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修行日志

这一双雪花护腕,在历史上的主人也是比较少,毕竟在以前的白家,拥有冰属性的只是在少数,更多的还是传统的弓武魂。

不过,很少并不代表没有发挥作用,要说它在白家最辉煌的主人,还是一位赘婿,也就是曾经入赘到白家的一位霍姓青年。

据记载,他是以冰碧蝎武魂几乎横扫当时白家的同代之人,之后更是破例当上白家史上唯一一个外姓的族长,几乎是将白家带领到一个小高峰。

而这枚雪花护腕,更是在其亲自记录的个人日志中,详细记载了前期对自己的巨大帮助和自己总结的修炼方法。

当初白雪皓的父亲白辰几乎是把自己家的地下室翻了个底朝天,最后在白雪皓母亲的提醒下,从自己卧室的桌角找到了这本日志。

虽然武魂并不相同,但是白雪皓的冰弓武魂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位先祖所留下的基因而带来的变异。

这位先祖,同样是在三十级以后被当时自己的爱人,也就是白家当时的大小姐偷偷拿出来,送给他作为定情信物的,可以说是看的非常重了。

既然已经戴上了这四个护腕,白雪皓也是拿出了在魂导器戒指里不知道躺了多久的日志。

厚厚的整整一本,外表有一些难以掩饰的陈旧之感,但是却很少有破损之处。

霍姓先祖记录的前半生的大事小事一般都在其中。

从头开始看。

“一月九日,晴。今天桐桐终于同意跟我交往了,为了记录这一伟大时刻,所以我决定开始这本日记的书写。”

“一月十日,晴。今天是我和桐桐交往一天纪念日。我们一起去逛了街”

“一月二十一日,阴。今天桐桐有些不高兴。“

“二月九日,今天桐桐大姨妈来了,不舒服,我让她多喝热水,为什么她说我不关心她?我花了一整天时间带她看医生,最后医生说多喝热水。“

“二月十九日,桐桐”

一连翻了十几页,全都是桐桐,这和先前想的不一样啊。

这根本不是先祖的个人日记,完全就是桐桐记录日记,还是狗粮撒一大片的那种。

得,白雪皓好像有点认清这位先祖的嘴脸了。

在大致翻了超过一半以后,终于找到了相关内容。

“五月二十九日,哈哈,我终于到达魂尊了,同级的,我绝对是第一个人。更高兴的是桐桐居然为我准备了礼物。一整套护腕,好高兴,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这是第一条,再往后翻了几页才找到其他的

“五月三十日,桐桐送我的护腕,由于穿戴上的瞬间,体内魂力会激增,无法控制的魂力散发到体外,形成一种雪花的短暂异象,就叫它雪花护腕了。”

“六月一日,桐桐说之前没怎么有人戴过这个护腕,只知道对寒冰属性的魂师修炼有利,只能靠我自己琢磨了。”

“六月三十日,哈哈我果然是个天才,这个雪花护腕,不光对魂力修炼有利,照着我的修炼方法,对身体和魂力的控制进步也不小。

整整一个月,我翻书看报问老师,终于总结了一套修行方法。就是对魂力的精准控制。靠着雪花护腕的所带来的效果,首先要做的就是去爬树。”

爬树,什么玩意?爬树能锻炼魂力?

带着这样的疑问翻开了下一页。

“当然肯定不是普通的爬树,而是要走到树上。靠着冰属性魂力的特性,要求每一步,都要精准的在脚下,形成粘结的冰层,将自己能够稳固的站立在树干之上,之后能够稳定的行走,当然如果不戴护腕我可是能轻松做到的,但是,带上护腕,激增的重量,跳脱的魂力,让这个的难度呈几何倍数增长。不过我相信,只要我能在树上如履平地,我肯定会更强。”

往后又是翻了几页,全是虐狗日记。

什么,自从有了护腕,一整个夏天,桐桐与自己在一起的次数都多了,说这位先祖就好像一个移动的冰块,和他靠近了,只感觉清爽无比。

先祖也是毫不要脸,还说“我愿意永远做你的冰块。”

关于这个雪花护腕的个人日志,其中一多半都是在撒狗粮,将狗粮直接摁在白雪皓嘴里的那种。

终于在一个月后的又找到了相关内容

“七月三十日,我感觉三十一级魂力的瓶颈都松动了,这个护腕真是宝贝。现在的树对我就像平地一般,之前还会留下个冰脚印,导致我被林木看管的大爷通缉了一个月,我也没干啥,不就一整片小树林都都多了点脚印吗,我觉得的挺帅的,说不定院长看了还会给大爷升职加薪,走向人生巅峰。”

“现在不一样了,我走过之后,连脚印都不会留了,我轻轻地走,不带走一片树皮。这大爷也真是的,我偷你家大米了,经过小树林,像是防贼一样盯着我。”

“树木如履平地了,我当然不会满足。既然,连树都走过了,水肯定没问题吧。今天,我决定了,就在这水上去稳稳当当的行走。”

“八月一日,爱,这水也太矫情了吧,我魂力稍微放出来点,一冰冻结一大片,我要的是那种只在脚下结冰的那种,不会让别人看出丝毫的破绽,看来,魂力控制方面的锻炼,任重而道远。”

“八月三日,终于,看湖的大妈也要对我下手了吗,爱,看来我这样帅气的人果然是男女通吃啊。这大妈,下手还真狠啊,撞得我屁股现在都疼。”

“八月十日,金鱼武魂的大妈,武魂附体后的形态,让我打破了对美人鱼的幻想,特别是她还每天在后面追着跑,这压力真是不一般大。大妈,以后在水里,能多穿点衣服吗,你这身材,我的眼睛受不了。”

“八月十三日,大妈,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人群之一。金鱼大妈一个人还不满足,居然叫上了几个姐妹在湖边唱歌跳舞给她助威,呵呵。”

“八月三十日,果然,压力才是动力,我只用了一个月,就达到了之前花费两个月时间才练成的在树上,不留痕迹飞奔的效果。临别之际,大妈的姐妹们唱歌跳舞送别,真不知是哭是笑。”

“十月一日,原来,实战才是将所付出的修行彻底激发出来的途径。斗魂场连续一个月的实战经历,自己先前靠着雪花护腕付出血与汗的修行,几乎是彻底开花,魂力连续提升两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