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跟你讲讲我和他的一些小故事。”王友杰又开始讲下一段。

“还有你,王友杰刚刚还敢戏弄我,我告诉你全校女生不知多少要哭着喊着入我的豪门!”

赵成林说罢,将手中的扩音喇叭交到了身旁保镖手上,保镖心领神会拿起喇叭大喊道:“赵成林少爷,请全校女生吃豪华套装冰淇淋了!”

王友杰当时还没有领会到他这句话的含义,就感觉到脚下的地面传来了震动,那震感完全不弱于情人节时期,酒店房内车内以及草坪上传来的震动感,我转身向身后的大道看去,上百名女生呼喊着尖叫着跑向了赵成林,把他和两名保镖围了个水泄不通。

“曹杰,你应该看到了,我有多受欢迎啊!”赵成林拼命地从人群中挤出脑袋向我们嘲笑道。

曹杰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在不远处有不少男女同学在驻足观看,可以从他们那一双双充满杀气的眼神中看到,一股凉凉的悲伤但却又无可奈何。

“女士们,先生们,我想知道你们一个人能打几个?”我用阴阳怪气的声音向三人询问道。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我能打20个!”曹洁思考了一下回复道。

“嗯哼,我能打一百个!”王友杰得瑟地回答道。

“因为我是单身狗,面对情侣我的战力是无限的!”曹洪峰指高气扬地回答道。

“好,今天就让我们四只单身狗代替广大的单身狗大军,去夺回这世界最美丽的微笑吧!”曹杰用手指着赵成林嚣张的大喊道。

他们三人点点头,已经完全明白了曹自的意思。

赵成林看到他们四人正在向他冲来惊恐万状的问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因为他不止听到了我们四个人的怒吼声,整个校园里几乎各处都充斥着犬吠声。

“上啊!曹杰!去贯穿我们的爱与正义吧!”

“你们四个才是真正的英雄,不要畏惧前方的艰难险阻,冲啊!”

赵成林听到来的周围的呐喊声,他不敢相信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一股什么势力,就连学校的广播室里都开始播放着一首歌。

“传说在变幻莫测的某个……,他们是一群真的英雄,他们的故事惊心动魄,历经百折千磨,惊涛骇浪……”

我们四个人伴随着同学们的呐喊声冲入敌军阵营,他们的声音让我知道,他们一直都站在身后支持我们。

这首歌播放完,我们四人就站到了校长办公室的门前罚站,站在喷泉附近的我们,身后时不时喷起来近十米高水柱。

“校长大人,一定要严惩他们。我原本也是一只可怜的单身狗,明明只是想要打入敌军内部,可他们四人却鼠目寸光冲上来打我!”

“赵成林少爷!来喝口八二年的雪碧压压惊!”

我们四人站在校长室外,听到那一句句雷人的话,心中正盘算赵成林他会怎么对付我们时。

赵成林和两个保镖从校长室里走了出来,看到他全身上下完好无损的样子,我上前破口大骂道:“我们又没动手打你,到底是哪里受伤了!”

赵成林伸出了自己的小指,我们可以看到指甲的断裂处参差不齐,但是却并未伤到肉,他拿着自己另外一只手上的指甲盖痛哭流涕道:“我攒了这么久的指甲,都被你们弄断了!”

“那根本就是你自己摔倒弄断的好不好!”我们四人同时蹦起冲他破口大骂道。

赵成林用小手指掏掏耳朵毫不在意,又把自己右手那只断掉的小指盖扔到一旁道:“校长答应我要惩罚你们给我的社团发传单,你们就好好努力吧!”

说完,赵成林带着他身后的两名保镖离开,校长刘玮向我们招招手道:“我把钥匙给你们,就在小长假开始的星期四上午,站在校门口给学生们发传单,直到最后一名同学离校,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四人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在三天后的上午十点准时站在了学校门口发传单。

四个人两两一组,在南北门校门口向同学们发放手里的传单,我与王友杰一组在南门,堂哥堂妹两人一组在北门。

“来看看,加入蒲公英社团,放飞理想,实现你的梦想!”

曹杰有气无力的将手上的传单的到一个同学手上,而且我们四个人嘴里还一直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

“曹杰,你的传单发完了没有?”王友杰从校门口的另一边走过来向我问道。

曹杰晃了晃手中还剩下几张的传单,王友杰看了看自己手中那一大堆传单不敢相信的问道:“你怎么可能会发的这么快?”

