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正是从这一天开始,大师让史莱克众人充分明白了魔鬼二字的含义。

以后,大师对他们的训练很简单,基本与第一天一样。

每天两到四个小时的对战。每天的对战情况都不一样,对战双方进行随机组合。有的时候是一对一,有时一对二,还有二对二,甚至是三对三,三对四。

甚至有一局,白雪皓带着俩辅助直接压得对面四个人抬不了头。

比拼之后便是极限的体能训练,并且在体能训练的时候,决不允许使用魂力。大师训练体能的方法层出不穷。最简单的就是负重跑。还有负重登山等各种各样的方法。但不论是哪种体能训练方法,务求让史莱克众人达到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

每次训练完毕,八个人都是在夜晚从木桶药浴中醒来。

就这样的训练,一直持续了三个月。

之前白雪皓虽然也进行过身体训练,但更多的是进行技巧练习,这种极限的体能训练,白雪皓的老爸没有相关经验,也不会贸然实验的。

终于三个月之后,大师给八个人,放了七天假,激动得胖子,额,也不能说胖子了。三个月的训练让胖子的体型瘦了一大圈,虽然还是比平常人宽一点,也真说不上胖了。当然,说胖子也说习惯了。

胖子是激动得当场落泪,放假第一天含泪去了某少儿不宜场所。

三个女生则声称这三个月每天都是训练,衣服都不够穿,第一天一大早,就莺莺燕燕地到索托城去购物了。

戴沐白,噢,不,戴少土豪到准备直接请所有人晚上到索托大酒店也就是索托城最大的酒店去庆祝一顿。

至于那胖子能不能来到饭局,就看他自己了。

第一天放假上午,唐三,白雪皓做着日常修炼,戴沐白虽然没有起的这么早,但也是赶上了早饭。

至于奥斯卡一大早睡懒觉到中午,才被其他三个人拉起来,匆匆吃了早午饭,便赶去索托城了。

一路上众人说说笑笑,高压的极限训练之后,情绪都是放松了不少。

就在四人快走到索托城门口的时候,一个身影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哇,老大”这个身影见到四人突然叫出声,声音中还带了丝哭腔。

“我靠,这是谁啊,怎么长了一个猪头?哎,声音咋这么耳熟呢?”奥斯卡有些夸张似的惊呼一声。

众人定睛看去,那摇晃着身体,有些蹒跚走来的,竟然是胖子马红俊,只不过他现在看起来却极为狼狈。不但身上的衣服多出破损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同时,他那减肥后的脸完全肿成了减肥前的大小,眼圈上带着紫黑色的淤青,嘴角处还挂着干涸的血渍。

“胖子,你这是怎么回事?”唐三赶忙走上去扶住摇摇欲坠的马红俊。奥斯卡熟练的召唤出自己的恢复大香肠递了过去。

马红俊也不客气,三口两口吃下香肠,看上去这才好了一些。

“妈的,这次可丢人了。”马红俊眼中充满了恨意,他本就脸圆眼小,此时脸这一被打肿,眼睛几乎被脸上的肥肉挤的看不到了。

“是谁把你打成这样?”戴沐白的声音中明显多了几分寒意,邪眸中怒光大放。

马红俊缓了缓气,这才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我上午就走了,到索托城准备好好解决一下我那邪火的问题。到了地方,真让我在草窝中发现个金凤凰。就在我准备叫上那小妹去解决问题的时候。谁知道却冒出一个猥琐大叔。他有一只手还用纱布包扎着,却非要跟我抢那小妹。当时我就问他,大叔,你手都这样了,还出来搞?你们猜他说什么?他竟然说老子又不用手搞。见过猥琐的,没见过这么猥琐的。”

戴沐白道:“后来你就和他打起来了?”

胖子挺了挺胸,道:“那是当然,他都欺负到我头上了,难道我还能忍嘛?本来我只想把他赶走就算了。谁知道这家伙竟然也是个魂师,而且还是个四环的魂宗。三下五除二就把我揍了一顿,还扔出了那家草窝。”

“我不服气,又和他干了一架,结果就成这样了”

马红俊这次显然被揍的不轻,尤其是精神上的打击更是十分严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倾诉着,听得白雪皓四人一阵皱眉。

“对了,我打听过了,那猥琐的大叔叫不乐”

“不乐?一个魂宗就敢欺负我兄弟?走,胖子你带路,咱们现在就去看看。小三,小白,小奥,你们三个去不去?”戴沐白很能理解现在胖子的心情,争风吃醋的事他以前也没少干,只不过大都是占便宜而已,自从朱竹清来了,他才收敛起来。

白雪皓点了点头,“走,一起去看看吧。”

马红俊一听四人肯为自己出头,顿时大喜,“好兄弟。走,咱们现在就去,说不定还能堵着他。”说完,他立刻跳了起来,转身就朝外面跑,似乎身上的伤都已经不疼了。

“别着急,要去也得先了解那家伙的武魂是什么情况。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唐三一直是几人中的军师人物,提出了个很理智的意见。

胖子虽然一脸的急迫,但还是仔细回忆了一下。

“那家伙身材不高,大约只有一米六左右,脸黑黑的,就像刚从煤窑里出来似的,他的武魂很奇怪。并不是攻击、防御或者是速度型的,感觉上,感觉上……”

胖子的目光飘到唐三身上,“似乎和三哥的武魂作用差不多,只是外形不同。”

几个人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控制系魂师?”

胖子点了点头,“应该是控制系的。他的武魂表面看去,是两个半圆形的罩子,都只有馒头大小,粉红色。这家伙把武魂一召唤出来,就带在头上,那样子别提多恶心了。他和我打的时候,一共用过两个魂技。第一个魂技是将那两个罩子变大,挡住了我的凤凰火线,第二个魂技是用两个罩子一前一后困住了我的身体。那罩子感觉上很柔韧,不知道是什么材质,连我的凤凰火焰都无法将它破坏。束缚在身上,把我包裹的像粽子一样,然后我就变成他的沙袋了。”

唐三的老师是理论大师,但即使这样,唐三也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武魂。

唐三思考了一会,为了保险,提议道

“控制系魂师比较特殊,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控制系魂师有着很大的优势。而且还是个魂宗,因此我们最好是一起上,去干掉他。小奥负责补给我负责控制,戴老大上前顶住,小白和胖子在远方输出,他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

“但现在,唯一的问题是,现在是白天,这还是在治安极好的索托城内。在这个人员聚集多的地方,我们非常不方便直接动手。”

“因此,我们需要一个诱饵”

“诱饵?”胖子脑袋有些没转过来,疑问道。

“没错,一个可以把他引到荒无人烟之地的诱饵”唐三再次强调了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