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六章 一箭破敌

此时的大块头的盾牌相较于之前那硕大的体积,小了许多,但是造型确实变得更加微小,盾牌尖端露出无数的尖刺,套用在起双手之上,宛若大了好几倍的拳套,再配合狂袭奔来、无与伦比的气势,端是恐怖无比。

这是岩钢巨盾的进攻形态,虽说大幅度缩小了体积,但是防御力确是不降反升,再配合魂技所带来的尖刺形态与本身的恐怖巨力,此时的这个大块头的攻击强度却是远超一般的强攻系魂师。

不过上一次,这个大块头还没有来得及用处这一招就被三米打飞出场,这一次显然是吸取了教训。

不仅如此,在白雪皓看向大块头攻击过来之时,看到其周身的奇怪光环,脑海之中居然闪过一丝涟漪,不过在白雪皓本身强大精神力的支持下很快就消失不见。

但是,通过刚刚那一瞬间的精神波动,白雪皓也判断出,应该是那名辅助魂师为这大块头莫名附加上了奇怪的BUFF,而且会在不经意间,影响着被进攻者。

没错,这是武魂殿辅助魂师的魂技之一,嘲讽光环,可以将其附加在任何人或物体之上,强制吸引敌人攻击光环所附加的载体,而这一次很明显是附加在了那体积明显缩小的盾牌之上。

两者魂技可以说是配合得天衣无缝,若是寻常魂师遇见,嘲讽之下,躲无可躲,即使是强攻硬接,全部的攻击也只会打在防御被增强的盾牌之上,毫无效果,然后,本人之后便会遭遇怪力猛攻,只能含恨倒下。

可惜,这一招面对精神力已非寻常魂师可比的白雪皓毫无效果,这种精神程度对的攻击,就像是一滴小水滴注入到了白雪皓浩瀚的精神湖泊中,掀起了微不足道的涟漪罢了。

“不过,既然你们想过来,就陪你们玩玩吧。”白雪皓左手拉弓上前,挺直腰身,右手早已拉弓满月,一支从箭头到箭杆都是螺旋形状的蓝色实体箭矢,从箭头到箭羽毛,由弓身到弓弦,快速浮现。

同时箭矢上周身的旋风顺着箭矢本身的螺旋轨道缠绕,形成独特的螺旋旋风连带着白雪皓自己的头发,衣物都随风飘动,声势好不惊人。

而这正是,白雪皓的第三魂技,风之矢。

而这支造型独特的螺旋箭矢,也是白雪皓根据家族的箭矢的传承知识笔记,特意为这第三魂技量身打造的,箭矢生风,风助箭威,相辅相成,生生不息。

而在另一边,化身为风,不断躲避唐三蓝银草控制的风精灵女队员,十分惊愕地看向了白雪皓这边,身为风精灵的她自然对风本身相当敏感,虽然从外表上白雪皓的攻击看起来寻常无比,但是那压缩异常的风力,却是在她看来十分恐怖。

“住手,严纲,快退回来,不要硬接那人的攻击。”这名女队员用很是清脆的声音焦急地喊道。

但是,此时这个大块头的攻击几乎已经到了白雪皓的身前,强大的攻击气势所造成的惯性推力,又岂是说停就停的,即使听到了队友的劝阻话语,严纲也根本没有能力做到。

况且,武魂本身强大的防御给他所带来的强烈自信,让他认为即使有能力停下,也不会真得去做的,靠着这一招的配合,严纲已经击败了无数自以为是的魂师了。

就在严纲的盾牌即将接触到弓身的一刹那,超越音速的箭矢,宛若掀起狂风波澜,带着螺旋风卷,就像是尖刺穿越纸片一般,不管是给严纲带来无比安全的盾牌还是他引以为傲的坚实肉体,全都摧枯拉朽般地被贯穿。

之后蓝光余威不减,依然带着强大的威势向后飞去,撞上了被号称可以抵挡魂帝全力攻击的结界,箭矢的蓝光与结界的白光瞬间亮起,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更令人惊惧的事,虽然那箭矢的威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衰弱,但是那白色的结界,也是出现了大量的裂缝,好似下一刻,箭矢便能突破而出。

这时,坐在贵宾席,鎏金椅上教皇一旁的身着黄色衣裙,姿态娇艳的月关站了起来,手上一朵橙色菊花显现。

也不见身上有任何魂环,月关只是拿起菊花对着箭矢的方向轻轻一抚,那原本裂痕无数的白色光罩瞬间变得光滑如初,不仅如此,本身还爆发出了强烈的白光,将余威快要耗尽的蓝色螺旋箭矢弹飞了出去,插落在了地面之上。

