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要马上开战啦!”曹杰,没想到这个世界的自己居然如此强势,在学校里还是个老大的存在。

“有时候真不知道另一个你脑子里想什么,他呀!”王友杰话刚说到一半,曹杰突然扒拉开他的嘴唇,说自己也想看看他的小虎牙。

“走开。”王友杰一把推开曹杰,要与他讲讲五年前他第一次召唤铠甲的事,那个五年前铠甲事件后发生,初三时发生的。

“曹杰!是你,站住别跑!”

闫振很显然也发现了他的存在,在大吼一声后,十几个青年立刻把曹杰围了起来。

“闫振,这就是你所说的那个曹杰!”高龙问道。

“大哥,就是因为他,我才转学的,我连老大的位置都被他夺走了!”闫振点点头回复道。

“原来你跑到别的学校,认别人当狗了呀!”曹杰不屑地嘲讽道。

“马上你就笑不出来了,你的左膀右臂已经在北校门口被我大哥叫人给围啦!”闫振笑呵呵的说道。

“阿门,感谢主的保佑!”

曹杰十指紧扣在一起开始祈祷,闫振看到我的样子,大声嘲讽道:“你现在就算为他们两人祈祷,也没用了!”

“你很单纯的,他是祈祷你大哥的那些手下。”王友杰笑嘻嘻走来说道。

“别被他们打死就好,毕竟残了比怼死好!”曹杰不屑的回复道。

“小子,看起来你很嚣张啊!”高龙在不远处怒气腾腾的喊道,闫振也向高龙介绍王友杰是曹杰身边如同军师的存在。

曹杰看这一瘸一拐向自己走来的高龙心想道:“他不是前几天被哥哥给揍了的人吗?”

“你们是来专程找我的?”曹杰警惕的看着身边人问道。

“当然是来找你的,你……”

高龙还没有把话说完,手机就传来了猪八戒背媳妇的铃声,他接通电话听了一会儿后大骂道:“十几个高中生,连两个初中生都打不过,你们怎么不去死啊!”

说罢,高龙挂断电话看着我说:“主要人物还在我手上,跑了两个没用的渣渣,完全不足为惧!”

“你们基地中学的,跑到我们职业中学闹事,不怕我报警吗?”王友杰走了过来,指着他们大骂道。

高龙在看到王友杰第一眼的时候,就被王友杰的清新娇小帅气外表给迷恋住了,回想起跟在自己身旁浓妆艳抹主动投怀送抱的女生,他的眼睛就在王友杰的身上迷恋到无法自拔。

但当看到王友杰一往无际的平原时,高龙整个人都不淡定的大骂道:“为什么什么都没有,要是男的就更好了。”

很明显他把王友杰当成了一个女生。

“你们赶紧从曹杰身边走来,否则一会儿骨头断了,可别怪我!”王友杰面无表情的喊道。

“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紧张曹杰,果然男男才是真爱啊。”

曹丽扬和曹旭从学校里一步一步的走出校门口,高龙一看到曹丽扬,眼睛就直勾勾地盯在她的身上不停打量,不止他,就连他的十几个手下也全部向曹丽扬看去。

“小妹妹,你有没有男朋友,你看哥哥的身材怎么样?”

高龙主动跑过去开始推销自己,还在那里摆出各种型男的姿势耍帅。

“我累了,好想找个凳子坐!”

曹丽扬用手捶的捶自己的大腿,然后做出一副柔弱女生的动作,在这一刻几乎在场所有男人的心都被她俘虏了。

“好正啊!”

原本包围着曹杰的十几名学生,全部跑了过去把她和曹旭围了起来,高龙也跪在地上拱起自己的后背,曹丽扬点点头心满意足的坐了下去。

“你刚刚问我有没有男朋友,对不对?”曹丽扬低头问道。

高龙像只哈巴狗一样连连点头,曹丽扬看着曹杰眼中含着泪花哭诉道:“本来人家是可以找男朋友的,可我家里人就是不同意,尤其是我这个哥哥!”

“这个人是你的哥哥!”高龙和他的手下们看向曹杰异口同声的问道。

“没错,只要你们有谁可以把他打倒,我就给他做女朋友!”曹丽扬哭泣道。

当曹杰王友杰听到她的这句话,我们两个彻底无语了,曹丽扬这是到底跟曹杰有多大的仇恨!

