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时空穿梭

“时间?”白雪皓瞳孔微缩,时间与空间作为世界运行的本源力量,一直以稀少而强大著称。

白雪皓单单只是拥有一个有一点空间属性皮毛的第三魂技,便可以肆无忌惮的与一只不死鸟在空中缠斗,而眼前的这只粉色魂兽,噢,不应该说是时梦兽居然敢自称掌握时间。

“你不用惊讶,在这个大陆上,魂兽的存在要远远比你们人类久远,我们魂兽最初的起源甚至比你们人类中一直备受尊崇的神还要强大。在魂兽之中出现任何属性都不奇怪,掌管时间属性看似十分稀有,比例也极为稀少,但是在我们那个年代,有着庞大的魂兽基数之下,我也只是拥有时间属性魂兽的九牛一毛罢了。”

“等一下,你说这个年代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不是这个年代的,你是从未来穿梭而来的?”白雪皓注意到了一个关键问题,不淡定地小小惊呼了起来,想起了前世之中各种重生回到过去的小说。

粉色的时梦兽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人能够回到过去,不管是人类还是魂兽,就算是神也不例外。不过,虽然不能回到过去,但可以通往未来。而我是来自于距离现在很遥远的过去,我是一名能够进行时间旅途,不断地穿越未来的魂兽。”

诞生于遥远的过去,虽然这些话听起来难以置信,但是白雪皓却没有从眼前的时梦兽身上感知到任何撒谎的痕迹,也就是说它所讲述的有很大可能就是真的。白雪皓心里暗暗想到。

“至于我诞生的年代距离现在已经太过久远,我也早已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知道那时候的大陆是龙族统治的年代,我在那个年代,就算修为超过了十万年,但比起那些实力强大的龙族,也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至于你想了解的,我为什么会来到你的精神世界,就与我的未来旅行有关了。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拥有强大属性的魂兽数不胜数,虽然时间属性尤为珍贵,但并不是我独有的。一些真正实力变态的家伙,都将时间不断运用到战斗及生存之上,不像我虽然拥有极高的时间天赋属性,但是基本上就是不断往时空穿梭这个方向发展,单纯论战斗力,我恐怕都不如一些天赋很高的万年魂兽。”

“但幸运的是,我自身强大的精神属性和幻术能力,经常能迷惑实力远超于我的敌人,因此,虽然我很少战胜一些敌人,但也很少会输给其他魂兽或敌人。

“我不断穿梭于未来各个时代,虽然修为有所增长,但实力并没有太大变化。直到数百年前,我遇到了一个实力极为变态,身含六种属性的后辈魂兽,其中两种就包含时间和空间,虽然只有万年修为,但是实力已经远远超越我。它应该是看到我拥有深厚的时间法则的力量,想要吞噬我,增强自己的修为。本想与往常一样,以幻术将其迷惑,我再趁这机会穿梭时空逃跑。”

“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位后辈魂兽在时间上的造诣也非常了得,虽然它不能像我一样任意穿梭时空,但是却已经达到了封锁时空的能力,导致我没有办法穿越未来,逃离战场。没有办法,我只能运用我仅有的幻术能力,强制与其战斗,但最终结果却是我受到重伤,但好歹消耗了它许多魂力,在时空封锁上露出了破绽,我付出了很大代价才得以成功穿梭未来,逃跑成功。”

“虽然最终我成功逃离了战场,但我也基本奄奄一息,重伤濒死。于是,在绝望中,我托着最后的残躯,以最后的生命力为代价,以‘寻找能复活的最大希望’为目的,来预测未来。”

“而我所得到的预言,能让我在之后复活的最大可能性,就是十年之后某一天,落日森林里,外围区域的一个地点,出现的一位从天而降的人类少年。而我现在等的这个少年,就是你。”

时梦兽眼神一脸诚恳,蓝色的大眼睛中,闪烁着熠熠光辉,死死盯着白雪皓。

听到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故事,白雪皓有些沉默。

如果在前世来说,听到这些话,肯定是不可信的。但来到这个光怪陆离,武魂、魂兽都千奇百怪的斗罗大陆,白雪皓也就不得不掂量掂量,好好思考一下了。况且白雪皓那种分辨善念、恶念的奇怪天赋,也的确感受不到眼前这个时梦兽对自己有任何非分的念想。

“既然你已经死了,那为什么还可以出现在我的精神世界里。”白雪皓将整个逻辑从头思考了下,问出了一些关键问题。

“虽然我的本体已经消亡,但是凭借着强大的精神力与我特殊的魂骨结合,我勉强以一种精神体的状态存活了下来,不过这个状态却也持续不了太久,长时间下去我会彻底死亡的。”

“魂骨?还是十万年魂兽的魂骨?”白雪皓小心脏突然开始砰砰地快速跳动起来,要说这个世界上最为珍贵的东西,当属魂骨,无出其右,而十万年魂兽的魂骨,就算说是价值连城都有些低估了。

在前世白雪皓对于《斗罗大陆》的剧情,好像出现的十万年魂兽的魂骨大部分都在唐三手中,而其他像是史莱克七怪连,基本的魂骨套装都没凑齐,更别说十万年魂骨了。

不过,前世毕竟是作为一个成年人,白雪皓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不能让一块虚无缥缈的魂骨弄得失了智,现在首要面对的问题是眼前的时梦兽该如何处理,说实话,就算是白雪皓有着超乎寻常的,辨别善恶的天赋,但也不敢保证能百分百辨别出眼前这个十万年的时梦兽说得是真是假。

毕竟,精神力这个范畴,白雪皓也不了解,保不准有什么特殊的功效。

白雪皓只能是试探地问道:

“你说,我是将你复活的最大希望。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魂尊,在这个落日森立,就算是封号斗罗,虽然不常见,但也绝对出现过吧,为什么你就预言认定我就是你的最大希望了。”

“这个谁能知道呢,我献祭了最后的生命力,运用时间的力量已经是触摸到了时间的一些本质,时间法则告诉的我,你就是我最大的希望,这个我本人也是没有办法做出一些有用解释的。”

“不过,在进入你的精神世界以后,我也能稍微理解了。无边无际的精神世界,神秘珠子的守护,而且我对人类也是十分了解的,以你现在的年纪达到魂尊的修为,在人类之中,这天赋也绝对是顶尖的吧。所有的这一切无一不在证明着你的身上有着巨大潜力。”

时梦兽解释的话语之中有些激动,也许是因为十年的等待,终于迎来了最后的一丝希望吧。

“那如果我想要复活你的话,我该怎么做。”

“很简单,就是吸收我的魂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