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语惊人

在吐出内丹之后,蟒蛇的实力就已经开始下跌,如今他刚刚渡劫成功该,体内无比的虚弱,在拖下去他只能死路一条。

蟒蛇张口嘶吼,而后整条庞大的身体都朝着道人撞了过去,完全不在理会道人的攻击。

就是以命搏命的打法,道人一时间竟然被蟒蛇猛烈的攻击手段打的左退右闪。

没办法蟒蛇那庞大的身体也不是摆设,他可以无视道人的攻击,但是道人却没有办法无视蟒蛇的攻击。

他那粗壮的尾巴每一击都有开山碎石的力量,如果真的被打中,少不得要伤筋动骨。

而悬浮在头顶上方的那柄铁锤虽然威力惊人,但是却有一个弊端,每次使用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催动。

五分钟过后去,道人有些心急了,这样剧烈的打斗对他的消耗同样也非常大,如果不能够在短时间内拿下蟒蛇,说不定要出大的变故。

毕竟刚刚蟒蛇飞天渡劫的盛况,估计已经惊动了不少人,道人抬头看了一眼正在虚空中滴溜溜转动的铁锤。

一直在疯狂攻击的蟒蛇猩红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疯狂,唰!他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周围更是有一亩大小的毒雾随着他一起翻滚而来。

周围的树木,一触碰到毒雾,就像是积雪遇上了烈日一般,纷纷消融,感受到那猛烈的罡风。

道人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此时也顾不得铁锤激活了几分力量,并指如剑,双手一指,口中轻喝道:“杀!”

“咻!”铁锤发出一声刺耳的响声,随后如彗星撞地球一般,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朝着蟒蛇撞了过去。

速度快如闪电,只能在虚空之中看到一条幻影,蟒蛇心中不甘,可此时想要躲避依然来不及了。

他这次为了偷袭道人,已经把所有的力量都调集起来,只能硬碰硬,根本没有丝毫的退路。

“砰!”铁锤跟蟒蛇的脑袋狠狠的撞在了一起,撕心裂肺的惨叫响起,道人直接倒飞了出去,在半空中洒下一片鲜血。

而蟒蛇更惨,整个脑袋都直接被砸掉了,跟身体分成了两部分,捂住胸口面色潮红的道人看着已经身首异处的蟒蛇,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这次他虽然受伤不轻,可是有了这条蟒蛇的内丹,一切都是值得的了,他甚至连自己的铁锤都来不及收拾,急忙冲到了蟒蛇的尸体前。

从自己的身上摸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的插进了蟒蛇的身体,手臂用力一划拉,蟒蛇的肉体就像是豆腐一样,轻松就被划开,显然这匕首也不是凡品。

道人一直划拉到蟒蛇七寸的部位才停下来,把手中的匕首扔在了一旁,神情兴奋的把自己的手伸进了蟒蛇的体内。

歪着脑袋在里面摸索着,而那颗被打飞的头颅,此刻却突然正开了双眼,华凤鸣心中一惊。

道人如果死了,他恐怕也难以存活,可此时他全身因为害怕,已经紧张到失去了自我的控制,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蟒蛇的血盆大口狠狠的朝着道人咬去,听到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道人就知道不好。

他顾不得再去捞蟒蛇的内丹,急忙就着蟒蛇的身体来了个侧空翻,整个人堪堪躲过蟒蛇的攻击。

可他还插在蟒蛇肚子里的手臂却来不及收回了,蟒蛇的大口直接咬在了上面。

毒牙中的毒液疯狂的注入到了道人的体内,道人面色瞬间就变得漆黑如同锅底一般。

不过万幸的是蟒蛇在咬中道人之后,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这个头颅没有其他的动作。

道人强忍着那种噬心的痛苦,颤抖的用另外一只手从自己的怀里摸出了一个红色的小药瓶。

可因为毒气太过猛烈,他还来不及吞服解毒的丹药,整个人就昏到在地。

华凤鸣见蟒蛇终于没有反应,整个人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汗如雨下,他采了一辈子的草药,还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事情。