“你们这些人还不快去把他给我打残血,然后等我上前补刀!”高龙对身边的人大骂道。

“慢着,慢着,江湖规矩我们单挑怎么样?”王友杰提议道。

“要你一个人干我这十几个弟兄怎么样?”高龙不怀好意的回复道。

“就按王友杰说的,你们一个个来,毕竟我人只有一个呀!”

曹丽扬翘起了二郎腿,用手托着下巴,想要看看曹杰接下来该怎样应付这种场面。

“闫振,由你代老子出战吧!”高龙吩咐道。

曹杰和闫振刚一站好,王友杰手上拿着一个自拍杆,走到我们中间道:“好,die and gentleen,欢迎来到直播间,这是滨海学区真人格斗秀的第一场比赛,现在由我来介绍一下参赛的双方队伍!”

王友杰手持着一个被卷成筒状的物体,当作话筒来到曹杰的面前把他的脸对准屏幕说道:“这位是来自职业中学的嘴炮大神曹杰,据说曾经打倒了本校号称魔鬼的教师,拥有丰富的纸上谈兵能力,综合战斗力,05,属于渣渣类型!”

正在对屏幕不停做鬼脸的曹杰听到他说出这句话不高兴的骂道:“社会你杰哥,人狠话还超t多,前方贼子休要遮掩,敢否与老朽硬刚。”

“这位是来自基地中学的闫振,曾经是职业中学初中部不良少年的领军人物,现在居然投靠到敌方阵营,真是像现在社会上某些哭着喊着加入岛国的人很相似呢!”王友杰指着闫振说道。

“懒得跟你多嘴,快开始吧!”闫振生气地骂道。

“大哥哥,为了我的幸福,一定要加油啊!”曹丽扬拿着一块苹果挥手喊道。

他们撇了一眼曹丽扬看到,在她的身旁,所有的男人都对她马首是瞻,有的人端着爆米花,有的人端着水果,还有的人端着各种各样的零食,王友杰看到这副架势心想:“你这是要去电影院看电影的节奏吗?”

“嗯,相信我,我一定会把他打趴下的!”闫振放声大喊道。

闫振刚说完这句话就感觉到屁股传来了异样的感觉,在场所有人全部被突如其来的一幕整无语了,曹丽扬也停止了动作完全不动,手中的苹果也掉到地上。

“没反应,难道说已经被开发过?!”

所有的人看到曹杰从身后偷袭闫振,摆出了千年杀的手势击中了闫振的要害。

曹杰看了一眼闫振又看看高龙,心中想到了他刚刚看王友杰的眼神,一个无比恐怖的画面在脑海中出现,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反胃。

“曹杰,没想到你变态到了这种程度啊!”

闫振握起拳头怒吼着向曹杰轰去,曹杰的双脚在地面上轻轻一点向后跃去道:“还敢跟我动手,上一次没被打够吗?”

闫振听到这句话,拳头猛然停在半空中,高龙见状大喊道:“你还在那里愣着干嘛!”

“曹杰!”闫振刚想要动手,就被曹杰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拳头打中眼睛,闫振踉踉跄跄的向后倒退几步。

“鑫哥,你终于来了,接下来的一切就交给你了!”曹杰看着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曹洪峰说道。

“你就是基地的高中扛把子高龙!”曹洪峰指着高龙霸气的问道。

高龙看了一眼曹洪峰,虎背熊腰的身材已经完全可以与自己相提并论了,他高兴的喊道:“终于来了一个像样的对手啦!”

“你带来的那百十号人已经都被我们解决了!”曹洪峰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小手臂说道。

“接下来就是解决你们!”我摆出了一个霸气的手势道。

“解决我们,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的人马上就要来了!”

高龙趴在那里不停的发出大笑之声,看上去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曹杰不明白明明是他陷入到了绝境,却为何还要嘲笑我们。

“少跟他废话!”

曹洪峰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去狠狠地揍高龙一顿了,曹洪峰刚想要冲向前去,学校南门口的大道上,十几辆黑色的面包车前后依次驶来。

“这该不会就是你的人,他们那是去迎亲,怎么没有看到花呀?”曹杰看到面包车无力的吐槽道。

“就算他们是去迎亲的队伍,我也能把他们打成出殡的!”曹洪峰骂道。

但事实证明千万不要惹有五菱宏光的车主,你永远不知道上面会下来多少人。

“把他们给我围起来!”

