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我是要说的这些人,有很多你不认识,毕竟你不是这个世界的曹杰,他们其中有一部分留在了我们身边,其余的各奔东西。”王友杰清理了一下身上的泥土对曹杰说道。

“可以可以,我以一个听客的方式,来听听以前自己的故事。”曹杰眼中充满了兴奋的目光,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就等他说了。

“那我就说说我之前看到的你,有些还是你后来讲给我听的。”

“一一得一,一二得二……”

大召村西北角一处青石砖建造的低矮屋子,木头栅栏围起来的院子和破烂小木门,一个六七岁的孩子站在东面的墙壁前,不停地背着乘法口诀。

而他的身后是一个手拿小桑条的年轻少妇,而她正是曹杰的妈妈,在四周光洁的墙壁上写满了语数外各科知识。

而这些知识全部都是曹杰一笔一笔写上去的,在右手边是一个破旧的小书桌,书桌上除了书本以外再也无其他杂物。

“回头重新背!”

听到来自妈妈的怒吼声,曹杰回头重新再背一遍乘法口诀,妈妈也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眼睛,但曹杰却不敢正视她,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周围其他地方,其实最主要看着的则是妈妈手里的那根桑条。

“四五五十五……”

不知道是不是当时太过于紧张,原本倒背如流的乘法口诀竟然背错了,妈妈挥起手中的那根小桑条毫不犹豫的抽在曹杰的胳膊上。

一条紫青色的条纹状伤痕出现在我的胳膊上,但曹杰却并没有感到委屈而哭泣,因为曹杰对这一点疼痛早已经完全麻木了。

曹杰知道就算自己流泪也不会换来妈妈的同情,反而会受到更严厉的毒打。

“痛吗?”

听到妈妈的问题立刻点点头,妈妈摸着曹杰的头眼里含着泪花说道:“知道痛就好,妈现在去给你做饭,吃过早饭后上学,晚上回来的时候别忘记给妈妈我复习功课。”

曹杰点点头,其实心中早已经因为恐惧而忘记了妈妈刚刚的话,曹杰感觉到有水滴落到头上,曹杰知道那是妈妈的泪水,可不明白妈妈她为什么要哭泣,明明没有人打妈妈啊。

妈妈已经离开客厅,清晨柔和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曹杰的身上,影子被阳光拉扯得很长很长,曹杰往自己的身上看去,刚刚并不是他没有感觉到疼痛,而是身上早已遍体鳞伤。

村子中心的村小学所有的房屋几乎都红砖垒成,在二年一班的教室里班主任梁红玉,正在向台下的同学们公布成绩。

“下面我们来发布考试的成绩,曹杰,这次又是你的一百分,其他同学也要向曹杰同学看齐!”

坐在最前排的曹杰站起身子向前两步,拿到了班主任手上的试卷,但却愣愣的站在原地不动,他们一个个说什么的都有。

“我们向这个丑八怪看齐,我才不要好恶心!”

“你那根本就是得不到第一名,而且你看他大夏天的还穿个长袖。”

“对呀,对呀,那就是个怪物,我看考第一也是他作弊得来的。”

曹杰听到台下同学们的声音,虽然距离有些远模糊不清,但是我想也知道那一定是他们辱骂我的话。

在课堂上一些老师提出的难题,其他的同学都是愁眉苦脸不知该如何解答,但那些题目对我来说却十分简单,仅仅是在家他就已经教妈妈学习到了初中的科目。

所以这些小学一二年级的题目对曹杰来说回答毫不费力,由于自己的能力太过出众,加之自己的样貌从小就受到周围同龄人的排挤。

曹杰回想起自己刚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在学校里学到的每一个字,都要教自己的妈妈再重新学习一遍,由于家里没有黑板,周围的墙壁就成了我的黑板。

在学校里他扮演一个学生,而回到家自己却成了一个老师,刚一开始的时候他都受到了双方的表扬,曹杰开始慢慢享受这种独来独往被大人表扬的感觉,即使是周围没有一个人关心,曹杰的心中还是感到很高兴,但只有他明白自己是用这种高兴来掩饰罢了。

直到那一天中午听到同学们的讨论后,自己的心中开始慢慢产生了厌学。

“那个丑八怪,每次都考一百分,他一定是为了享受到大人的表扬,所以才这样做的!”

曹杰独自一人躲在教室的门外,紧咬着牙齿不让自己泪水流下,看着在教室外面嬉戏打闹,玩游戏的同学们。

曹杰的心中就开始涌现出羡慕嫉妒恨,羡慕嫉妒同学们,恨妈妈,恨老师,恨学习,他也想要融入到他们当中,为什么他要过一个人独来独往的生活,爸爸妈妈为什么不正眼看自己,难道说他们是在痛恨这段婚姻,所以让自己成为了他们两人的牺牲品。

当天下午回到家中,妈妈正趴在书桌上写信,虽然他不知道信的内容,但曹杰可以渐渐感觉到妈妈离去的日子快到了。

凛冽的西北风吹动着教室外的枯树,曹杰的心情越发感到沉重,总感觉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看着教室外已经飘起的鹅毛大雪,忽然从自己的位子上站了起来向外跑去。

“曹杰!你去哪儿,现在还在上课?”

