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渡河

就这么一会儿吞噬内丹炼化的灵力竟然足足抵得上他苦修半年的,他原本充满怨毒的眸子此时却渐渐有了一丝亮光。

如果有足够的妖兽内丹,他的确可以快速的晋升成一名圣王境界的修士,他的体质非常强大如果能够晋升将来必定能够可以跟神王抗衡。

说不定真的有机会可以弄死那白胜衣,最少也可以让白胜衣有所忌惮,不至于让自己的妻女陷入险境之中。

深吸了一口气,沈飞直接提着那黑色的长青跳下大树朝着远处那连绵不断的山脉之中冲去,现在这里的浓雾对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干扰了,他需要做的就是不断的提升自己。

这里可是说是他的摇篮,没有圣王境界的修士,就算是天尊修士在强大,那总要有个上限吧!只要不超出那个上限,他就可以在这颗星球上肆意妄为。

所有人都将会是他的奴隶,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他就追上了岳麓等人,当看到沈飞的时候岳麓等人的脸色变得非常的难堪。

连聂庆矿都不是沈飞的对手,他们根本是一点战意提不起啊!对方玩去哪有了可以秒杀他们的资本。

深吸了一口气,岳麓大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慢慢的走了上来,“前辈,不知道有何吩咐?”

“我需要大量的人手,根本内丹,你们是第一批,成为我的奴隶或者是死,你们自己选择吧!”沈飞眸光冰冷的说道。

虽然他对于这个几个感情不错的师兄妹挺欣赏的,可是跟自己的妻女相比,那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

岳麓脸色再度一变,神情变得有些难看,他身后的几人看向沈飞的眸子也是充满了不甘之色。

可那又怎么样呢?在强大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徒劳的,最终岳麓等人全部乖乖成为了沈飞的奴隶。

一共是师兄弟七人,不过在这里探险的时候却死掉了死人,如今就只剩下大师兄岳麓,三师兄岳峰,五师弟岳龙跟小师妹岳晴四人了。

“把这里的情况跟我说一下,你们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的。”社沈飞眸光看向远方沉声说道。

“是主人。”岳麓上前恭敬的给沈飞把这里这里的实力分布,以及一些常识都告知了一遍。

听完之后沈飞对于整个星球也算是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当即带着众人朝着那苍茫山而去,这苍茫山是整颗星球上最大的山脉。

连绵不断不知道有多少万里,仿佛就像是一条盘踞在星球上的巨龙一般,让人望而生畏,山上的妖兽也是根据你深入的程度来决定的。

一般外围的妖兽最对就是圣灵境界,不过僧多粥少,往往以发现圣灵境界的妖兽,冲上去的修士怕是都要以成千上百来计算。

甚至如果猎杀的速度稍微慢上一点,那过来抢夺的人还要增加很多,虽然每次伤亡都很惨重,可是对于低阶修士来说他们根本没有选择。

很多人一旦遇到尊者境界以上的妖兽,那对很多人来说都是灭顶之灾,这里的妖兽内丹蕴含的灵力无比的精纯。

以至于他们的战斗力也比外界的妖兽更加的强大一些,在没有圣王存在的世界里,天尊境界的修士那就是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

也只有他们能够猎杀这些尊者境界的妖兽,而尊者境界的修士想要猎杀同等级别的妖兽,那要付出的代价是非常巨大的。

往往都需要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团队才能够进行,个人之力很难在这里生存下去,在即将进入苍茫山的时候,沈飞终于看到了其他的修士。

与其说是修士到不如说是要饭的,一个个衣衫褴褛,眸光充满了凶狠之色,身上都沾染了很多的血迹,显然是常年在这里厮杀存活下来的人。

虽然他们的境界都不算是高深,可身上的气息却非常的彪悍,就如同那只知道杀戮的野兽一样。

一双双不坏好意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沈飞等人,不过去而没有人愿意轻易的得罪一名尊者境界的修士。

更何况是两名呢,在即将进入山脉的时候麻烦来了,一名光头的尊者境界男子带着五六名圣灵境界的修士缓缓的挡住了沈飞等人的去路。

“想死?”沈飞眸光冰冷的看着那光头修士问道。

“哈哈!小子,你很嚣张啊!我光头强在这里混了五六年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的。”光头修士看着沈飞神情狰狞的冷笑道。