“主要有三步,第一步在十米之内对人微笑,第二步就是礼貌用语,第三步就是威胁他们,强行把传单塞到他们手上!”曹杰笑呵呵的回复道。

“原来是这样,你给我做个亲身示范好不好?”王友杰问道。

我看到许多还停放在路边的私家车,抓起他手中剩余的单子,脸上露出恶魔般的微笑快速的放到车子外的雨刷上。

“曹杰,你快停下,你这种行为跟那些发小广告的有什么不同!”王友杰上前抓住我的手骂道。

王友杰注意到每次当曹杰发完传单,车上的家长们就会随手扔掉,而曹杰身后却跟着一名50多岁的女环卫工人,在一直不停的收拾。

现在学校门口前的大道上,车来车往稍有一个不慎,女环卫工人就极有可能会被车撞倒。

当我听到这句话,愣在原地的时候,一个皮肤黝黑,腿又瘸的50多岁中年男人冲了出来,一把夺过我手中的传单大声喝斥道:“这些传单是不是你发的!”

“来找茬的是不是,赶紧把传单还给我!”我也不甘示弱的大吼道。

那个个头和我差不多高的中年男人,生气地四处寻找着可以攻击我的物品。

而我一边大吼着一边向他靠近,王友杰连忙跑到我的身边,把他推开道:“这件事本来就是你做错了!”

“你信不信我每天上学的时候路过这里都撒一把纸片!”曹杰放声威胁道。

“你们这个学校的学生还有没有公德心,我老婆每天冒着烈日在这里打扫卫生,作为她老公如果连这点事都不能为她做,我对的起结婚这么多年她对我的付出吗?”

听到来自他的怒吼声,曹杰王友杰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歉意,刚刚自己其实也是被怒火蒙蔽了,其实有很多像他们这么年纪大的同学,如刚才的一样,他们骄傲自大,为人一点都不懂得谦虚,从来不顾及周围劳动人民的付出。

尤其是曹杰在经历了那么多苦难后更加不懂的,原来周围有这么多人为我们的城市,奉献出自己的一分绵薄之力。

“对不起大叔,是我错了,我向您道歉,原谅我好吗?”曹杰深深地向他鞠了一躬道。

“走吧,走吧,懒得跟你个孩子打!”中年大叔挥挥手示意他们赶紧离开。

“太抱歉了,今天这些传单我一定会全部把他们捡回来的!”

说罢,曹杰捡起了地上一个被揉成一团的传单,用实际行动证明我刚刚说出的话。

那位中年大叔也没有继续纠缠我,而是向着自己的老婆微笑的走去。

“人与人之间,彼此想要守护对方的心,即使是有一方老了,没有以前美丽了,没有以前帅气了,但他们还依旧守护着对方!所有的花言巧语都比不过时间的见证!”我喃喃自语道。

我的心中想起现在社会上的青年男女,他们之间有些人是存在真爱,彼此想要找一个依靠,而有的一些人,却只是单纯的想要寻找上的快感,以及满足他们的虚荣心而已。

“这么大年纪还不退休,还在冒着烈日努力的工作,这一切的根源到底是什么?!”王友杰大惑不解地问道。

“钱,即使社会就是如此这般,但只有在最残酷的环境下,才能真正的见证人心不是吗!”曹杰语重心长地回复道。

“从你的嘴中说出这句话,可真是少见呢,如果我们也能够有钱的话,那就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安然度过一生啦!”

王友杰看着他开始无限憧憬,曹杰却摇摇头认为他刚才的说法并不对。

“有了钱,平平淡淡的活个几十年就安稳了,绝对不是这样,人生需要的是激情,在你反抗命运同时你会获得很多,也正是因为生活中的苦难,才将人们紧紧的捆绑在了一起!”

王友杰听完我说完这段话,裂开嘴笑了笑道:“我看你以后不用去写啦,去当个哲学家,一定很火!”

“你的虎牙好可爱啊,我可以摸摸!”

曹杰没有等他的同意,便伸手摸了一下她左边的虎牙,王友杰一把推开我骂道:“老子的牙也是你随便摸的吗?”

“我……”我刚想要出些什么来解释的时,耳朵就听到校门口传来了激烈的争执声。

“妈逼,老东西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连我们高龙大哥的路都敢拦!”

“你们乱丢垃圾,还有理了啊!”

曹杰放眼往校门口看去,同学们都已经几乎离开学校,而刚刚的那名大叔正在跟十几个身穿基地中学校服的学生争执。

“老东西,要不是我腿上有伤,我就亲自收拾你,弟兄们,这两个老家伙就交给你们啦!”

走在最前面光着膀子,把校服搭在肩上的肥胖男生,吩咐了一下身边的十几名手下,上前围殴那名女环卫工人和她的老公。

“学校保安是吃素的吗?”我怒气冲天的往校门口的方向走了过去。

“曹杰!把他们交给学校的保安处理就好,你不要过去惹事!”王友杰在我的身后大喊道。

但是他却追不上我的步伐,我走到学校的保安室门口,透过窗户往里看去,学校的保镖也早已被十几个身穿基地中学校服的学生控制。

“这个学校的保安还真是弱,基地中学的人,敢跑到这里闹事,是不是不把我这个初中部老大,放在眼里了!”

曹杰一边发狠嘟囔着,一边向那十几个人走去,但是当他靠近后看着一个十分熟悉的面孔,那人就是早已转学离开的上一个抗巴子闫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