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的我太难了。’’

曹杰用卫生纸用力擤了擤鼻涕眼圈也是红红的,等待王友杰继续讲下去。

可王友杰即使闭口不谈,曹杰急了开口问他道:“你倒是说呀,我想听听你们是怎么盘的。”

“前面就快要到医院了,其实有些事也没必要再说了,不重要。”王友杰话里有话欲言又止。

曹杰总感觉他还有所隐瞒,但不说的话,自己也不好再问,不过开始翻动手机,发现了这样的一段话,主要是写给这个世界的堂妹文静的,这里面并没有表明是写给她的,只是曹杰自己推断出来的。

镜花水月,此生不甘,黑白分明冬雨涅,日月黑白,否忆情静。

终于有一天明白,过往的一切全部都是镜花水月,此生不想放弃,却无可奈何,天各一方,你我黑白分明,走向各自不同的路。

步入冬季,天公赐给世人的不是雪而是雨,冬夜里的工作让人身心疲惫,露天的工作中面对这一场雨无法躲避,只能任由冬雨拍打着身体,这时我才明白,把一切的爱都给你,却忽略了爱自己!

付出再多的真心,却得不到回报,那我何必自讨苦吃,遥望东方的晨光明白我对你的情已经尽数埋葬。

草芥问,方各分,言真话,变不情,惑萤为,美幻空。

在你的眼中如同我一棵草芥,依仗着自己有所谓的美貌,就认为男人会对你言听计从。

连一棵草芥都要欺骗感情,失去利用价值后,换来的只有不屑的眼光,很快你就知道你那具皮囊远没有那般精贵,处处提防别人觊觎你的美色,你可曾想过自己会有老去的一天。

知今,镜花水月,空幻美。

为汝,此生不甘,为萤火。

自好,黑白分明,情不变。

好自,冬雨涅,化真焰。

汝为,日月黑白,分各方。

今知,否忆情静,问芥草。

“那我想问你一句。”

王友杰却已经不厌其烦,不停地哎呀连声叹气道:“你问,你问吧!”

“这个世界的我是不是喜欢自家的堂妹文静?”曹杰问的话十分简洁,王友杰听到这个也吓了一跳,自己现在也搞不清楚,这小子脑子到底是有毛病的,还是没毛病呢?

一碰上这种事情,曹杰倒是可以搞得清清楚楚,难不成这就是能钓到富婆女朋友的原因?

“谈不上是喜欢,他们两个的关系若即若离,说是兄妹,两个人表现太亲密,说是恋人,可我觉得兄妹之间互相关心很正常,我……”

王友杰讲着讲着突然发现曹杰露出怪异的笑容,最后终于呵呵哈哈的发出了嘲笑。

“行了,我知道这些就够了。”曹杰拍拍他的肩膀,眼中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与刚刚那副傻了吧唧的样子,完全就不像是同一个人,仅仅是通过眼神就可以读出来自他的自信。

“我是不是被他套出来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没说。”王友杰心中再这样想,难不成他是要用这种姿态来掩饰自己的愚蠢,他这是与真实世界的曹杰认识时间太短的原因。

如果他了解到,在真实世界中曹杰那些所作所为,就会知道自己之前卖弄的聪明,在他面前完全就是班门弄斧。

“只不过是一个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那把剑我估计是知道在哪了,这也是为什么迟迟不肯消灭的原因吧。”曹杰心想这群狗东西,真是演了一场好戏,目的就是为了等待我的到来,既然你想把这股力量给我,那我也就欣然接受了,不过在此之前我也一定要把这个世界搞得天翻地覆。

“那就先从这里开始。”曹杰自己本身就是一个不带情感的人,先前的介绍中就已经说过,曹杰是一个十分理性的人,他的感性也只会对一个人包容那就是上官信儿。

等他们二人到了医院大门口之后,就发现先前那位大姐已经在门口等候接受完盘查,他们刚要开口大喊,那位大姐就匆匆忙忙的先进入了医院。

紧接着医院大门口厚厚的防弹门就已经落下,曹杰他们就算是想要叫她,那位大姐也已经听不到声音了。

但那位大姐进去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估计是有可能听到了,说不定也看到了曹杰他们。

当曹杰看清医院的全貌之后,只有头上露着的一个非常小的牌子,没有大楼没有住院部,这个医院看起来就像是处于一级戒备的军区。

能够进入医院的唯一通路,就是他们面前如同防核弹的防空洞,曹杰二话不说直接走到门口,向看守的两名持枪保安开口道:“开门。”

两边的警戒人员相互对视了一眼并没有说话,曹杰刚要开口发作,二人胸前的对讲机同时传来一个粗犷的男声。

他们两个才打开门允许进入,刚刚踏进去的那一刻,走了一小段功夫还是昏暗的通道,紧接着道路开始慢慢变得明亮,走了大概不到三分钟的时间。

一个穿着白大褂个头有一米九的男医生激动地向他们跑来,冲上前去直接抱住曹杰兴奋地喊道:“哥哥,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你放心,我们这里绝对没有什么影魔诞生,一旦我们会查出谁有绝望的倾向,我们就会立刻把他给杀掉的。”

“你是曹旭,刚刚是你让人放我们进来的。”曹杰抬着头看着个头比自己高的曹旭面无表情,冷冷地问了一句。

“那是当然,哥哥这种大人物过来,我们当然要好好招待,欢迎已经准备好了。”

等接下来的路段,曹旭来为他们两个人引路,紧接着进入一个灯光明亮的大堂,脚底下镶嵌的大理石板仿佛都可以映出人影,仅仅是一个大堂,就有一个足球场大,难以想象整个医院算下来究竟是多大。

医生,护士,包括所有的病患,除了一些做手术和重症监护病人不能到以外,其他的大部分都已经到了。

所有人这脸上都洋溢着积极向上的笑容,曹杰知道这是他们一早就准备好的,估计已经在这里等了不下一个小时,曹杰心想还真是下功夫啊!

在他们脸上的笑容,一个个表面上虽然说很积极,很乐观,但在曹杰眼中简直就是比哭还难看。

“老王,你跟老子来一下。”曹杰拉起王友杰往厕所走去,在外人面前自己还是尽量不要暴露,所以说要用这个世界自己经常用的口头语。

“也就是说他们害怕一旦在我面前露出痛苦,就很有可能会被立刻杀死。”

王友杰肯定的点点头,曹杰心想自己的推断没有错,脚下的大理石板给自己一种什么感觉。

就像是春节联欢晚会上的舞台,是可以自由升起的。

“哥哥,你们聊完了没有?”曹旭在门外敲了敲门,曹杰踩动了一下马桶,一阵很响的马桶声传来。

“旭,我来这里是来找人的。”曹杰其实心中的想法是赶紧解决那位大姐的问题,可曹旭却像早就已经排练好的,邀请自己去院长办公室和堂妹文静见面。

在古玩街市场中,傲雪第二次与文静通电话,在大堂中窃窃私语,好像聊着什么手中也玩弄着一张白色的透明卡片,上面隐约可以看到莲花的标志,这莲花不是普通的莲花,而是双生并蒂莲。

而东旭光此时在古玩店傲雪的房间中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与之前不同的是,如果没有人细察的话,就不会发现他的双眼已经变成了红色。

当曹杰进入院长办公室之后,王友杰看到曹旭胸前的口袋中也有一个白色的透明卡片上面有着并蒂莲的标志。

“胸口那个东西不会就是曹杰家中一只守护着哪个,可是那东西不是交给曹杰了,为什么会在他的手上?”王友杰心中想起了当时在小学六年级曹洪峰和曹杰之间的对话。