他毫不在意班主任的劝阻,拉开教室的门口,顶着凌厉的寒风冲出教室。

村小学距离家的距离仅隔着两个巷子,不足五分钟曹杰便来到了家门口,在院子的小木门外,他的几十个叔叔伯伯们早已将院子围得水泄不通。

在包围圈的中心爸爸妈妈正在不停的争吵,妈妈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毫无逊色的向爸爸反击。

“大军,连自己的婆娘都管不住!”

“打架打架不行,写作不行,现在连自己的婆娘都管教不好,你还能有点出息吗?”

爸爸听到来自周围叔叔伯伯们的嘲笑,看向怒气腾腾的妈妈,站在原地不停的跺脚,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杰!你不是在上学吗?”

站在最外围的一个叔叔发现了站在不远处的他,正站在不远处高坡上观查的曹杰从土坡上慢慢走下。

“妈妈,你这是要离开了吗?”

曹杰挤进人群里低着头轻声的向妈妈问道,妈妈把他拥入怀中眼中的泪水一滴一滴往下掉。

“本来三年前我就可以离开的,但为了杰你我才决定要留下,可是现在也不得不离开了!”

爸爸听到妈妈的话,恨得咬牙切齿大骂道:“少在那里给我胡扯,你这是在利用杰,杰这几年把你一个文盲教成了一个初中生,现在你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却又想着离开,因为对你来说没有利用价值的东西,就该被抛弃掉。”

“妈妈,真的是这样吗?!”

妈妈默默的点点头回答道:“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能跟外面的人交流,我利用这三年已经策划好了一条路,杰如果你也想要离开这里,妈妈可以带你一起离开。”

曹杰眼里含着泪水轻轻摇摇头,妈妈看他并不想离开这里,放下手里的提包悄悄的拉开拉链道:“杰,对不起,为了能离开这里,妈妈也只能再利用你一次了!”

曹杰查觉到来自妈妈危险将想要推开妈妈,却没想到被一把拉回,突然间妈妈从行李箱里抽出了一个明晃晃的大砍刀。

“所有人把路都给我,让开,不然我就砍死他。”

妈妈把刀架到我的脖子上,周围的所有叔叔伯伯和爸爸全部傻傻地愣在原地。

几乎所有人脑子里都蹦出这么一个问题,这个女人疯了,为了离开这里,自己的孩子都下的去手。

但当时只有曹杰知道妈妈是用刀背抵在他的脖子上的,其实她的本意并不是想要伤害。

有我这个人肉盾牌保驾护航,妈妈安然无恙的来到村口,妈妈带我上了一辆在村口接应的白色面包车,白色面包车发动的一刻时,妈妈一把将曹杰推开。

曹杰向前翻了几个跟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回想起刚刚妈妈离开时对他说的话,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向外喷涌而出。

“杰,对不起,你以后就会懂妈妈的苦!”

所有人看着驶离的面包车无可奈何,爸爸如没了神智一样坐在地上发呆,听到周围叔叔伯伯们讨论,才得知妈妈心里行李箱里所装的是爸爸的全部积蓄。

“六万块钱就被人这样拿走了,大军,你和杰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众人不停地摇头,只是在看戏。

曹杰像行尸走肉一般,从地上慢慢爬起向附近的河边走去,爸爸在曹杰前近的方向大吼道:“曹杰,你也要离开爸爸,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

爸爸猛然间跳起从身后紧紧抱住曹杰,就这样站在风雪中近一个小时,直到他们两个快要变成一个雪人时,他张开僵硬的嘴一直重复的问道:

“当初为什么要生下我,现在你要离开了,你要抛弃我吗?”

爸爸帮曹杰弄掉身上的雪花一边抽泣一边说:“妈妈离开了,爸爸还在,即使是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但曹杰你不要忘记,爸爸还在,爸爸会一直在家里等你回来,会为你撑起这个家,不管将来发生了什么,我一直都在,因为让我活下去的动力,就是我只想守护你。”

曹杰机械般的扭头看了一眼哭泣的爸爸,却发现自己脸上一滴泪水都没有,冷冰冰的回复道:“你也是让这个家分离的罪魁祸首,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

曹杰知道自己的话深深的伤害了爸爸,因为没有来自别人的关心,曹杰的心早已开始慢慢石化,在那石化的心头上,一颗叛逆的种子正在逐渐的发根扎芽,总有一天他会让爸爸知道,自己比他强,在他和妈妈那里遭遇到的一切,必将百倍奉还给他和妈妈。

“这故事剧情这么刺激的吗?”曹杰听完王友杰的话,心中在想,这又不是什么电视剧,剧情这么夸张的。

“这件事在村子里已经人尽皆知,但是你听到的比较详细,因为这是他亲口告诉我的,况且当时我也追出去看了。”王友杰表示自己只是在远远的望着,看到了这些然后再结合节操向自己说的得出了这么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