急忙冲到道人的旁边,拿起道人手中的瓶子,扒开塞子就把里面的药丸全部倒入了道人的口中。

一刻钟后道人缓缓的清醒过来,看着华凤鸣点了点头,然后让华凤鸣带着他回到了避雨的山洞。

虽然吞服了解毒的丹药,可道人已经毒气攻心,命不久矣,也许是道人真的命不该绝。

在华凤鸣采集到的药材中,竟然有一味草药是解毒圣品,道人欣喜若狂,讨要了华凤鸣的草药。

两人因此结识,站在窗前的华凤鸣每每想到这一段记忆,都觉得恍如做梦一般。

那么大的蟒蛇,竟然能够飞升渡劫,他曾经也好奇过,这条蟒蛇是否能够像白蛇传里面的白娘子一般,修成人形,在人间行走呢。

华轩看着一脸缅怀之色的华凤鸣,眸子深处闪过一丝愤怒,他想要修真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华凤鸣竟然认识此道中人,而且不跟他介绍,不过此时也不是生气的时候,他焦急的开口问道:“不知道我有没有可能拜入龙须子门下修真呢?”

华凤鸣有些错愕的看着华轩,“你想修真?”

这尼玛不是废话嘛!老子不缺钱现在当然想长寿一点了,不过此时他有求于人,自然不是敢如此硬气。

只能低头笑道:“这是我多年的梦想,不知道大长老能否成全?”华轩说完之后,一双明亮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华凤鸣。

人老成精这话一点都不假,华轩虽然没有多说什么,相反态度还非常的诚恳。

可华凤鸣却非常清楚,一旦自己拒绝,恐怕下场不见得会比外面被他踢了一脚的长老好到哪里去。

深吸了一口气,华凤鸣觉得自己这些年似乎过得还不如当年开心,当年他可以无忧无虑。

虽然谈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也不缺少吃喝,关键是还自由,哪里像现在,虽然财产翻了好几倍,但是却失去了自由。

华凤鸣无奈的叹息一声,“当年龙须子仙人也曾经考虑收我做一个道童,不过经过检查之后,却发现我没有灵根,根本没有办法修行,所以这件事我也不好说,稍后他过来我会提一提的。”

华轩眼睛一亮,上前一步拍着大长老的肩膀笑道:“多谢大长老成全,如果他日华轩有所成就,必定报答大长老的大恩。”

华凤鸣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心中暗叹,你他妈的不整老子就不错了,还报答老子。

两个人又在房间里闲聊了一会儿,当得知龙须子提出要女人的时候,华轩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他这一双天眼可不是白长的,什么样的女人好,他只要透过衣服看上一眼马上就能够知道。

当下他自告奋勇的带着华凤鸣去帮龙须子挑选女人去了,他相信只要自己选中的女人,一定能够让龙须子玩的尽兴,到时候自己说不定就可以成为高高在上的仙人了。

而华家的几位长老也的确有些手段,不过二十分钟的事情,沈飞等人入住的酒店他们就已经找到。

只不过他们却不曾注意到,整个华家一直都在其他人的监视中,坐在副驾驶的毛小双微微蹙眉,从自己的衣服里摸出了一个精致的手机。

漂亮可爱的粉红色手机外套,让她看起来多了一丝少女的感觉,她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的在屏幕上一划。

一条信息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毛小双看了一眼,凤目之中闪过一丝寒光。

如果不是沈飞提醒,她这次可就丢人丢大发了,华轩等人竟然真的敢找沈飞的麻烦。

当然以他们的实力找到沈飞那完全是以卵击石,可这龙虎山如今也算是她毛小双的地盘。

她的贵客被人骚扰,这不亚于是在打她毛小双的脸,正在开车的沈飞见毛小双神情不甚愉悦,开口笑道:“怎么了?”

毛小双没有说话,而是把手机放在了沈飞的面前,沈飞看了一眼,眸子深处杀机浮现。

他放过华轩等人,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敢调查自己的住所,整个车厢里的温度骤然降低。

毛小双明亮的眼睛里充满了羡慕,多少年了,她一直渴望的不就是这样的男人,能够冲冠一怒为红颜。

能够为她挡风遮雨,只是两个人之间的缘分似乎太浅了一些,“你也不要着急,在华西,我还是有几分面子的,他们伤害不了卿儿。”毛小双幽怨的说道。

沈飞只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轻轻的点了点头,不过加下的油门却已经踩到底了,车子就如同钢铁巨兽一般,从马路上呼啸而过。

一路上不知道引起了多少人的咒骂,可沈飞却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自己的女人。

不要说受到伤害,就算是因为自己受到一点惊吓都不行,而一直坐在后面穿着白色裙子的小女孩,眼睛里却充满了迷茫。

她不知道为什么沈飞竟然会表现的如此暴怒,“大哥哥,你是不是因为上过人家,所以才会如此担心卿儿姐姐呢?”小女孩稚嫩的声音突然在车厢里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