之后,月关本人好似做了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继续优雅地坐在鎏金椅之上,关注着比赛。

至于严纲本人则早是在狂风与箭矢的威势之下,以远超进攻而来的速度向后飞去,其右臂到右胸部分已经完全被冻结成了冰块,其右肩更是直接被贯穿了一个大洞。

更让严纲感到恐惧的事,其本人虽然受了这么重的伤,但是在寒冰之下他却感受不到任何疼痛,有的只有无穷无尽的寒意。

另一边,白雪皓看着这绝对胜利的战果,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刚刚在自己出箭的一瞬间,风向突然有所改变,导致自己的准头有所偏差,不然刚刚的那一箭就不是在他的肩上开一个洞,而是整个右臂都被彻底贯穿。

想到这里,白雪皓不由看向了另一边,风向变化的来源,那名风精灵的女队员有些发着冷汗得看向白雪皓这里,同时身上的第三魂环亮光刚刚熄灭,显然刚才风力改变就是这名风精灵女队员搞得鬼。

不愧是风精灵,即使相隔甚远,居然也能在一瞬间产生出能影响白雪皓准头的风力。

让白雪皓也不得不惊讶和赞叹,不愧是武魂殿的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能瞬间做出决策,还有能力来干扰到远距离的白雪皓。

殊不知,在那名风精灵的女队员心里才更为惊叹,要知道,在同阶段的魂师中,还没有魂师能做到打破严纲的防御,就是魂王也一样。不仅如此,外号为“风之掌控者”的她居然在刚刚只能微微改变箭矢的轨道,可见那股螺旋风力是有多么强力与可怕。

而此时武魂殿的那位辅助魂师已经是快步移动到了严纲的身旁,身上又再次出现绿色的光环,为严纲进行疗伤,作为武魂殿精心挑选传来的辅助,在能力方面也是十分全面的。

好巧不巧,被结界反弹过来的蓝色冰箭正好落在了距离辅助不远处的地方,不过,不管是重伤的严纲还是治疗的辅助,都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毕竟按照常识来说,这支箭矢已经完全失去作用,并不需要多管了。

“所以说,这就是情报战的优势。”白雪皓看着对方居然在这种时候居然这么粗心大意,不由感叹起来,在前面的各种比赛中隐藏那么久也并不是完全毫无意义的,起码关于他箭矢的技能一向也没有暴露。

“爆。”第一黄色魂环闪烁,冰霜印记转变到魂力固化箭矢上的话,就是箭矢的完全爆裂,既然机会就在眼前,白雪皓自然是紧紧地抓住。

随着插在地面上箭矢蓝色光芒的剧烈闪烁,一股魂力瞬间爆发开来。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箭矢之上冲出了一股凛冽的蓝色波浪,滚滚冰晶烟尘如同铺天盖地的沙尘暴一般,腾空而起。冰蓝色的爆炸光波,仿佛一朵婀娜多姿的七叶花,划破天际,妖艳绽放。

在场中的其他人,不管是史莱克还是武魂殿虽说都没处于那爆炸的范围内,但是却是十分明显地感觉周围温度瞬间低到了一股非常夸张的地步,在配合这恐怖的光景,身体不由地打了个寒颤。

等到烟雾、光波散去,众人才看清了爆炸范围内的情形,只见原本平整的玉石地面出现了一个大型的冰坑,而在冰坑里面,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大的身影正是那个大块头严纲,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昏迷,躺在地上,整个巨大的身型多出被炸的皮开肉绽,严重的甚至能看到内部的骨头,到那时由于在极度低温之下,并没有血液流出,伤口处完全被冻结,起没有受伤的身体表面也是被冰霜覆盖。

而另一个正常体型的那名辅助魂师,半跪在地面上,手上的权杖已经完全变成了冰杖,身前还有已经变成了冰环的两个圆环,其本人虽然看起来没有多大伤口,但是前半身却是完全被冰霜覆盖,身体也是完全止不住地在颤抖。

很明显,刚刚的一瞬间,这名辅助的反应十分迅速,及时张开了防御,帮助自己以及后面的队友抵挡住了部分伤害,不然,刚刚在没有任何防护的近距离的爆炸之下,两人可能就直接就没了。

但即使如此,这名男性辅助队员在嘴上忍不住吐出一口红色的冰晶之后,也是再也坚持不住,脸面朝下,向前倒了下去。

武魂殿两人,因白雪皓一支箭矢,完全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