走回了贵宾席上重新坐下,期间没有同任何一个人说过一句话,同样也没有人不识趣般地问他话语,当然某个菊花除外。

场中的两人并没有因为鬼斗罗的举动而影响到分毫,都是紧紧盯着对面的举动。

“这一下,我看你怎么躲。”焱有些歇斯底里说道,这一次两只手臂都化为了岩浆,攻击范围大大增加,绝对不会让三米出现上一次交锋躲避反击的行为,就连广场上都不断地被他的岩浆所覆盖。

这一刻,焱已经迫不及待冲了出去,一路狂奔之下,甚至流出了一道岩浆之路,甚为恐怖。

焱的双拳抡起,两个巨大的岩浆之n叉袭向三米,而这一次,三米居然少见地发出了一声嘲讽的笑声,甚至收起了上一次攻击的架势,平直了身体。

焱看见三米的所为,却反而是更急愤怒,直接怒吼起来。

三米面对强大的攻击,没有在硬碰硬,反而是少见地后退了,但也并不是直线后退,而是在后退的同时,身体在腿部力量爆发下,以一种精妙的步法,左右移动,玄而又玄地躲过了两个拳头的攻击。

但是焱并没有退缩,反而是看到三米且战且退,愈加疯狂地前进、挥拳。

但是每一次三米都总是在他的拳头来临之前,总是以更快的速度和技巧,闪转腾挪,毫厘之间躲过攻击,不断地,焱引以为豪的强力攻击却是一次都没有碰到三米一次。

“为什么为什么打不到,明明只要我打中一拳就赢了。”不断挥舞双拳的焱,看着攻击一下下落空,心里却是更加地急躁,心里不由自主地发出这种疑惑。

“为什么打不到,你是这样想的吧。”好似看穿了焱的想法,三米在躲闪的同时,轻轻开口说道。

焱听到这句话,就像是内心被利箭扎到一般,就连挥舞的拳头的节奏都乱了一点。

“焱他太过追求攻击力了,他没发现自己的速度和技巧,已经完全落后于人了吗?”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赛场外的邪月不由替焱焦急道。

“哼你现在已经退不可退了,我下一拳,你就是想躲都躲不了,不接也得接。”好像是为了掩饰自己被看穿的内心,焱强势说道。

的确,此时的三米几乎已经是达到了赛场边缘,正如焱所说到,已经退无可退了。

这个时候,焱好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身上的魂力彻底爆发开来,在三米无法再次后退的时候,将自己剩余的所有魂力,都汇聚到了岩浆之拳当中,势不可挡。

“太慢了,而且你的心已经乱了。”三米面对这强势的一拳没有丝毫的畏惧,同时身形微动,身上黑蓝之光迸发,只是身体微微晃动,下一刻就消失在了原地。

场外的众人也没有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下一个瞬间,只觉得气温骤降。

只见原本场地上几乎已经覆盖了一半的岩浆,突然多出了一条黑色的冰痕长道,而这条冰痕一端的尽头,正是焱刚刚的位置。

而此时的焱,虽然依旧保持着出拳的姿势,却是与之前的意气风发完全不同,此时的他已经彻底被黑色冰块所覆盖,不仅如此,在其背后,凝聚除了小山似的冰块,让焱的本体好似一个躺着的小山山头一般,

其底部,是一堆巨大不规则的冰刺,就像是是冰块在某股力量的余威之下延伸出来的一般,十分震撼。

而焱在冰块中一动不动,就连岩浆也彻底被冻结。胜负已经不言而喻。

在贵宾座椅上,看到这个结果的教皇比比东脸色明显难看起来,自己武魂殿精心培养出来的黄金一代,就这么输了,还输的如此难堪。

但是胜负已定,在光天化日之下,教皇也不能抵赖,只是吩咐手下草草为焱解冻,继续举办比赛。

而那鬼斗罗的黑雾,在比赛结束之时也消散了,整个广场地面,除了一小部分是在黑雾覆盖之前,被焱的岩浆所烧毁的部分,其他一切完好无损。

当然,史莱克继续采取认输的策略,逼迫武魂殿再派人上场。

下一个,出场的正是武魂为月刃,五十二级的强攻系器魂师,邪月。

但这一次,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只见邪月,却是缓缓走到了教皇面前,行礼之后,说道“教皇大人,这一次个人淘汰赛,我们认输,甘愿进入到下午的败者淘汰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