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把你带到这个地方来,很简单,因为我看你很不爽要盘你,有时候面子给多了,狗都会觉得自己是狮子。”闫振发出狰狞的笑声道。

“你说什么?”

曹洪峰现在并未感觉到懊悔,只感觉到心头有一股怒火,对于那些随便玩弄的感情的人,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还记得你们两年前吗?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发誓要报复了,今天终于让我等到了这个机会!”

闫振与出租车司机眉目传神,出租车就立刻在,一处低矮的小土坡前停下。

曹洪峰和闫振同时从车中冲出,曹洪峰快速的追上闫振一脚,把他踹翻在地,但即使如此也为时已晚,看着周围慢慢围上来的几百号人,曹洪峰毫不畏惧反而还燃起了他的斗志。

“可恶,闫振你从哪里惹到这个小子的!”一个高高壮壮身材魁梧的人向闫振询问道。

“大哥,我也没想到他强的离谱呀!”闫振不敢相信的回复道。

虽然曹洪峰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但全部都是一些小伤不足以致命,而且只要是被他打倒的人就再也站不起来。

只是面对这几百号人曹洪峰的体力开始渐渐不支,那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对周围的人怒骂道:“几百个高中生连一个小学生都打不过,真是丢人都给我让开!”

曹洪峰双手握拳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个发话的魁梧男人,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主动向他发起了攻击。

那名大汉看到来势汹汹的曹洪峰,猛然伸出大手抓住曹洪峰的头顶,一发力将他甩了出去。

曹洪峰跌跌撞撞后退几步,勉强站稳了身子,魁梧大汉看向闫振说道:“把他解决以后你我互不相欠!”

说罢,魁梧大汉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握拳跳到空中从上方向曹洪峰打去,曹洪峰敏捷的向后一跃,魁梧大汉的双拳重重的打在地上,见曹洪峰远离自己,他已经失去了和曹洪峰继续斗下去的耐心。

当王友杰第一个跑来支援,立足未稳的那一刻,他快速从腰间抽出了一把短匕首,而王友杰的身体随着惯性向他冲去,在空中根本就是避无可避。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曹杰出现带了二人的中间,魁梧大汉手中的匕首毫不费力的刺入曹杰的后背,曹杰感觉到右后背的传来了一股剧烈的疼痛。

“你们?!”曹洪峰不敢相信曹杰他们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看到眼前的一幕时,他握起拳头一拳向魁梧大汉的额头打去,在即将击中魁梧大汉的额头时,他故意把中指凸了出来。

魁梧大汉在被击中后头上鼓起一个豆大的血包,眼白一翻倒了下去,王友杰看到身上还插着匕首的曹杰大吼大叫着问道:“傻小子,我明明不值得你这么做!”

“这一点小疼痛,与我从小忍受的痛根本不值一提,反倒是你,现在还相信拳头是真理吗?”

“大家一起上弄死他们!”

闫振大喊一声后,假装向前跑了几步,但周围的人却真真实实地冲了上去,曹杰和曹洪峰王友杰三人互相依靠着对方齐声道:“准备好了吗?”

“没有!”当曹杰补充完这句话后,便眼前一黑直直的倒下。

据曹洪峰他后来所说,在我倒下后几秒钟又重新站了起来,并且无差别的攻击任何人,当时的情况也只有他和王友杰勉强逃脱。

“我可重新又是不良少年,不值得你这样做!”

“鑫哥,不只是你,就连我的身边,肯定也会有一个默默注视的人,一直有人在关心你,只是你不接受这份关心而已!”

“啥?!”

据曹杰他所说,当时我们二人脸上洋溢出难得一见的灿烂笑容,那道笑容如阳光一般,驱散了他心中的黑暗,如果他的心中仍有光明尚存的话,那这光明必是由我带来的。

那道光明在我心中何尝不是一样的,他也是给我带来光明的存在,估计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两个人的心中就开始暗暗发誓,用尽自己的一生去守护对方,守护对方的梦想,为了梦想,不管多大的困难,都要去勇敢的面对,因为我知道他一直在身后默默支持着,而我也在默默的支持着他。

曹杰看到飞速向自己驶来的面包车,眼中的景象仿佛是死神将至,但就在死神到来的那一刻,光明的使者降临了。

王友杰猛然冲上前去一把将曹杰推开,摔出一米远后但只受到了轻微的创伤,而王友杰却在他们的眼前重重的被面包车撞飞。

在那一刻,曹杰感觉到心中的光明已经破碎,再次来到了自己的意识空想,土系金乌出现在自己面前兴高采烈的说道:“终于失去束缚的东西,曹杰告诉我,你现在想干嘛啊?”

