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雪饮狂刀

只不过这翠绿的叶子中间却有一道白色的痕迹,看起来非常的怪异,而那种子看起来更是平淡无奇。

沈飞眉头微微一皱,“这东西要怎么使用?”

“神华草直接放在前辈的双眸之上即可。“无欲真人还没有来的急说出那神华草的种子要如何服用,刚刚离开的岳麓等人竟然一脸慌张的退了回来。

当看到无欲真人跟沈飞的时候这岳麓等人明显楞了一下,不过却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脸色有些警惕的看着他们的背后,仿佛哪里有什么绝世猛兽即将冲出来一样。

“继续!”沈飞看了他们一眼神色平静的说道。

“是,这神华草的种子你只需要直接服用即可,非常的简单!”无欲真人看着沈飞一脸担忧的说道。

“嗯,下辈子做个好人!”沈飞长枪微微往前一送,轻易的就洞穿了无欲真人的咽喉。

“荷荷!”无欲真人大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喉咙,想要阻挡鲜血的蔓延,可是一切都是于事无补,那鲜血就如同泉水一般不断的往外喷涌。

不够几个呼吸的功夫,无欲真人的眸子就变得黯淡无光起来,沈飞随手把两片神华草的叶子贴在了自己的眼睛上。

一股清凉的感觉从那神华草的叶子上传来,就如同涂抹了一层清凉油一样的舒服,不过三息的功夫那神华草的叶子竟然完全融入了沈飞的皮肤内。

原本浓郁的化不开的雾气此时在他的眼里却变得通透 许多,能够跟清楚的看到不远处的山峰景色,此时沈飞也终于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为何常年没有没有人来了。

在大树后面五十米的地方,就是一深不见底的深渊,里面有阵阵寒气不断的往上冒,显然是大凶之地。

而让岳麓等人恐惧的则是一名身穿黑袍,长相狰狞的长发男子,他的头发非常的长,几乎要齐腰了,可却像是很多年没有洗过一样。

一块一块的,与其说是头发,倒不如说是一块黑色的痂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此人身上的气息极为的庞大恐怖,仿佛从尸山血海之中走出来的一样。

手里提着一把妖异的红色的大刀,这刀竟然有一人长,最重要的是上面散发着的恐怖气息让沈飞都觉得有些凝重。

沈飞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自己的眸光,旁若无人的捡起地上无欲真人的留下的储物戒指,收起之后就把那神华草的种子丢入了自己的口中。

神情轻松仿佛在吃一颗松子一样,而那拿着血刀的男人此时眸光也看向了沈飞,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丝不削的冷笑,“小子,这无欲真人可是你杀的?”他声音沙哑低沉的质问道。

沈飞的眉头微微一皱,扭头看向了对方,对方的气息的确是很强大,可如果真的战起来,他沈飞无惧任何人。

“你想要搞事?”沈飞看着对方沉声问道。

“哈哈!小子你很狂啊?”雪饮狂刀,聂庆矿看着沈飞冷冷的笑道,他在这里多少年了,一直想要追求那圣王境界。

也算是这颗星球的老人了,什么时候有人敢用这种口吻跟他说话?

“我狂是因为我有实力,如果你不想死还是掼滚远一点吧!”沈飞低着脑袋冷冷的说道,一双大手轻轻的摸索着那冰冷黝黑的枪身。

体内的灵力缓缓的催动,一战的意思非常明显,原本觉得自己难逃一死的岳麓此时却眸光一亮,看向了自己的师兄妹,轻轻的使了个眼色。

示意众人跟他一起后退了几步,就站在原地不敢妄动了,现在他可不想引起任何的变故,一旦沈飞跟着聂庆矿之间发生了大战,说不定他们就有了活下去的机会,甚至一举得到两名强者身上的宝物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这样的事情以前的确发生过,而且那人还成为了这颗星球上的霸主,虽然不是圣王境界,但是却无限接近圣王境界了。

可以说这是一颗存在无数可能的星球,每天不知道多少人都在这里发迹了,当然更多的是成为这里无人问津的枯骨。

聂庆矿什么话都没有在说了,他要用自己的大刀让沈飞知道什么是绝对强大的实力,他的实力在这颗星球上绝对能够排进前一百。

可以说是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了,否则岳麓等人见到他也不会如同见到了猛兽一般,血红色的大刀在地上轻轻的哗啦着。