十几辆面包车在学校的空地前停下,近100个手持刀棍的人从车上走下将我们团团围住。

学校周围营业的商铺店主停止营业拉上卷帘门,不少路过的行人也纷纷避而远之。

“你们动静闹这么大就不怕学校和附近的居民报警吗?”曹洁大喊道。

“在警察来之前够你们吃亏的了!”高龙笑盈盈地回复道。

王友杰仔细观察了一下这100个手持刀棍的人,他们根本不像是在学校上学的学生,一个个说话都流里流气像是附近的地痞流氓。

我们四人背靠着背看着将我们围起来的100多号人毫不畏惧,曹洪峰看着面前的人对我说道:“这场景可真像是一年前,杰,你说对不对啊?”

“你们还在这里愣着干嘛!”高龙大喊道。

高龙刚刚说完这句话,100多个人就同时手持武器冲了上来,那种场面堪比古惑仔电影中的情节。

100多个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普通人,就算他们手持优良工具也不懂得利用,每个人在我们手下几乎走不过一招,就被打到在地躺在地上打滚呻吟。

“小妹妹!哥哥去办个事,马上就回来!”

说罢,高龙让周围的人看住曹丽扬和曹旭,自己则是一瘸一拐的走进了面包车中。

虽然说曹杰对付一两个普通人没什么问题,但实际上自己只是站在原地喊加油,看到曹洪峰他们与100多人的打架,回想起一年多前的打架,后背便开始隐隐作痛。

“曹杰,你这个胆小鬼,懦夫,他们三个人为了保护你拼命,真不值得!”曹丽扬在远处大声嘲笑道。

曹旭看到王友杰三人在人群中慢慢体力不支,再这样下去也会被人给磨死,便开口向曹丽扬提议道:“姐姐,我们也上吧!”

“嗯,正好最近好久没有活动过手脚了!”曹丽扬兴奋的说道。

说罢,曹丽扬搂住自己身旁一个男生的脖子,用额头上凸起的鼓包猛然撞击了一下他的鼻子。

“明明就已经拥有了力量,明明曾经反抗过那些欺负自己的人,可是为什么现在会惧怕,难道在惧怕自己的力量会给别人带来伤害,伤害自己!”司原厚土金乌的声音在脑海中突然出现响起。

曹杰的手不停往后背的伤疤伸去,战场的中心也慢慢远离我的周围,宽阔的学校空地前就只留下了曹杰独自发呆的人。

离曹杰最近的曹洪峰突然大吼道:“曹杰,快闪开!”

曹杰侧脸向身后看去,高龙驾驶着其中一辆面包车正在不停地加速向我驶来。

“在这个学校拳头够硬,才是王道!”

学校里同学们的生活中,不免会有几个不良少年,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因为家庭的贫穷,王友杰养成了懦弱的性格,但他被人欺负的时候,知道在这个地方,谁有你拳头够硬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只有反抗你才能真正的在他们面前站起来。

在老师家人眼里的不良少年,问题学生,可你们知道他们又是怎么样而来的,他们并不是生来就是如此,而是心中想要保护自己,所以才走上了不良少年这条道路。

逃学逃课打架斗殴顶撞老师,这一切便是不良少年的校园生活,不,他们只想为了获得可以进入别人眼中的尊严。

因为不管再怎么努力,再怎么做,在老师同学家人的眼中,就只能看到他们对我的鄙视和放弃,到后来王友杰也欣然接受了他们设定。

而当真正的开始向他们反击的时候,他们之间又充满了对我们的指责,冷漠,斥责,明明就只是想要保护,到头来却换来这样的下场。

很快自己就会发现,自己的心全部都是阴暗的角落,看不到一丝的阳光,当你的心被黑暗慢慢包裹时,你也开始放弃自我。

2014年小学六年级下学期,发生在村小学曹杰王友杰和曹洪峰我们三人的故事,迄今为止我还记忆犹新。

“你们上一次还没挨够是吧?”

