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黄泉寒气

远比之前还要猛烈的爆炸冲天而起,冰蓝色的气浪迅速扩散,强大的威力甚至形成了一个小型的蓝色蘑菇云。

然而虽说是爆炸,但是却没有剧烈的高温,反而是出现了宛若冰天雪地一般的极端低温,强烈的温差变化使得周边地面冻结,并且迅速扩散。

场上幸存下来的队员们,不管是史莱克还是武魂殿,面对脚下袭来的冰面,十分有默契地同时跳跃起来,避免自己脚下被冻结。至于那些已经倒地的人员与地面接触的那一部分瞬间被冻结,整个身体与冰面联接在了一起。

经过武魂进化之后,白雪皓的第一魂技虽说还只是黄色百年魂环,但真实的威力,就算是白雪皓本人都难以估计,刚刚一支箭矢的爆炸就直接淘汰掉了那两名魂宗选手,现在冰雕体内数枚魂力固化箭的零距离爆炸,白雪皓估计处于爆炸中央的妖魅,即使现在实力堪比魂帝,也绝不会这么轻易抗住,特别是他的武魂月刃还被白雪皓给提前冻结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要破除极致之冰的冻结,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

此时,另一边的战场上,双方战的不相上下。

焱已经用出了自己的第五魂技,部分身躯化为岩浆,而朱竹清和戴沐白也终于用出了武魂融合技幽冥白虎。从整体局面上来看,史莱克学院一方甚至还略微占据着上风。

焱虽然强,但他以一敌二,面对幽冥白虎还是被完全压制。

“邪月那家伙不会面对一个魂宗就栽了跟头吧,这样下去局面就完全就劣势了。”焱一边抵挡住侵袭而来的寒气和幽冥白虎的攻击,吃惊地看着那爆炸的场中央。

虽说爆炸中央蓝光与烟尘剧烈,让人难以看清里面的情况如何,但是白雪皓却是一个例外,经过明灵目的加持,能清晰地看到里面的情景。

“果然,不是那么简单就结束了。”白雪皓刚才可是看得十分清楚,妖魅居然在爆炸来临前的一瞬间,直接解除了武魂融合技,妖魅的身体被分成了胡列娜和邪月两个人。

本来这没什么,但是武魂融合技却是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即使是武魂融合技本身的持有者大多也可能不知道。

那就是在武魂融合技在主动解除,由一人变为两人的一瞬之间,会有一个极为短暂的无敌状态,这种状态可以直接抵挡住来自外界的任何致命攻击。

当然,这个秘密看似作用巨大,但细细看来,其实十分鸡肋,本来武魂融合技的威力就十分强大,没人会愿意去主动解除,而且就算遇到危险,这个解除的一瞬间又难以把握,弄不好就是就会陷入更加绝望的境地。

但胡列娜和邪月也不愧是武魂殿黄金一代的领头人,居然准确把握了爆炸来临的这一瞬间,靠着这一武魂融合技的特性,躲过了致命的招数,虽说因为解除武魂融合技后,两人本身的魂力消耗了一大半,但好歹受伤并不严重,仍然有继续战斗的资本。

“正好,试验一下,这两种力量结合下的威力”白雪皓冰弓拉起,魂力固化箭现形,第四魂环闪烁。

箭矢第四魂技,雪花箭矢,是玄冰寒露七叶花所赋予的魂技,几乎是完美发挥出了其本身与冰弓的极寒本质,乃是白雪皓所有魂技中,温度最为极限的魂技。

被雪花箭矢所碰触的生命体,接触的部位会立刻生出一朵冰制七叶花朵,吸收对方体内魂力与体力,彻底丧失知觉,配合第一魂技的爆裂,可轻松使对方全身被七叶花所覆盖,乃是白雪皓目前最强大的控制魂技。

同时,这七叶花吸收的养分还会返还部分给白雪皓本体,兼具恢复功能,本来这一魂技与弓体本身的第四魂技,暴雪之旗配合施展,才会发挥最大威力,造成大范围的群体伤害,但现在面对单体,只需要雪花箭矢便也足够。

默默调动了缠绕在冰弓之上那属于三米气息的黑色丝线,那黑色丝线在白雪皓的魂力滋养之下,迅速扩大增长,缠绕在箭矢之上,形成了一个螺旋的曲线花纹。

同时,箭矢本身那纯净的极寒冷气在黑色丝线的缠绕之下,却是多了一丝十分诡异恐怖的气息,就像是直击灵魂的地狱寒气。

在这黑色花纹箭矢成型的时候,白雪皓居然有些微微皱眉地发现自己体内的魂力瞬间清空了一小部分,要知道,现在白雪皓的身体经过那七叶花每日生产的冰霜寒露的淬炼,体内的魂力品质几乎变得与极为纯净,即使是冰弓已经进化为了极致武魂,在施展一般魂技之时,只需很小的量便可满足,这一次这支箭矢的成型,居然直接清空了目前全部魂力的两成,实在是出乎预料。

就在胡列娜和邪月两人解除武魂融合技之后,还未完全取得身体控制权,身体处于僵直的时候,一支箭矢却是悄然突袭到了两人身前,不仅如此,这个缠绕着黑色花纹的箭矢,在临近两人之时,却是分裂成为了两支更小的箭矢,

邪月匆忙之际,只得是强忍身体不适,手持月刃抵挡,然那黑色花纹箭矢,却是在碰触到敌人的瞬间,剧烈爆开,无数细小冰粒散落空中,落在邪月皮肤表面。

虽说邪月用月刃抵挡住了这箭矢的爆裂冲击,但是在当自己身上结出了第一朵冰花之时,邪月开始意识到不对劲。

“不好”邪月明显察觉到这七叶冰花的危害性,赶紧调动了体内仅剩的魂力,月刃上光华流转,第四魂环闪烁,魂力化为血红的月光覆盖在皮肤表面,抵挡住冰花的侵蚀。

但这才刚刚动手,身体的温度也是十分正常,邪月却是感受到了一股宛如灵魂冻结一般的寒力,虽说身上已经将大部分冰晶碎粒抵挡在外,但是身体却依然动弹不得,就像被完全冻结一般。

三米的魂力本就是尸气,乃是世间少存的,死亡气息的一种,现在与白雪皓的极致之冰结合,产生异变,使得白雪皓的极致之冰,携带了了一丝不存与这个世界,地狱黄泉的寒气,拥有了冻结灵魂之功效。

虽说只有那么一丝,但是零和一可是完全不同,靠着这一丝变异的力量,即使邪月身上的七叶花数量极为有限,但是内在灵魂却是开始冻结,导致灵魂脱离了身体的控制权,没有月华护体,很快,邪月的身体直接被七叶冰花所淹没。

倒是胡列娜虽说同样受到箭矢黄泉寒气侵蚀的瞬间,但其体内与白雪皓、三米同源的力量却是与箭矢产生了共鸣,一阵蓝波过后,将这股力量抵消,反倒是没有什么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