发出刺耳的声音,随着聂庆矿不断的前行,他身上的血腥之气也变得越来越难闻,令人作呕,沈飞也缓缓的扭头看向了聂庆矿。

手中的黑色长青在他的掌心一种滴溜溜的转动着,发出嗡嗡的声音,看起来也很是不凡,岳麓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在这一刻都有些加剧了。

其他几个人也是如此,一个个都紧紧的盯着沈飞,希望沈飞能够跟着雪饮狂刀聂庆矿打个平分秋色,最好能够两败俱伤。

这样他们可就算是真的发达了,当两人相距还有五米的时候,彼此的气息终于碰撞在一起了,聂庆矿的气息就如同血妖一样的妖孽嗜血。

而沈飞则是不动如山,凶悍如那月犀牛一样,两人的气息碰撞竟然平分秋色,聂庆矿的那刀削一般清瘦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冷笑。

“果然是有些实力,难怪敢如此嚣张?”

“哈哈,收拾你应该够用。”沈飞冷冷的笑道。

“唰!”一道红光一闪而过朝着沈飞的脑袋上砍去,顿时一片浓郁的血腥气息笼罩沈飞,让他的眼前竟然出现了无数的幻影 。

一道道恐怖狰狞的幻影不断的朝着沈飞疯狂的攻了过去,沈飞的眉头为我一皱,体内的混沌之力轰然爆发,一层淡淡的虚无之火在他的面前升起。

所有的厉鬼全部都化为乌有,而那恐怖的血气也瞬间就崩溃开来,而此时那把大的惊人的血红色大刀也出现在了沈飞的脑袋上方,不过几厘米的距离就要落在沈飞的脑袋上。

“锵!”一声爆响,打的那血红色的大刀上面爆发出了一道摧残的火花,那恐怖的血红色大刀直接被打的飞了出去。

聂庆矿的脸色大变,还来不及做出防备,沈飞的大脚丫子就冲了上去,砰!一脚直接揣在了对方的胸口上。

那恐怖的力量直接踹的聂庆矿倒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洒在虚空之中,站在一旁还幻想着准备捡便宜的岳麓众人却傻眼了。

本来他们觉得就算是沈飞强大,可顶多能够跟着雪饮狂刀聂庆矿战个平手已经差不多了,却没想到竟然如此的凶残。

沈飞一脚踹飞了聂庆矿之后,双脚在地上用力一弹,如同离玄之箭一般飞了出去,手中的长枪更是迅捷如电。

“噗嗤!”一声闷响,聂庆矿看着自己胸口上的长枪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死在这里。

而且还是死的如此凄惨,沈飞紧随其后,大手紧紧的抓住了聂庆矿的脖子,冷冷的笑道:“我早就说了不让你搞事,你不听,现在好了吧!”

沈飞说完手臂微微一用力,咔擦一声,聂庆矿的脖子直接被沈飞捏爆成了一团血雾,随后大手轻轻一松,聂庆矿的躯体慢慢的滑落在地。

沈飞大手一探,聂庆矿的储物戒指跟那红色的大刀直接被沈飞收了起来,随即转身冷冷的看了岳麓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仅仅只是一眼,却让岳麓等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万幸的是沈飞并没有对他们动手,否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直到沈飞的身形消失不见,那种笼罩在众人心头上的压力才慢慢的消散,岳麓深深的吐了一口浊气,“此人如此凶残,在加上刚刚他服用神华草的举动,可能应该是才进入这里不久啊!”

“是啊!能够轻易杀死聂庆矿,他如果进入血榜的话,最少也是前五十名吧!”那名穿着红色战甲的妙龄少女看着沈飞离开的方向心有余悸的说道。

“可能不止,也许他能够进入前三十都说不定,不过这次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了,走吧!”岳麓有些疲惫的说道。

本来他以为如果自己进入天尊境界,在这星球上在怎么说也有了自保之力,最少其他人见到他不敢随意的欺辱。

却没想到这才不过眨眼的功夫,在他的面前竟然就死了一名血榜上面的高手,而且还是成名已久的天尊境界修士。

一行人快速的消散,等他们离开之后,沈飞的身形才慢慢的从原地浮现出来,他再度攀爬到了那颗大树上开始检查自己的战利品。

妖兽的内丹他毫不犹豫的就丢入了自己的嘴巴里,反正有混沌之火炼化,不过几个呼吸这些内丹就化成了精纯的灵力让他的修为有了不少的精进。

血榜前一百名在这颗星球上都是了不起的存在,聂庆矿的储物戒指里面存在的内丹是非常丰富的。

沈飞炼化完毕之后,静静的感悟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