“力量,我需要力量,我需要破坏!”曹杰面无表情的回复道。

“那就不择手段的去摧毁掉你面前的敌人吧!”那个我说罢,化成了一道黑暗与我融为一体。

“小时候那个文明礼貌听话的小孩子曹杰,已经不复存在了!”曹杰从地上慢慢爬起说道。

“老王!”

所有的人听到急促的刹车声,几乎都注意到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王友杰。

“所有人都给我去死!”曹杰扯开嗓子怒吼一声后,便率先冲向了还在面包车里的高龙。

按动了一下手环两边的剑鞘,土黄色的三足金乌从手环中飞出,开始围绕着曹杰盘绕飞行,身形也开始慢慢变得巨大。

在他的背后张开翅膀,紧接着土黄色的铠甲出现,胸前是一个圆形的护心镜上面写着巳字,仔细一看的话,倒像是火影忍者中的大手里剑,背上都是出了一个土黄色的大披风,肩膀两边拉起披风的是类似于飞机涡轮喷射器的装饰。

肩膀四肢分别拥有类似于火影忍者小苦无武器武器的装饰,在脑袋的后方还有一个外观型状向是火影忍者中的手里剑一样的圆盘悬空漂浮。

俊乌铠甲巳土形态出现合体完成,节操立刻召唤武器,以一对小苦无的短刃兵器出现在双手中,双脚一用力急速向他们弹射过去。

“说什么要用文字,去改变青少年的心理,你现在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连最基本的事都做不到,真是可笑!”

曹杰坐在医院的重症室病床前,守着仍旧就昏迷的王友杰自言自语。

“哥哥,不要再坐在这里发神经,王友杰年轻力壮,这点伤他不到半个月就好了,只不过是没有床位才把他安排到这里来的!”曹旭走进来说道。

曹旭刚一来到王友杰的床前看到曹杰一脸自责的样子,就忍不住哈哈的发笑道:“幸亏我离得远,不然现在的话就像姐姐她们,都躺在医院的床上了,不过你刚刚召唤的那是一个什么东西,铠甲吗?”

曹旭停止了发笑,若有所思的问道,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原来是我干倒的人太多了吗?”曹杰也忍不住笑出了声道。

“不过哥哥,你之前的那一招是怎么做到的,让所有接近你的人,全部失去了战斗力?”曹旭不停的疑问道。

“这个你不用管,在这里好好陪鑫哥老王他们,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曹杰说罢走出了病房门,在病房外,一个差不多20多岁的青年人,正在拿着手机,打着电话。

“对,把家族同辈份20岁以上的全部叫上!”

曹杰看到哥哥在走廊里不停的打电话,走过去问道:“差不多,明天就要准备好了吧?”

“嗯!”哥哥点点头回复道。

“咦呀,曹杰你们这是要去打架吗?”

曹杰和哥哥听到走廊里传来的声音向走廊的另一端看去,赵可军提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走了上来,曹杰一看到赵可军没好气的骂道:“今天的事也是你闹出来的吧!”

“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连什么事都还没有搞清楚呢!”赵可军一副打死不认的表情回复道。

“你这个家伙!”哥哥活动了一下手指,刚想要冲上前去,曹杰拦住哥哥说道:“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摄像头会给人留下把柄的!”

“果然聪明,你现在还没有进派出所都要感谢我,都是因为我入侵了学校的监控系统,你现在才不至于到牢里去吃牢饭!”赵可军晃动了一下自己手中的盘说道。

“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直勾勾的盯着他问道。

“我手上的这段视频,如果流传出去的话,你估计会成为众矢之的被所有人当做一个怪物,不过你放心,我们两个是好朋友,我可绝对不会像你一样出卖我的!”

赵可军一边大笑着一边离开,只剩下仍在走廊里的曹杰和他哥哥。

这些事是王友杰后来才知道的,几个月后早上六点半,这天便是网络新纪元开始的日子,王友杰独自一人走到小区门口。

“曹杰和他哥哥,今天怎么一反常态躲在屋子里不肯出来,难道说他们不想参加了吗?”

“雾很飘渺,只有在这雾中找到梦想的道路,才能算得上一个真正的强者!”

王友杰看到由烟和雾编制而成的道路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分,在朦胧的雾中,仿佛置身于仙境一般,能见度不足十米的路更值得去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