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我们刚刚尝试跟“神”说了一下我们打车软件开发的事情,结果他一听马上就同意帮我们了,而且还想要入股呢?”潇潇傲娇的说道。

沈飞虽然不知道这个“神”到底有多牛逼,不过看潇潇那傲娇的摸样,想来应该是不错的,反正有钱大家一起赚,所以沈飞对于“神”的入股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笑了笑问道:“他准备入股多少钱?”

“啊!他不给钱……。”潇潇说道最后声音简直跟蚊子差不多了。

倒是一旁的李晴狠狠瞪了沈飞一眼“人家这叫做技术入股知道不?”

李晴呛了沈飞一声之后马上接着说道:“有了他的入股,我们公司研发的系统以后根本不用担心被黑,而且还可以趁机聘请他做我们公司的技术顾问,这样一来恐怕全世界也没有几个人敢招惹我们公司了。”李晴的小脸上充满了兴奋。

“他真这么厉害?”沈飞有些疑惑的问道。

“那是当然了,要不然他敢自称黑客界“神”还不早就被人连祖坟都给挖出来了”李晴对于沈飞的白目那是相当的无语,所以神情很是不削的说道。

沈飞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坏笑“晴儿,你最近可是越发的嚣张了啊?”

李晴看着沈飞嘴角噙着一丝坏笑,心里顿时一慌,马上起身下地,冲到沈飞的面前,娇滴滴的笑道:“老板您这是哪里的话,我刚刚不是在讨论吗?还要多谢您老人家的收留呢。”

李晴说完马上学着古代女子对着沈飞微微弯下白嫩的双腿作揖,她猛的矮了一截,沈飞的目光刚好可以透过她的领口,看到那娇嫩挺拔的小白兔,嘴角的坏笑也瞬间消失不见“你们做主就好了。”

他说完逃命似的冲出了房间,李晴愣了一下,随后看着自己的领口白皙的小脸红彤彤的,她对着沈飞的背影努了努小巧的琼鼻,神情很是不削。

突然她的大眼睛一转,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情,急忙冲到了潇潇的身后,一把搂住潇潇的肩膀狡黠的笑道:“潇潇,你哥哥不会还是皱儿吧?”

“啊!你个小浪蹄子,**去厨房,那里面有两根带刺的黄瓜。”潇潇如今跟李晴天天呆在一起,时间久了自然也受到感染,虽然在沈飞面前她还是那个娇娇弱弱的妹妹。

可是跟李晴在一起的时候他却变得跟李晴一样女汉子了,一听潇潇说道黄瓜,李晴顿时嘴角露出一抹坏笑“潇潇,你不老实啊!厨房什么时候有黄瓜我怎么不知道呢?恩?”

潇潇看着李晴那我懂你的眼神顿时深处纤细的小手拍在了李晴搭在她肩膀上的藕臂上,李晴吃痛急忙拿开了手臂,看着潇潇哈哈大笑道:“潇潇,被我说中了吧!哈哈,你现在好坏哦,我要告诉你哥哥。”

潇潇看着李晴那得意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穿着地上粉红色的拖鞋就冲着李晴抓去,两人顿时在房间里传出阵阵银铃般的娇笑声。

沈飞在给两人做了一份宵夜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掏出手机给王五发了一条短信,正在跟马超,赵友亮喝酒的王五看着手机一亮,急忙起身,恭敬的打开手机。

看着上面的短信,王五急忙打开了起身看着赵友亮问道:“老板问你们差的事情怎么样了?”

赵友亮急忙说道“你等等,现在就剩下刘冬了,等那小子回来我们两个在对比一下,这样可以保证消息的准确性,对了,你小子可要抓紧时间找几个机灵的人给我啊!今天为了查老板给的消息,老子差点都失身了。”赵友亮的神情充满了委屈。

不过却换来了三人的白眼,王五想了一下还是给刘冬打了电话,结果刘冬已经到了四海的门口。

他一回来听说沈飞过问消息的情况,顾不得跟赵友亮斗嘴,就急忙把自己手中掌握的消息全部都说了出来。

他跟赵友亮都是以搜集消息为主,两下对比马上就把事情分析了个大概,然后有在口述,让王五编辑发给了沈飞。

看着消息发出去,刘冬才抓起一瓶啤酒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王五看了一眼气喘嘘嘘的刘冬,眉头皱了一下“这样不行啊!过了一天你们才搜集到消息,而且还累的跟狗一样,这要是老板着急一点咱们岂不是就失职了?”

