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破空镰鼬

每当风儿吹过肉汤总是不自然的下降那么一层。

在森林里,有什么风吹过,在正常不过了。还是在落日森林里这种针叶林一带,季风是非常频繁的事情。

食物也并没有人去特意观察,没有任何人发现不对劲。

只有白雪皓因为食量大,吃得又多又快,所以去盛肉汤的次数比较频繁。

在其他人因为滚烫地温度慢慢下肚的时候,白雪皓的肉汤早已用魂力偷偷地冷却完毕,咕咕地就喝完一碗了。

第一次盛汤的时候没有发现不对,以为是其他人,在自己食用期间也加了一碗。

但是,第二次的时候,白雪皓清除记得在自己两次盛汤之间,可是没有任何人起身离席的,而强欲之壶里面的肉汤却少了,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白雪皓眼力了得,岂会发现不了。

“不对劲”白雪皓眉头一皱,心里想到。

随即,魂力向双目间涌动,漆黑的双瞳转眼之间变成了冰蓝色。

与此同时,周围的所有情况全部清晰地映入白雪皓的脑海之中。

咋一眼看上去,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有呼呼的风声在咆哮。

不对,那股风有问题。

虽然,人的目光不能直接观察到风这种无形的自然之物,但是,却能通过与风的接触物,来了解到风的存在。

在白雪皓的视角里,周围的树木,枝叶几乎是一条奇特的轨迹,被割裂,被斩断。

白雪皓更是亲眼看到,怪风吹过,趴在树上的毛毛虫,掉落在地上,整齐地断成了两半。

在这落日森林里,这股怪风明显是魂兽魂技,要么是魂兽本体所致。

以白雪皓现在的目力,居然也看不到怪风的本体。

没有办法,白雪皓只能大幅度减少自己的视野范围,将所有的目力集中于那股怪风之上,这才勉强看清了怪风的本体。

这是两只奇特的魂兽。

两只魂兽除却颜色,倒是长得一模一样。

一银一黄。

两支魂兽的体型都不打,光论整体大小,只是和普通人的躯干差不多,毛茸茸的身体和耳朵,看上去就像猫咪和松鼠的结合体,十分可爱。

但是,这只是光看他们身体的情况下。

前方,锋利而透露着寒光的爪子,跃然于手臂之上,尤其是爪子的长度,几乎和身体一样长,令人望而身寒。

最奇特的是它的尾巴,居然是一把巨大的弯月镰刀,占据了整个身体总长的大半部分。

“之前也是有些放松了,没有时刻开启明灵目进行观察,居然是因为吃得太快才明显观察到异样。”白雪皓有些自责道

若无其事地又走向了餐桌旁,坐好位置。

“有情况,大家先别轻举妄动。”白雪皓观察到了危险,自然提醒众人道。

白雪皓说话很严肃,众人自然是不会认为是玩笑,只得是正襟危坐,心神时刻观察着四周。

但是,所有人除了几阵呼呼地风声,没有观察到异样的情况。

“小白,怎么一回事,是什么东西出现了。”戴沐白作为带头大哥,也是没有观察到情况如何,只能是代表大家询问白雪皓。

“就是这股怪风,刚才在我们不注意的死角,切割了不知道多少东西,因为速度太快了,就算是我,也只能勉强看清本体是什么模样,只知道……”白雪皓将自己所看到的魂兽的样子讲述给大家听。

“切割,怪风,镰刀。”大师低头沉思道,好像是想起了什么。

“怎么小刚,你知道是什么魂兽导致的吗?”在一旁的弗兰德明显是观察到了大师一样的表情。

“我的确是想到了一种魂兽,不过关于它的资料太少了,我还一直以为只是传说呢。”

“大师,你别卖关子了,想到什么就说吧,总别在这两眼抓瞎的强”一旁的胖子马红俊着急地说道。

“这种魂兽名叫破空镰鼬,是比较罕见的双属性魂兽,它的速度奇快,在同级别的魂兽中,单纯论速度很少有能比得上它的。由于速度过快,它经常是以旋风的姿态出现,用像镰刀一样锐利的爪子和尾巴袭击遇到的生物。”

“因为速度太快的原因,被害者即使被破空镰鼬划开很长的伤口,一时半会也觉不到痛楚,只有在作出剧烈的动作,伤口才会迸发,被害者这才知道,自己已经受伤。其实力非常恐怖,甚至在一些地区,它们被称为“风魔”作为传说,一直流传着。”

“如果真是镰鼬的话,只要年限合适,倒也十分符合我们的目标,但恐怕很难抓到它。奥斯卡的凤尾鸡冠蛇你们上次也见识过了,其第三魂技,用它的速度飞行一分钟,已经多次让你们化解危机了。但我告诉你们,曼陀罗蛇的速度与镰鼬相比,也只是婴儿学步罢了。”

“即使是实力比它们强得多的魂师遇上了,也不敢百分百保证能抓到。”

大师郑重强调道。

“大师,我有个建议。恐怕能帮我们轻松抓到它。”这个时候,白雪皓在一旁说出了令人惊喜的话语。

“嗯?什么方法。”这时候戴沐白着急问道,毕竟,这个镰鼬太符合朱竹清的魂环对象了,戴沐白不得不上心。

就连一旁冷漠的朱竹清眼神中看上去都有那么一丝期盼。

“很简单,刚才我观察到,这两只镰鼬,一直在我们面前不敢现身,恐怕是怕我们人多势众。光明正大地偷吃我们的食物,恐怕是对自己的速度有绝对的自信。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就假装从未发现它们,在肉汤里做些手脚。”

白雪皓有理有据地说道。

“你是说,下毒?”小舞听白雪皓的话语不由小声惊呼道。

“但是,我哥他不在这里,我们在座的所有人没一个了解毒的,拿什么东西做手脚啊。”小舞三句话离不开自己的哥,不过说得也确实在理。

众人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一时之间陷入了僵局。

一阵沉默。

“那个,我觉得,我应该可以胜任这个工作。”过了好一会,坐在边缘的刘贵,举起了小手,弱弱地说道。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才聚集到他的身上。

对啊,怎么忘了他啊,明明刚刚在饭桌上刚听到他在吹嘘自己的魂技。

可能是他的存在感太低了,真是没想到。史莱克众人这时候心里不由一同说道。

刘贵如果知道这时候所有人在心里的吐槽,很可能哭晕在厕所。

我刚刚给你们讲的魂技,转眼就忘,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