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的两只镰鼬斗得旗鼓相当,一刀双爪,打得好不热闹。

最终,过了好一会儿。好像是因为酒劲过去,毒粉菇的麻痹效果终于起作用了,在空中一直缠斗的镰鼬,再一次激烈的碰撞之后,几乎是同时从空中落下,砰的一声,一起砸在泥泞的土地上面,不再有任何动静。

一旁的史莱克这边,自然观察到了这个情况。

一阵沉默之后,终于确定这两只疯狂的镰鼬不再有任何动静了,戴沐白作为带头大哥,第一个上前去观察情况,这些人里,就他的实力最强,如果还有什么意外,也完全有能力承受。

戴沐白上前观察,才终于看清了让众人一直遭罪的元凶。

一银一黄两只宛若猫咪般的镰鼬,此时正相互拥抱,一脸舒适地睡在了地面之上,脸上是一脸沉醉地幸福表情。

看这样子,刚才的蘑菇肉汤真是让这两只镰鼬感受到天堂的极乐。

“好了,没事了,你们都过来看看吧。”戴沐白朝向后面的人群招手,示意大家现在已经安全了。

众人这才放下了刚才紧绷的心态,一个个都送了一口气,虽然结果是好的,但刚才那种不知道会不会突然被割伤的情况,真得不是很轻松。

马红俊第一个跳了出来,向着戴沐白那边跑了过去,其他人也是陆陆续续走了过去,想看看这个被称作“风魔”的,到底是个什么家伙。

由于韩灵和白雪皓腿部都被割伤,只得是被贾全和刘贵慢慢扶着过去。

“啧啧,没想到就是这么两个小玩意,让我们都毫无办法,还得下药才能摆平。”奥斯卡提起黄色镰鼬的后颈,仔细端详道。

“看这陶醉的小表情,刚才那个加料的肉汤,肯定非常好吃,可惜,全进了他们的肚子里了。”胖子在一旁感慨着。

“哟,胖子,要不等会再给你做个料更猛的,给你吃个够。”戴沐白在旁边打趣道,显然制服这两个小家伙了,他显得很是开心,这样朱竹清的魂环就有着落了。

“别啊,戴老大。我就开个玩笑,真要吃了,还不知道出多大丑呢”胖子真是日常买哭道。

这个时候,大师他们也是慢悠悠走了过来,仔细拿起躺在地上的另一只银色的镰鼬并且和奥斯卡要来了他手中的那只黄色镰鼬,对比观察道,

“这两只镰鼬,应该是一对夫妻。这只黄色是公的,银色是母的。根据它们尾巴上的镰刀长度来看,这只公的年限略大一些,可能已经超过两千年了,母的应该是在一千七百年左右,除了这只公的年限偏大,基本符合我们的目标。”

“竹清,这两只魂兽必定会有你的一只。一般来说第三魂环的极限就是一千七百多年,除非身体素质极为优秀,能承受更高年限。你的情况我也有所了解,虽说比起平常魂师来说,你已经远超他们了,但是吸收超过两千年的还是太过勉强,因此你来吸收这只银色镰鼬的魂环吧。”

朱竹清对于大师的分析听在耳里,对自己得情况也十分了解,遵从命令,说道:“是,大师。”

说罢,朱竹清从大师手里接过睡得正熟的银色镰鼬,冷漠的脸孔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接着,大师转头看向了,被人扶着慢吞吞走过来的白雪皓。

“小白,你的情况我也有所了解,冰属性魂兽可遇不可求,这镰鼬不管是速度,穿透对你的弓来说都是比较契合的。对你来说,这只镰鼬也不会浪费你的这顶级器武魂的优势,唯一的问题就是,剩余这只镰鼬,修为刚刚超过两千年,你有把握能顺利吸收吗?”

“当然了,大师。这点问题都是小意思。”白雪皓的身体自小就经过父亲的打磨,再加上自身优秀的天赋以及入学史莱克以后,大师的魔鬼训练,雪花护腕的修炼等,白雪皓的身体早就已经远超同龄魂师一大截了。

当初的唐三能够吸收超越两千年的人面魔蛛,白雪皓自然不会输给他。

“好,那你先把伤养好,将精气神恢复到巅峰状态,保证能够顺利吸收。”大师早就对白雪皓的回答有所预料,作为老师,他当然会对自己的学生身体状况有所了解,刚刚只是象征性询问一下。

“是”白雪皓点了点头,回应了大师。

另一边,满状态的朱竹清已经结束了手头上这个小东西可怜的生命,在戴沐白的护法之下,开始了吸收魂环的过程。

白雪皓就和寒王三人组,则是退到一旁,准备先处理好腿上的伤势再说。

白雪皓的伤口比较小,只是稍微包扎一下就好了。但是一旁的韩灵,腿上划了一个大口子,刚才镰鼬肆虐的时候,不敢乱叫,现在,事情平静下来了,一直在嗷嗷叫个不停。

“全全慢点,疼。”韩灵一边被贾全架着,慢慢靠在了一棵树上坐下,同时还痛得叫个不停。

白雪皓看他惨叫的这个模样,也是从自己的魂导器戒指中拿出一个医疗箱,里面是白雪皓的母亲,在他临走前精心准备的平常跌打损伤,感冒发烧之类常用的药物。

“贾全,里面是一些常用的药物,给你大哥稍微治疗一下。”白雪皓将药箱推给贾全。

“好的,老大。”贾全笑嘻嘻,接过药箱,直接拿出一个红瓶药来。

“大哥,你说我咋这么倒霉呢。刚开始唯一被砍伤的就是我了你说哎呦”韩灵话还没说完,直接惨叫一声翻了个身,满脸都是忍痛的表情,只得大嘴朝天不断得吸几口凉气。

韩灵看了一眼旁边拿着红瓶给他倒药,一脸呆滞的贾全

“你倒的啥药啊。”

“红花油啊”

“红花油是治跌打损伤的,你涂我伤口干啥呀。”韩灵在一旁咆哮指挥,显然对于自己的小弟感到无奈。

“伤口先用酒精消毒,再涂上白瓶里面的那个小粉粉,在用纱布包起来就行了。”一旁的白雪皓也是无语道。

贾全尴尬笑了笑,把红花油放回去。在自己大哥指挥下,直接就上药了,虽然他大哥本人痛的叫个不停。

就这样,在韩灵痛苦的上药中,白雪皓盘膝而坐,就地冥想,准备回复魂力,为吸收魂环做好准备。

一段时间过去

等到了白雪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韩灵腿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完毕了,就连刚才一直喊个不停的韩灵,都已经默默睡着了。

而另一边的,朱竹清对于银色镰鼬魂环的吸收,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

-----------------------------------------------------------

ps:感谢刺觉修罗的100起点币打赏,特别感谢这位书友长期以来的一直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