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 干废

“小道士,两位大哥好心好意请你喝酒,你不领情也就罢了,何必做出这种狂傲的姿态,难道你师傅就是这么教你做人的吗?”

齐山看着丘处机冷冷的说道。

郭杨二人同时一惊,随后心中一暖。

果然是公道自在人心,他们不过是看齐山在外淋雪,好心叫他进来避一避,如今就能仗义执言,将来也是一条光明磊落的汉子。

丘处机目露冷光,冷冷的说道:“小娃娃年纪不大,说起话来老气横秋,你有什么资格提我师父?”

说罢冷冷的横了郭杨二人一眼,右手猛然解下蓑衣斗笠,抛在地上,露出来了一张30多岁的清爽面容。

这小道士长相极好,沉稳有度,面容双眉斜飞,脸色红润,方面大,耳目光炯炯有神。

如果不是那双眼睛,恐怕会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

郭杨心中赞叹,却见小道士挥手解下背上的皮囊,咚的一声摔在了桌子上。

两人同时跳了起来,大吃一惊,原来从这皮囊当中滚出来的,进来是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头。

齐山冷冷一笑:“原来是个杀人越货的贼道士,难怪如此,不过算你今天倒霉,下去之后,别忘了跟阎王爷好好忏悔,说不定做上个几世牛马之后,还有机会转世为人!”

丘处机大怒,刚要伸掌拍出,齐山已经合身扑了上去。

八仙桌子脆弱得好像纸片一样,被两人尽力夹击,瞬间碎成了八瓣儿。

邱处机一掌拍向齐山的胸口,口中大喝道:“小小年纪,出言竟如此恶毒,果然鹰爪子之流都是些无耻鼠辈,少爷今日就要大开杀戒!”

郭杨心中大惊,想要上来救援,却哪里还来得及。

齐山目光平静,嘴角带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任凭对方手掌拍中自己,双腿一前一后踩在地上,尽力治后脚跟而生,沿着腿部肌肉蔓延至腰部扩大,到肩肘处汇聚在一起,凝聚了全身的力量,右拳如同炮弹一样轰出。

别以为齐山这些年都在四处游逛,凭借超能力欺负人。

随着他身体的加强,精神力无限拔高,学习东西的速度也快的跟闪电侠一样。

虽然平时不使用,但是穿越了这么多位面,基本的格斗能力还是有的,超强的身体素质,再加上绝顶的格斗技术,齐山拳脚的威力,绝对不比普通炮弹差。

拳头破空,炸出了一声炸响。

丘处机寒毛炸裂,心中不祥的预感升腾,急忙收手后撤,然而已经晚了。

齐山右拳中线砸出,凝聚的力量在丘处机的肩头炸开,胳膊瞬间被扯断,肩头直接炸开,露出森白的断骨。

力道还未用尽,丘处机如同炮弹一般撞穿了篱笆,远远飞到十几米外的雪地上。

断臂在空中飞舞着,骤然插入雪堆,瞬间消失。

丘处机忍不住喷了一口鲜血,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是全身真气,都被齐山一拳砸得乱了套。

他硬提起一口气,手指连连点在穴位上给肩膀止血,随后面色苍白的抬起头,盯着齐山的目光充满了怨毒。

在郭杨二人目瞪口呆之下,齐山缓缓收势,口中喷出一股凝聚的热气,直至一米多外才逐渐消散。

对着丘处机冷冷一笑,转头抱拳道:“两位大哥,那得到时已经被我打伤了,我出力过猛,有些脱力,老板两位大哥将他擒回来,咱们好好审上一审,也好知道苦主是谁?”

郭杨二人回过神来,连忙点头答应。

郭啸天迈步就要往外走,杨铁心却多了个心眼儿,拉了一把弟兄,使了个眼色。

郭啸天顿时心领神会,两人先去隔壁屋子,各自拿了兵器,随后这才快步冲向雪地,将丘处机包围住。

见危机再来,丘处机顿时起了拼命的,本着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原则,他用力向下一拍,雪花四溅,遮蔽视线,趁机一掌拍向杨铁心。

杨铁心大喝一声,双手抓住枪柄,拧腰纵臂,枪出如龙。

随之却被丘处机一把攥住枪头,整个人和身向前,又要用膝盖撞向心口。

郭啸天连忙救援,一刀劈向丘处机的手臂,令他不得不松开大枪。

手中武器得活,杨铁心心中不敢再有半分小看,当下使出浑身解数,将七十二路杨家枪,把淋淋尽致使了出来。

兄弟二人合力一个身受重伤的独臂道士,一时半会儿还拿不下来,这令两人越打越心惊。

丘处机也是越打面色越白,眼神当中隐隐露出悔恨之色。

正要发大招将两人击退,余光却看到齐山已然走出了大门,正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己。

这小子双拳紧握,走起路来龙行虎步,虽然身体不算强壮,但却自有一股骇人的气息。

刚才他虽然猝不及防,但被对方一拳砸断手臂,打成重伤却是事实,此人跟郭杨二人不同,乃是真正的高手。

平日还不一定能不能敌得过,如今这种状态,如果再不把误会解释清楚,恐怕今天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这个时候,丘处机也顾不得丢面子,脚下连连交错,如同一缕轻鸿一般急速向后退出十余丈,口中大喝道:“慢!”

郭杨二人闻言停下,各自手持武器警戒,这一通暴风骤雨般的连供两人呼吸都有些急促。

丘处机神色复杂,看了一眼杨铁心:“你使的是杨家枪法,请问贵姓?”

“在下姓杨,草字铁心!”

“可是杨再兴将军的后人?”

“正是先曾祖!”杨铁心傲然道。

丘处机长叹一声,神色复杂道:“误会,全都是误会,是财务以为二位是百人,多有得罪,却不想是忠良之后,实在是失敬!请教这位高兴?”

“我乃……”

郭啸天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齐山给打断了。

“此乃好汉赛仁贵郭盛郭统领的后人郭啸天,你这贼道士,瞎套什么近乎,就凭你也配知道两位大哥的名姓?”

齐山缓步走了出来,冷冷的看着丘处机:“别以为说些好听的就能逃得一命,像你这样杀人越货的道士,人人得而诛之!

如果你还想死得痛快些,就将那颗人头是谁,家住何方说清楚,等我杀了你之后,自然会带着你的人头交给苦主,也让他们能够报仇雪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