我王友杰和曹杰,曹洪峰正在被闫振率领的十几不良少年围殴,可当时我们完全没有能力反抗,即使是自己有能力反抗,也因为害怕回家遭到大人的斥责而不敢还手。

待闫振待人离开后,只剩下我们四仰八叉的躺在原地,曹洪峰捂着自己的手臂从地上爬了起,看了一眼还躺在地上的王友杰鄙视的骂道:“未来文学界的巅峰人物,现在居然被人打到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了,连站都站不起来,还谈什么帮扶他人!”

“你们都觉得我说出的话很可笑,对不对?”我躺在地上面无表情的问道。

“那当然了,你说要创造一个只在科幻里面存在的自由世界,用文字去开导别人,为自己而活,真是可笑之极!”曹洪峰怒骂道。

曹洪峰觉得我们两个只求自保无药可救,却不知是我们互相影响了对方。

“没有信念,没有追求,如那些人一样活个几十年,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那还有什么意思?!”

曹洪峰听完曹杰说的话后,放眼望向了还未走远的闫振等人,恶狠狠的道:“我可不会像你一样,因为顾忌他人,而放弃反抗!”

“你忘记自己学习你家族防身术时说的话了吗?”曹杰张口大骂道。

“我要获得力量保护自己保护别人,就像那些警察叔叔,为了保护别人而奉献出自己!”曹洪峰面孔狰狞的回复道。

“那你现在如果去揍他们,你是解气,可这样做却违背了你的初心!”

“那有人会管,会有人去制裁他们,你来告诉我啊!”

曹洪峰扯开嗓子提出了一串串的问题,我支支吾吾的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

“回答不上来了,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去,你就必须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既然他们是不良少年,那我也要用不良少年的行为解决问题,跟他比比我们两个谁更硬!”

曹洪峰说罢,怒目圆瞪快速向闫振等人冲去,我抬头看到曹洪峰轻而易举的打倒闫振等人,却遭到赶来劝架老师的斥责心想道:“周围全部都是黑暗的,你便化作黑暗去斩断这一切,但你却忘记了,家世一种背景!”

当天下午放学,往公交车站走的道路上,我低着脑袋心事重重的跟在曹洪峰曹杰的身后,我们一路上沉默不语。

“峰哥,峰哥!”闫振带着自己的几个狐朋狗友向我们走来热情的打招呼。

“是你们,想来打架吗?”曹洪峰警惕的看着对方问道。

“哪有啊!小弟我之前有眼不识泰山,没想到峰哥你这么能打!”闫振一脸谄媚的回复道。

“是啊,之前那个帅气的转身动作,行云流水的攻击,让我兄弟我们都叹为观止啊!”

闫振的人也不停的用甜言蜜语来夸赞他,在这一刻我从曹洪峰脸上流露出的神色看出,他已经完全被自己反抗后,带来的胜利成果给蒙蔽的内心,那个神色是高傲,满足,不可一世的自信。

“你们来,有什么事吗?”曹洪峰语气十分冰冷的问道。

“峰哥,我们就是请你来赏个脸,去县里的温泉酒店吃个饭!”闫振满脸笑容道。

曹洪峰听他说要请自己吃饭,考虑都没有考虑直接同意了要求,并转身向我炫耀道:“看到了,只有拳头能够获得别人的尊重,否则像你这样,空有一身本事却不懂得利用,那你就永远只能被人踩在脚下,苦苦挣扎。”

曹杰用质疑的口气放声大喊道:“自己做出的决定,可不要后悔!”

“曹杰,听你刚刚的那话是想挑拨我和峰哥之间的关系吗!”

闫振带着自己的几个狐朋狗友上前将我和曹杰团团围住,而曹洪峰却毫无表情地站在原地道:“来,像我一样拿出勇气来反抗,不要再当一个失败者和懦夫!哪怕是死,你今天也必须要拿出勇气!”

“我不是一个失败者,懦夫,每个人反抗命运都有不同的的方式,通过伤害别人来换取我做……”

曹杰还没有说完自己的话,就被闫振抓住肩膀一拳捣在小腹上,剧烈的疼痛让我咳出了几口苦水,闫振又一拳打在我的脸庞上,我终于支持不住倒在地上。

紧接着闫振身旁的几个狐朋狗友开始对我们拳打脚踢,我用双手死死地护住头部忍受着他们的攻击。

“曹杰,说了那么一大堆,没用的,到头来自己还是不敢反抗,为什么!”