王五一番话让赵友亮,马超刘冬同时身体一震,大家都同时在脑海里思索王五说的问题。

如今四海几乎每天都有很大的变化,他们需要大量的消息来保持四海在某些方面能够一直占据主动权。

特别是沈飞,如今的对头也开始慢慢的多了起来,很多时候他的消息还很落后,否则也不会要花费这么多时间,甚至还要沈飞亲自指点才能挖掘到有用的消息。

刘冬沉吟了片刻率先开口说道:“王五,你小子这话说的在理,老板不是说了嘛可以在中都打广告,这件事你当做重中之重来办,争取吸纳更多的退伍军人。”

“不错,咱们虽然都是被部队赶出来的,可是那个敢说咱们的战斗力不行,这样我在联系一下以前的老战友,看看大家有没有愿意过来的。”赵友亮也急忙说道。

“嘿嘿,我看行,老板开的这工资放在全国都不算低啊!而且男人就应该过这样热血的日子,试问东阳有那个公司有咱们团结,有咱们凶残?”王五得意洋洋的说道。

众人哄笑,可不是嘛?每天兄弟们几乎都是在一起对战,训练,相反保安的工作倒是成为了兼职。

因为四海就是一个金字招牌,没有那个人胆敢触怒四海的虎威,看到手机传来的消息,沈飞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陈家果然还是按耐不住了,竟然敢动宏安动手,那老子这一次就把你彻底打趴下。”

沈飞想了想还是又给刘商打了个电话,东阳市的事情已经引起了中都很多高层的注意,特别是赵正平此刻脸色阴沉的可怕。

有关于陈家,以及陈家背后官员的处理竟然直接越过了他这个省长,这简直是对他威严的挑衅。

突然刘商的手机响了起来,刘商急忙掏出一看,见是沈飞拨打过来的,伸出大拇指轻轻的在免提键上一按,然后接通了沈飞的电话。

“沈飞,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刘商笑呵呵的问道。

“我想问问陈家背后到底是什么人,这样一个腐朽到极致的家族为什么还能够生存下来?”沈飞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客气,甚至还带着一丝质问的语气。

不过刘商却没有丝毫动怒的样子,反而是皱着眉头耐心的跟沈飞认真的解释,这可让赵正平大跌眼镜。

刘商虽然只是他的一个秘书,可是放在整个华中省那绝对算得上是二号人物,平日里他可是没见过刘商对谁有这么认真过,不禁有些好奇。

看着赵正平那充满好奇的目光,刘商尴尬的笑了笑,这次一回到中都,大会小会的忙个不停还没来得及跟赵正平说有关沈飞跟姜布衣的事情。

听完刘商的讲解沈飞才意识到天庭的强大,竟然可以直接越过一省之长行事,沈飞眉头皱了一下“我师父出马应该可以干掉陈家吧?”沈飞犹豫了一下问道。

陈家的崛起不但对他跟凌家的打击很大,甚至会改变整个人东阳市的格局,这种情况沈飞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刘商一听沈飞搬出了姜布衣,马上眉梢一喜“你师傅出马那当然是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会不会有些小题大做了?”刘商反问道。

“这件事已经不单单是我跟他陈家之间的事情了,关系到正义是否能够长存,而且陈家作恶多年老子一定要扳倒他们。”沈飞的声音充满了霸道,不用质疑。

刘商点了点头“既然你下定决心那就去做吧!我跟赵省长会无条件的支持你,有任何需要你只管开口就好。”

“好”

沈飞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他的心头有这一层乌云,躺在床上他看着窗外的黑暗,眼中闪过一丝坚毅“不管你陈家背后的力量有多大,老子都要拨开云雾见青天。”

他说完整个人的气势猛的又是一变,竟然直接进入到了暗劲的后期,差一步就是金刚劲。

金刚劲在佛教中就相当于金刚罗汉的存在在凡人眼中已经是神仙般的存在,而在沈飞打听有关陈家底细的时候。

陈少峰却也在计算着凌家以及当初跟沈飞站在一起的高层,他看着徐麟眼中闪过一丝嗜血的疯狂“使者,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对他们动手?”

徐麟转过身看向陈少峰,嘴角露出一丝讥笑“他们只是小鱼小虾,你不要妄动,坏了天庭的大业,你想百死难赎其罪。”徐麟的声音带着一丝戏谑。

可是陈少峰却不甘,他现在沦为丧家之犬,还不都是拜沈飞所赐,如今虽然陈家再度在东阳站稳了脚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