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录:小祖宗

西湖小筑。

晌午的日光越发明媚,明恍而温暖,铺陈得平章府的园子里碧树繁花,锦簇芬芳,香气馥郁,撩动鼻端。

刘管家果然说到做到,日晷上晌午的时刻才落了影,他派来的侍卫便有礼且坚决地将大理寺诸位“护送”出了府。

而早在一个时辰前,平章府的小厮急急忙忙来就将谢长怀请走了。

彼时他神色有些异样波动,似听到不好消息,可他疾步亟欲离开前还是对赵重幻道:“不要妄动内力!不要自己冒险!有事可去丰裕门内平郡夫人府寻我!”

两个不要,一个去处,三分霸道七分关心。

赵重幻自然明了他的意思,心里不自禁又生出夜雨无声的潮湿,晕在眸子里都泛出几分氤氲来。

“我知道!”她点头,至于他遇到了甚难题,她也不适宜追问,可她还是忍不住踌躇地加了一句道,“那个……万一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也知道在何处寻到我!”

闻言,他若潭的眸底星点微动,似内敛着某种情绪,意味悠长,但终却未再多言,只深望了她一眼,亦点点头便匆匆离去。

此刻,七里荷塘处,只余下她跟阿陶、阿牛三人。

刘管家听说她是来为贾衙内抓鬼的,虽然他看她时,精明的眼中都是审视,但是鉴于贾子敬一遇鬼就闹得园子里人仰马翻的可怕场景,他自也不好明面上反驳了去,惟警告赵重幻不该去的地方不要乱闯。

“二位大哥,府上哪些地方不该去?”赵重幻盯着刘管家细瘦精干的背影低低问道。

爽直的阿牛立刻凑过来:“东院的书斋跟薜荔园都不能去,抓住会被打死!”说着他圆滚滚的眼骨碌地挤了下,浑身还抖了抖,显然想到甚不可告人之可怕场景。

阿陶顿时嗓子痒咳嗽一下。

阿牛马上闭嘴。

“反正阿牛说的这两处小差爷尽量别去就是!”阿陶满面堆着笑,“衙内说西院随便走!”

赵重幻远山眉微微一挑,也笑:“感谢二位大哥,在下记住了!”

他们正说着,就见一个色彩煊艳的蝴蝶风筝“哗啦啦”从天而降,青云直坠落在了荷塘边的水面上。

“阿巧,阿巧,风筝落水里了,快给我去捡来!”一个脆生生的男娃童音远远地叫嚷着。

“来了,来了!”另一个清亮的少女声音也传来。

很快从竹林另一侧跑过来一大一小两个人,小的是个始龀年纪的小娃,后面追着一位十七八的清秀少女,看打扮是个婢女。

小娃倒是一身湖绿绫罗短衫衣裤,个头不高,颇为壮实,腰臀一线,跑起来跟一根长了腿的绮绿小柱子一般。

“东院小祖宗来了!”阿牛幽幽一叹。

赵重幻凝眉不语,心中暗忖:看来是平章大人的亲孙。

“小公子的风筝在那边!小人去捡可好?”

阿陶明显比阿牛机灵,早就讨好地小跑过去,弯了腰谄媚笑道。

小公子白胖的馒头脸上一双眼跟黑珠子似的,骨碌地白了他一眼,径自绕过他跑到赵重幻面前,气势十足地指着她道:“我要这个人给我捡!”

阿陶、阿牛一愣,连跟着的婢女阿巧也奇怪道:“阿陶捡不是一样的吗?小公子作甚非要他捡?”

“他长得丑呀!我想看他吓鱼!”

东院的小祖宗果然口舌毒辣,杀人不用刀。

“这——”阿陶可生怕得罪了真武帝君附过身的真圣,他赶忙道,“这位是衙内请来的,还有事要办,小公子的风筝小人去捡!”说着他利索地就要往荷塘里跳。

“你给本公子滚开!”东院小祖宗看来颇得其祖父真传,他指着赵重幻吆喝,“就你去捡!要不然告诉我阿翁,打死你!”

真不知从何处土地里冒出来的一个长歪了的绿娃子!怎么小小年纪就学得如此嚣张跋扈!

赵重幻不禁摇头,真该送去莲动院去让卢夫子好好教训教训才是!

阿陶、阿牛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差爷——”阿陶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赵重幻对他们安抚一笑:“小人去替小公子捡便是!”

------题外话------

诸君安:对于一目十行的小可爱说看不懂的,姐姐委实没有解决之道,哈哈哈!

新手难免总希望写得有文采一点,能获得认同多一些!也希望哪日姐姐成为那些大神了,随便写点粗话也有读者喝彩:)各位在读的小可爱们,辛苦啦!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