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以牙还牙

傍晚时分,天色暗去。

下着雨。

本就泥泞的丛林变得更加不堪,地上的烂泥粘住双脚几乎没法走路。

暴风团众人来到秘营外。十一人,冒着雨,表情沉重,凝视着前方一颗铺天盖地的大榕树。

大榕树底下埋藏着他们死去的战友。没有墓碑,也不敢立碑,只能等消灭刚毅后再把这些尸骨挪回家乡安葬。

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让所向睥睨暴风团折损过半。

战斗胜利,本该庆祝,只是他们毫无庆祝的意思。只有恨,刻骨崩心的恨。就算把清水家族斩尽杀绝也难以化解这种恨意。

他们集合起来是有意图的,确切的说,是来解恨的。

“人呢?带上来!”真龙冷冷的道。雨水打湿了他的红发,潮湿的发梢贴在脸颊,雨水一滴滴的沿着下巴坠下。刚经历过大战的他略显疲态。但是这双紫色的眼眸依旧散发出幽暗深邃的光芒。仿佛再告诉世人,即便百受摧残,他里尔真龙都不会倒下!

士兵很迅速的把两个被五花大绑罩着头罩的犯人押了上来。

对待犯人自然不用讲什么情面,士兵在犯人膝盖上狠狠踹了脚,两犯人“噗通”跪倒在地。

这场战争,多数敌人是被当场击毙,宁可杀错也不放过,但唯有这两人是真龙点名道姓要活捉的:一是杀天星,一是灭天星。

“摘下头罩。”真龙还是冷冷的道。

两犯人有些想挣脱逃跑的举动,他们不停的挣扎,试图把身上的绳索扯断。但立马被士兵一顿拳打脚踢。噼噼啪啪的一顿暴揍,直至两人口鼻流血不敢反抗为止。

“烈焰,要杀要剐随你便,但不要羞辱我。”杀天星怒吼着,就像一头即将被斩杀的狮子发出最后的吼叫。

“呵呵呵,暗人可是不怕死的,除了杀掉我还能拿我如何?”灭天星更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确实,暗人们都经过严格特训的,伤痛与生死他们从来不惧。唯一让他们害怕的便是主上。只是主上早已归西。

“畜生,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找打!”士兵又是扬手准备暴揍。

“够了,都退下。”真龙阻止道。只见他向前走了几步,来到杀天星身后,又慢吞吞的道:“接下来就交给我处理吧。”

真龙一把揪着杀天星的头发,使其头颅向上抬起,凶狠的盯着他,说道:“还有什么想说的?”

“生即生,死便死。”杀天星趾高气昂的回道。

“哦。”真龙会意的点了点头,又松开了杀天星的头发。他的眼珠缓缓向下转动,俯视着跪在地上的灭天星。嘴里喃喃的嘀咕着:“嗯,这样啊……”

空气中,除了潮湿,还有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气。几个修为不足的道格拉斯士兵不禁打起哆嗦。

只有暴风团的人知道,领主的怒火早已烧到瓶颈,就差爆发。所以他们都安静的看着真龙,等待他的爆发。

“喂,拿把刀来。”真龙突然扭过头,冷冷的对一名士兵发令。

啊!士兵猛的一惊,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或许是他出生至今最惊怖的一次。

“没听见?”真龙重复了一遍。

“是,知,知道了!”士兵好不容易站立起来,颤抖的手费力的从腰间把配剑抽了出来。

“不要这个。”真龙摇头道。“把你腿上绑的那把给我.”真龙要的是士兵把腿上的小匕首。

“是!”士兵好不费解,这匕首是用来削果皮的,难不成烈焰想用来杀人?

真龙接过匕首,目不转睛的盯着琢磨着,从刀锋看到刀柄,又把刀身转了几下,脑袋一歪继续看着。自言自语的道:“真怀念白飞大哥的黑曼巴,如果是黑曼巴就好了,可以听到最惨烈的叫声了。”

“要杀就杀给老子个痛快,别慢慢吞吞的!”杀天星喝道。

“就这么急着死?我倒想看着你在疼痛和抽搐中慢慢的死去。折磨了那么多人,现在轮到自己享受了,不觉得很期待么?当时那些人是在何等疼痛和耻辱中死去的,这种滋味就慢慢品尝吧。”说完,真龙突然大喝一声道:“来人把他给我按住!”

一时间,三名士兵齐涌而上把杀天星死死的按在地上。

真龙蹲下身,锋利的刀口对着杀天星的后颈,来回抹了数下。顷刻间,鲜血喷涌而出!

嗷!嗷!杀天星发出惨烈的嚎叫!

真龙继续切割着他的头颅,脸上、手臂上、衣服上早已溅满血腥。如此杀人之法不就是杀天星最喜欢最擅长的么?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方得解恨。

那血腥的场面看的好多人胃里一阵翻腾,几名女性呕吐不止,凌蝶竟当场昏死过去。

…………

…………

…………

直至最后一层皮肉割破,一血淋淋的头颅脱离身体滚落在地。杀天星的眼睛瞪得老大,嘴巴张着,可想而知他在何种痛苦中度过人生中最后几秒的。

真龙停手了,他站直了身子,丢掉了手中还在流淌鲜血的匕首。他抬起头,仰着天,任凭雨水冲刷那张血红的脸庞,张嘴大喝道:“小雅,看到没!我为你报仇了,请安息吧!”

解决杀天星,真龙稍稍歇了口气,眉间恢复了些许平静。对他而言,杀人已是家常便饭,显得毫不在意。虐杀敌人成了他发泄的一种手段,他的神色舒缓了很多。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爽”。

反观目睹真龙杀人全过程的年轻士兵,满脸铁青,表情惊悚,身子瑟瑟发抖着……

“拖走,随便找个野兽多的地方处理掉即可。”真龙冷冷的吩咐下属。只是被吓坏的年轻士兵似乎还沉浸在恐惧中没有脱离出来。真龙加重了语气,又道“怎么,没听到?把他拖走。”

士兵恍然醒来,支支吾吾的道:“可是长官,这,这……不好吧,联盟规定不得虐杀俘虏,敌人军官要给予厚葬!”

“哦?我倒是忘了还有这规定。”真龙露出不屑的神情。嘴脸微微上扬,稍显狰狞。“既然联盟有相关的军纪来约束我等行为举止,那罢了,就把他煮汤吧。等会诸位弟兄一起尝尝这人肉汤是什么滋味。”环视了在场众人的神色,继续道:“看来都不愿意品尝,毕竟咱们是高等动物,都难免觉得恶心。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拖去喂狗喂狼,畜牲可喜欢了。哈哈哈……就这畜牲都不如的东西,还给他厚葬?联盟哪个白痴规定的?要不是嫌他肉臭,老子真想把他生吞了!拖走拖走,要是联盟追究责任,都算我的。”

“啊?这,这个,好,我们照做就是了……”

曾经叱诧风云的暗人天字组一把手,最终沦落到弃尸荒野的地步。无人会同情,也无人会为他感到惋惜,即便他是人类顶级强者。无论是谁,都得为自己犯下的错买单。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