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给桂枝治伤

以前在东阳的时候他可是得过两面见义勇为的今期,如今到了华北竟然又成为了见义勇为者。

黄毛一听气的简直要暴走了,“葛运辉不要以为你是个小队长就牛逼了。我告诉你安家大少爷失踪这件事老爷子都已经知道了,我想你很快就会接到通知,到时候要是因为你的事情耽误了安少爷你负担的起这个责任吗?”

被黄毛这么一吼葛运辉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安家不但在华北有些实力听说他们当代的家住在京都也有混的风生水起。

如果他真的得罪了安家以后在华北那还真是寸步难行,沈飞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走到了葛运辉的面前说道:“我还是那句老话你不行就让徐三昌来抗,徐三昌不行就有我沈飞来抗,这件事你直管放手去做。”

“沈飞说的对这些个王八蛋还无法无天了,竟然敢在我们医院闹事。”张旭成愤怒的声音突然响起。

葛运辉一听急忙谄媚的笑道:“张教授您说的是,我这就把人带走。”以前葛运辉虽然尊敬张教授却也没有吧对方放在心里。

不过自从遇到沈飞之后葛运辉一直想要搭上沈飞这条线,所以但凡是跟沈飞有接触的人他都利用自己的身份在公安系统里做出了详细的调查。

结果却让葛运辉大吃一惊,这个老教授的儿子竟然是华北省省长张宗昌,这件事他到现在连徐三昌都还没有通知。

张教授见葛运辉的态度竟然跟之前大有改变不禁有些好奇的看了对方一眼,不过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恭敬的站在了沈飞的面前,“沈飞你没事吧?”

“没事,他们几个比较惨。”沈飞指着差点被胖子踩死的小混混笑道。

“那你们几位聊着我这就把人带走。”葛运辉就算是在想往上爬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无论是沈飞还是张教授那都不是他能招惹的存在。

葛运辉直接压着黄毛等人离开,而此时一名年轻人却悄悄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张旭成急忙对着沈飞笑道:“这是我儿子张宗昌,宗昌还不赶紧给你沈叔叔行礼?”

张宗昌看着沈飞顿时愣住了,他在来的路上就听说沈飞的医术如何神奇药让他尊敬对方,对于这一点张宗昌非常认同毕竟按照父亲所说他母亲的烧伤还需要沈飞的治疗。

可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父亲竟然要他叫一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青年人叔叔,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张旭成见状顿时双眼一瞪。

他的老婆就是因为怀疑沈飞所以才遭受了这么一场惨祸,如今自己的儿子竟然也不尊重沈飞,这让他的一张老脸都找不到地方放了他眼睛一瞪就准备说话。

一旁的沈飞见状笑道:“旭成,咱们可造就说好了各论各的,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走吧!我先去帮桂枝把伤势治疗一下。”

沈飞说完转过头看向老班长笑道:“老班长你们就在这里待一会儿,我保证不会在有人来这里闹事,中午我请大家吃饭。”

见沈飞有事大家都不好多说什么,倒是胖子多嘴问了一句管饱不,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重症监护室里桂枝正拿着一本杂志在看,一见到房门被人推开她便轻轻的把手中的杂志放下,“老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啊?”

“我在外面碰到少门主了。”张旭成得意的说道。

桂枝顿时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而这时沈飞也走了进来她看着沈飞脸颊像火烧一般,“少门主”桂枝喊过之后就羞愧的低下了脑袋。

“呵呵,不要这么见外以后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叫少门主这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我们几个是傻子啊!”沈飞无所谓的挥了挥手说道。

“那可不行别人家里的事儿我管不了,可是我张家的事情只要我一天不死那就是一家之主,我说的话那就得算数。”张旭成看着自己的儿子气冲冲的吼道。

一旁的桂枝见状也忍不住尴尬笑道:“儿子,这位的确是你父亲师门里面的长辈。”

这下张宗昌愣住了他的父亲老是喜欢搞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他是知道的,可是母亲那可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一直都不喜欢父亲弄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如今她竟然主动帮着自己的老爸来说服自己,张宗昌不禁有些好奇的看了沈飞一眼,他实在不明白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竟然让自己的双亲都这么尊重他。

沈飞感受着张宗昌的目光微微一笑,而后看着张旭成说道:“你是张家之主那我还是神农门的少主呢?你说这事儿咱两谁听谁的?”