沈飞没有说话,手中的长枪如同毒龙一般凶狠的朝着光头强刺了过去,光头强脸色一变,没想到这沈飞竟然真的如此凶残,招呼不打就懂家伙了。

“沧浪!”一把宝刀冲天而起,“今天你光头爷爷倒要看看你有多牛。。。比。”手中大刀高高举起的光头强看着洞穿自己咽喉的黑色长枪,眸子里充满了质疑。

他真的想不通这长枪到底是怎么刺穿自己咽喉的,为何他一点都没有察觉呢,沈飞的手臂微微一震,洞穿咽喉的黑色长枪上爆发出了一股恐怖的力量。

“砰!”光头强的的脖子直接炸成了一片血雾,那光秃秃的脑袋就如同一个足球样在地上骨碌碌的滚出老远。

所到之处人们纷纷避开,如同见到了鬼魅一般,沈飞扭头看向了岳麓等人沉声说道:“把这几个人杀了。”

“是!”岳麓脸色一变,当即一马当先冲在了前面,希望能够给自己的师兄妹们减少一点压力。

岳峰岳龙见状分成左右开始包抄,彼此字啊这里也混的有一段时间了,自然清楚如何配合,而岳晴此时也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召唤出了两把短枪。

一手持一截短枪,看起来威风凛凛,如同一只红烧的大闸蟹一样朝着那几人冲了上去,跟在光头强身后的几人不过是圣灵境界的修士。

在岳麓等人攻防兼备的围杀之下,不到三分钟就已经被杀的干干净净,地上留下了几具冰冷的尸体。

岳麓恭敬的把战利品送到了沈飞的面前,“主人,这是战利品。”

沈飞看了一眼,大手一探直接把战利品检查了一下,把里面的妖兽内丹全部塞进自己的嘴巴里之后就随后把储物戒指丢给了岳麓,“你们分了吧!”

沈飞说完就大步流星的朝着苍茫山走去,站在不远处原本还有些想法的修士,此时都低着脑袋不敢去看沈飞。

生怕引起了沈飞的不满,给自己找来杀身之祸,随着他们渐渐深入这苍茫山,周围的修士渐渐便的少了起来。

妖兽也是如此,在沈飞的带领之下一连过了三天竟然连一只妖兽都没有遇到,这让沈飞有些蛋疼了,他来这里为的就是猎杀妖兽的。

收取内丹提升境界的,如果找不到妖兽那他来这里岂不是白来了,深吸了一口气,沈飞扭头看向了岳麓,“你可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强大的妖兽?”

岳麓急忙上前弯腰抱拳,思衬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我们师兄妹来的时间虽然不短,可是却一直在外围,这山里的情况实在不清楚。”

“嗯,好吧!”沈飞有些无奈,人家不知道自己总不能因为这个原因杀了对方吧!当即他站姿原地开始慢慢的动用望气术来推算。

到底哪里的妖兽会多一些,去那个方向自己能够得到的好处会多一些,足足推算了半个小时后,沈飞才再度睁开眼睛。

带着岳麓等人往西方走去,说来也奇怪,从他们转变方向开始,这一路上的确遇到了不少的妖兽,虽然算不上强大。

但是得到的妖兽内丹倒是不少,甚至还曾经遇到了一群飞天兔,这飞天兔也是一种强大的妖兽,不过这种妖兽可以说是修士们最喜欢遇到的。

群居,不会任何的法术,就是体型庞大,足足有两米高,在加上能够利用自己那锋利的兔牙咬人,除此之外简直一点攻击手段都没有。

可他们的内丹倒是上成货色,蕴含的灵力非常的精纯,沈飞带着岳麓等人一路前行,却没有发现,有一双妖异的眸子正不断的借助周围的山势地形紧紧的跟在后面。

一天后,众人出现在了一条宽阔的河流前面,整条河流宽的一眼望不到边际,河水如同万马奔腾一般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一直老实跟在沈飞后面的岳麓此时心里有些焦急了,急忙上前抱拳说道:“主人,这种河流是最不能横渡的,里面会有很多强大的妖兽存在,而且也有一切擅长水洗法术的人会隐藏在里面偷袭渡河之人,危险重重。”

沈飞眉头紧锁,他又何尝不知道这河水之中的威胁呢,可是望气术的推算是他一路西行的话能够遇到好处。

这一路上的经历也的确是印证了望气术的推算,沉吟了片刻之后沈飞扭头看着岳麓沉声问道:“不知道这飞行法宝是否可以在这里自由飞行呢?”

“飞行法宝?”岳麓等人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