曹洪峰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拨开几人,一脚一脚的往我小腹上踹去嘴里还骂骂咧咧道:“为什么家里人会选择你来守护那个东西,是因为他是你的亲爷爷!”

“因为那个东西是守护家人的证明!”我用尽全身力气大吼道。

“那是因为这东西是我一直想要的呀!”曹洪峰充满嫉妒的回复道。

“峰哥!别让这个垃圾脏了你的脚,走吧!”

闫振拉住曹洪峰从人行道走到道路上,伸手打了两个出租车往县城的方向驶去,在公交车站附近只剩下躺着的我,和附近来来往往漠不关心的人群。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曹洪峰走上指条路,希望你不要后悔啊!”我独自一个人躺在地上,自言自语道。

正在我准备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一个身穿黑色校服,体态肥胖的学生走到我们的面前蹲下说道:“曹杰,你的样子可真是狼狈啊!”

“阿亮,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你不是已经到职业三中上学了吗?”我大惑不解地问道。

“偶然路过,他们之前不是不敢欺负你了吗?怎么现在又被他们打得这样狼狈不堪?是不是因为我离开的缘故?”赵可军面孔狰狞的问道。

“你还在计较上一次的事!”

“那当然,就是因为他们不敢欺负你了,所以才来欺负我的,怎么样现在是不是体会到了和我一样的痛苦?”

“不要总是因为别人欠你的,我根本什么都没有欠过你!”

“又想来说教我,说什么把自己眼前的苦难当做对自己的挑战,对的起自己的良心就好,我可不是你,我需要的是获得力量,权力,来慢慢折磨那些给我带来苦难的人!”

赵可军丝毫不顾及周围人的眼光放声大笑起来,然后把嘴巴凑到我的耳旁说道:“我早就忘了你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东西,你因为他而不反抗,现曹洪峰他很快就会因为他自己的无知而受到应有的惩罚了!”

“你们想要对他做什么?”我恶狠狠的问道。

“别那么激动,我跟他们又不熟我们不是一伙的,我怎么知道他们会对他做什么?”赵可军带着满脸诡异的笑容回复道。

说完,赵可军顺着人行道慢慢的向远处走去,我用手肘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我和曹杰看着已经消失在视线里赵可军心想道:“闫振他们也是你叫的,你的目标现在是曹洪峰,是想要把我留到最后慢慢的折磨,在毁掉我之前,先慢慢毁掉我身边的朋友吗?”

“鑫哥,你等着我!”

曹杰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回想起曹洪峰的所作所为,我知道他一直想要靠自己的双手,来获得自己想要的尊严,而失败者缺少勇气,容易妥协,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力量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不需要太多的华丽语言来伪装,彼此之间那份真挚的感情,那些儿时的记忆,哪怕是自己被这份感情伤害过,那我也不允许任何人来戏弄和践踏!”

我们并没有多余的钱打车,我知道自己只能靠自己的两双腿一步一步的跟上去。

“我之前说的那些话,是不是太过分了?!”

曹洪峰后来跟我说,他回想起自己五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曹的场景,当时的曹杰一个人坐在家门口的大青石上,身上全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

“你是谁,你的身上为什么这么多伤?”曹洪峰走到曹杰面前问道。

“谁会在意这种事啊?”曹杰面无表情的回复道。

“看你的额头和耳朵,你是和我一个家族的对吧?”曹洪峰兴高采烈地问道。

“嗯,我叫曹杰!”曹杰很无奈地回复道。

曹洪峰满脸堆笑一蹦一跳回答道:“我叫曹洪峰,小名鑫鑫,我……”

他还没有说完,就被旁边的一块石头绊倒,吃痛的他躺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曹杰无奈的摇摇头,看到他正在往外流血的膝盖,从地上抓起了一把马草,放在嘴巴里嚼了嚼敷到他的伤口上安慰道:“忍一忍,马上就不疼啦!”

这段故事永远存在他们堂兄弟的记忆里,或许他以前不明白一个在经历过痛苦磨难的人,为什么还会想着去帮助别人,帮助我王友杰。

而回想起曹杰他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自己除了会给他带来伤害还能带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