“少主”张旭成有些委屈的说道。

“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时代不同了咱们也的变通一下啊!毕竟宗昌也是有身份的人,让他叫我这么一个年轻人叔叔这要是传了出去他以后还怎么做人啊!”沈飞苦口婆心的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张旭成才认同的点了点头,“你们出去吧!桂枝的伤势不算太严重最多半个小时就可以了。”沈飞看着张旭成笑道。

“好”张旭成轻轻点了点头,他现在对沈飞那简直是盲目的崇拜,既然沈飞说半个小时能够治好那半小时就绝对能够治好。

张旭成见自己的儿子还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禁心里有些恼火,他双眼一瞪自有一股子威严,张宗昌眉头皱了一下但是却不愿意忤逆自己的父亲。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房间,沈飞看着脸色有些尴尬的桂枝笑道:“你闭上眼睛很快就好了。”

“好的,那麻烦你了少…沈飞。”原本桂枝是准备喊少门主的,不过一想到沈飞刚刚说的话她就把少门主三个字又收了回去。

“这样不就对了,你又不是我门下的弟子完全没有必要,旭成这个人就是太固执了否则他现在的地位可远远不是现在这样啊!”沈飞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解开了桂枝脸上的纱布。

“您可说的太对了,他一辈子都是这个臭脾气当初又好几次领导找他谈话,意思就是升迁结果他却跟人家领导直接在办公室里干起来了。”

“这要不是随着年纪渐长他的脾气有所收敛恐怕到现在还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医生呢。”桂枝显然是非常认同沈飞的说法。

在两人谈话间沈飞已经把缠绕在她脸上的纱布都取了下来,看着沈飞手中带着血水的纱布,桂枝楞了一下才笑道:“沈飞,你这手法也太专业了吧!我一点都感觉不到你就已经把纱布给取下来了。”

“要是咱们医生都会你这么一手,那可就真是病人的福音了啊!不行今天为了病人我说什么也要厚着脸皮求你把这手法留在咱们医院。”桂枝笑呵呵的说道、

“这不是我我藏拙,就算是我教了你们也学不会啊!”沈飞无奈的笑道,刚刚桂枝之所以感受不到疼痛那是因为他动用了灵力。

试问这种办法能有几个人学的会呢,听沈飞这么一说桂枝才想起来沈飞不同于其他的医生,他可是见过张旭成用灵符什么的给牛啊!羊啊!一类的治病这种东西就目前的国情来说还真是不好大面积推广。

“闭上眼睛慢慢的放松身体。”沈飞的声音突然变得温和起来,就像是冬日的阳光一般温暖让人全身懒洋洋的提不起一丝的力气。

桂枝的眼皮子轻轻的挣扎了两下就缓缓的闭上,神情非常的恬静而沈飞则是把灵力聚集到了手掌上。

此刻在他的手心中一团水蓝色的光球正缓缓的转动着,桂枝脸上的伤势非常的严重,应该是油温过高遇上了煤气泄漏。

上面不但有火焰烧过的还有被热油烫过的痕迹,半张脸上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看起来非常的恐怖。

沈飞手掌中的灵力光球就像是一个按摩器一样轻轻的在桂枝的脸上来回的晃动,随着沈飞的晃动桂枝脸上被烫伤的死皮都开始慢慢的翘了起来。

就像是被烧焦了一样然后慢慢的脱落,很快桂枝的脸上那些带有血迹的死皮就完全脱落干净。

看着桂枝身上的皮屑沈飞左手轻轻一挥,这些皮屑瞬间消失不见而沈飞则是继续用自己的灵力开始帮助桂枝重生新的皮肤。

病房门口张宗昌焦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来回的在门口踱步,沈飞这个年轻人他之前根本没有见过。

如今自己母亲的烧伤情况他也从王中平的口中得知,重度烧伤而且国内暂时还没有合适的治疗手段。

可自己的父亲母亲竟然就找来了这么一个年轻人,他终于忍不住内心的焦躁看向张旭成说道:“老爸你也是学医的,我妈这什么情况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咱们还是送我妈去国外治疗吧?”

“哼!说来说去你还是不相信少门主,你跟你妈都是一类人不见棺材不掉泪,当初少门主不让你妈妈烧饭,她不听非要去烧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